訪問菩薩法界的菩薩—聖伊凡

聖伊凡 T

訪問菩薩法界的菩薩—聖伊凡

二O二O年七月五日

澳洲香光大佛寺清澈的天空,開出了一朵巨大的西方之蓮,這是我們天人所組合而成。我是菩薩法界菩薩的代表,聖伊凡。在今日,是這一週三時繫念法會最後一天,在天道從第一層天一直到二十八層天,四聖法界,每一次隆重的法會,我們都非常開心。

於天界,每一層天看不到比他高層次的天界。生活在天界,各自過著很好的日子,由於過去的修行,有了今天的成就在天道,是自己所作所修得,很容易自我滿足,這是一般天人的心聲。天人們在凡人世界受苦之後,苦修,才有今日的結果,就像我聖伊凡是菩薩法界的菩薩,也是經過許久的苦修,才有今日的成就。自認為禪定功夫很好,佛學基礎深厚,這都要感恩我過去的方丈及所遇到的善知識。

今日的選擇,是耳聞娑婆世界有一位蘇佛,講經教學非常精采,並可帶人往生西方,包括天人,都可以透過他的牽引至西方極樂世界;而我聖伊凡,以嘗試的心態聽蘇佛講經。當我聽他講經之後,知道此人非凡人,越聽越入味。也觀察他的言行、身口意,真的是人間稱他為蘇佛一點都不為過,真是佛來也!每一天蘇佛的法身超度,剛開始我被六字名號攝受,這麼深層的慈悲,所念出的聖號震動了我的天宮!我不相信,也自認為我修行功夫這麼好,又有弟子又有我的信徒!而度眾是看因緣,有緣或無緣,有緣者,會把握因緣度之;無緣者,我也就隨順,讓他流浪去。我聽到蘇佛所說,每一個眾生都要度,蘇佛從不錯過每一尊佛,他把每一個人都當作佛,盡所能地救一個人是一個。明白眾生的習氣難改,在修行上說得明白,真正要有所成就,一定要有善知識,有好的因緣,有出離之心,還有真正如蘇佛所言,知道人生的苦,才會有成就之毅力。

聖伊凡是我的本名。我出生在基督教的家庭,家中就我一個小孩。父親是個牧師,常外出主持布道大會,也常常在家中與信徒家庭聚會。在別人眼裡,父親是神聖的神父,很有智慧又樂於助人。而我的母親卻日日躲在房裡哭泣,看過大夫之後,原來母親生產後變得憂鬱。無論父親如何對待,母親總是大哭大鬧,家中籠罩一股沉悶之氣。剛開始母親不講話只會哭,而父親的教友到家中來時,母親總是躲在房間裡,之後,來家裡的教友越來越少。我常聽到父親與母親非常激烈的吵架,最後,父親總是甩門離開。

當時,我正是五歲的年紀,有時想要端水給母親喝,常要冒著被挨打的危險,因為母親莫名生氣時,我難免會被挨打。有一日,父親回來告訴我,他跟教會請了長假,會在家中照顧母親。剛開始,父親每日耐心地照顧著母親,這樣的日子維持了半年,母親的病況未見好轉。父親告訴我,將要帶我到親戚家,不想讓我在成長過程中心靈受傷。於是父親帶著我去找他的好朋友,而這位朋友娶的是中國婦女,我稱呼他為阿姨。當時這個阿姨對我微笑釋出好意,原來在我小小的年紀,從雙眼已經透露出不安與恐懼。這位阿姨長得貌美,但稍有跛腳,父親對我說,「阿姨人很好,不用擔心,先住阿姨家。爹地回家專心照顧媽咪,等媽咪康復再一起來接你。在這裡你可以去上學,要聽阿姨的話。」父親離開時,我不知不覺地掉下眼淚。

小小的年紀,我已經知道,當父母親不在我的身旁我是多麼害怕!在陌生的環境我要怎麼辦?心中的害怕,讓我沉默不說不語。幸好黃阿姨家中沒有小孩,阿姨對我很有耐心,總是笑笑地牽著我的小手,遞給我吃的,陪著我,對我講話。漸漸地,我開始跟阿姨互動,成為阿姨家中的小孩,阿姨待我如同他的小孩一樣。每天早上天還沒亮,我就醒來,因為我想父母親,睡不著。這一天,天還沒亮,我聽到一個聲音,敲木頭的聲音,又很有規律地敲打聲「叩,叩,叩」。於是我尋著這個聲音,走到一個房間裡,在門前推開了門,原來是阿姨正敲著木製的樂器。我靜靜地坐在椅子上聽阿姨念經。等阿姨念完之後,他告訴我,這個木製的樂器叫做木魚。阿姨說,他每天很早起來誦經,誦《普門品》,並且告訴我,以後如果我睡不著也可以一起來讀經,我開心極了!小小年紀,我懂得大人的心。阿姨雖然長得漂亮卻沒有生下小孩,住在他的家的這幾天,他把我當成自己的小孩,給我好吃的,買新衣服給我穿,我感受到他真的很疼我。隔了幾天,阿姨變得更快樂,我也漸漸接受阿姨對我的關心,聽從阿姨給我的建議,開始學習文字。

日子過得很快,已經快要一年了,我每天早上會跟著阿姨讀經,並學習。有一天,阿姨告訴我,再過一些日子就是中國人最大的節日——過新年。我穿著新衣、新鞋、新帽坐在門口,等待一個人出現。每天晚上,吃飽飯我就坐在門前,我等了三天,又等了一個禮拜,我等不到父親的出現。不由自主地跑到阿姨的身旁,大聲地哭泣了,問著阿姨:「我的父親為什麼還沒有來,為什麼還沒有出現?他是不是不要我了?」阿姨沒有說話,抱著我。小小的年紀,我就已經懂得做人的苦。

當大人,有大人的辛苦;當小孩,有小孩無助的悲苦。這些親情的苦,別離苦,似乎逼著我長大。我請阿姨告訴我真相,我的父母親到底怎麼了。好心的阿姨忍不住掉下眼淚,我不停地追問,最後告訴我,我的父母親已經不在人間,因為母親憂鬱,父親的壓抑,也染上重病,所以兩人相繼而亡。阿姨抱著我對我說:「孩子,不用擔心,阿姨會陪著你,疼愛你直到你長大。」我大哭了一會兒,問著天:為什麼我是個沒人要的小孩?阿姨對我說:「孩子,你的心裡若有擔心跟害怕,可以念一個聖號「南無觀世音菩薩」,當你感覺到孤單時念此聖號,就會有一股力量支持著你勇敢向前。」

我聽進去阿姨給我的建議,開始跟阿姨讀經。我喜歡陪阿姨去寺廟走一走,特別喜歡寺廟的寧靜,阿姨帶著我參觀過許多的寺廟,我的心愈來愈踏實。就在我十一歲那一年,阿姨認識一位師父,師父問我要不要到寺廟玩一玩,我一口答應,阿姨他也同意我常住於寺廟。我剃度出家,成為小沙彌,開始步上修行的道路。寺中的方丈及師兄對我非常照顧,讓我跟在他們旁邊學習佛法。看盡人間苦,無常的可怕,讓我更明確地知道,當人只有修行這一條路,別無選擇。也是因為從小受苦,對於剛進來修行的後輩小沙彌,我會特別照顧。我懂得他們的心,用心地帶著每一位,陪伴他們成長。嘗盡了人的無助跟悲苦,用慈悲的方式來對待每一位師兄弟及每一位來寺廟中的義工菩薩。

在夜間,更懂得精進用功,讀經,看許多經文,深入經中的意義。在寺廟中我很少說話,心中會念著觀世音菩薩,也常常看著觀世音菩薩的法相。每天要求自己,從小受苦的經驗,是要來幫助其他人不再受苦。努力修行,想要有所成就,是要來報答父母親的養育之恩,雖然他們不在人間,我永遠感恩我的父母,以這股動力讓我自己不懈怠。寺中方丈及師兄們都樂於教導我,我會聽從教導,努力去做。心中常常有觀音聖號,就在我六十二歲離開人間時,我還是念著觀音聖號,看到菩薩聖像,來到菩薩法界成為菩薩,一轉眼,人世間已經一千八百多年。

最近更多天人把握機會,只要見到蘇佛離開佛寺外出辦事,總是在天空中跳起舞來歡迎蘇佛,跟隨蘇佛。在天空中散花祝賀,亦是好兆頭,賀喜著蘇佛的願望即將達成,九法界都已聞知,阿彌陀佛浮上檯面,為了救度眾生,為了末法轉正法,在宇宙間僅有蘇佛一人。良辰吉時,天道二十八層天,四聖法界,阿羅漢、菩薩法界的菩薩,佛法界的佛,我們不約而同一起前來澳洲香光大佛寺,念佛求超度。無量數的天人在澳洲香光大佛寺的天空,天人們先對阿彌陀佛、蘇佛來一段天人舞,我們一起舞出繽紛色彩,西方大蓮花,一同歡慶寶貴的時刻。我們看了佛光,見到了佛,也看到了蘇佛,還有法師、居士們,為了聊表心中的感恩及殊勝的因緣,我們在天空中跟著念了佛,感恩佛及蘇佛的慈悲,震撼了所有的法界,為我們此舉讚歎不已。我們都以開心的天舞來回應,所有天人組合而成的西方之蓮,久久高掛於天空,為的是讓蘇佛見到我們。我們如願以償見到了蘇佛,蘇佛也見到了我們。法師及居士義工各個歡喜,我們也樂陶陶。我們再度見到慈悲的阿彌陀佛於佛堂,綻放佛光,再次顯現瑞象。

這一切,聖伊凡有所悟處,一切都是因果,「出生眾善根,成就菩提果」,善善善,發揮了作用。念佛成佛,感恩佛、感恩蘇佛、感恩澳洲香光大佛寺的法師、居士義工菩薩,有你們的帶動念佛,我們成佛去。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量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