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中東密使

二O二O年五月八日

海澤法師:地上有許多小飛蟲跳來跳去,踩到會出血,約一公分長的身體,請接受訪問。

眾生:

我們到了,我們早已經排好隊,等著參加今天的法會。我們存在人世間大約一百多年,連我們自己都不知道現在這樣的樣子叫什麼名字,也從來沒有人這樣訪問我們,我們也不知道可以這樣和人類溝通。上一回有我們的伙伴回來通告,他們那一團都被送往明亮的地方,他是少數幾位留下來巡視的後勤部隊。你們就姑且叫我們「三棲精英部隊」。我們是中東密使,當初我們可是國家精挑細選,體格健壯,能接受嚴格軍事訓練!只是國家所指派的任務,我們不可以說「不」,而且要在最快、最短的時間內完成任務,能一個人完成,絕不動用第二個,因為下一秒可能第二個會接受新的職務。現在已經淪落到如此地步,所以可以說白,否則說出我們做的事,一旦被發現,必死無疑,而且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被發現的伙伴,死狀都很淒慘,所以我們即使被敵軍發現,寧死在敵軍手下而閉口不語,也不會回國遭到暗殺身亡。

我們做過的事,有暗殺對方,有大規模、小規模,也有個人。只要有一把小刀,我們就可以在幾秒鐘讓對方致命,在他還沒發出求救的聲音前,就已經氣絕身亡。我們可以喬裝成平民,靠近要暗殺者身邊,連他自己都沒有感覺到有人碰到他的身體,我們就已經將一個非常迷你的小炸彈,貼在他身上,我們速速離去,幾秒鐘內他便爆炸成肉末。我們為自己的身手矯健感到驕傲。大多數的我們不會長命百歲,我們的生命如輕煙,即使消失在人間,也不會有幾個人發現,或為我們掉眼淚;但是我們也是活生生的人,有血有淚,只是被訓練成無血無淚的人。

我在一次暗殺中身亡,輕飄飄的靈進入這個又會在天上飛,又會在地上跳、翻肚,我們的雙眼會隨著光線而變色,也能在水中游的生物,是如此地微不足道,但是被踩到時又是遍地血跡地躺在血中。可能是上天可憐我們,當時為人時,所作所為身不由己,其實我們知道當初的任務有許多是為一己之私,利益,而要剷除對方,但是我們沒有選擇的餘地,而接下任務。不論如何,既然是你做的事,就要承擔這個罪業。而死時讓我們可以現血,表示我們也是有血有淚的,可以翻白肚裝死,會騙過很多天敵、小鳥,讓我們逃過一劫。

今天我們又大批前來,雖然許多被踩死,有許多血跡,但是我們相信,會有光明的使者可以帶我們脫離這個卑微之身,感恩!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澤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