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疫情

《佛號洗除心垢》訪問釋航舟—護菩薩居士 第二篇

佛號洗除心垢

訪問釋航舟—護菩薩居士 第二篇

        二O二O年五月十三日

航舟(盧卡斯)此時以出家眾雙腳盤坐,坐於菩薩居士之胸口,不在體內而坐體外。菩薩居士此時正坐在辦公室內批公文,非常專注,這是個好現象,我正好端坐念佛。

每每念佛時,身中會覺得有念佛正能量產生,什麼也不想,雙眼往下垂,心中只有佛,佛號相繼不斷。周圍一切,我耳聽而未聽,我眼見而未見,我給自己一段屬於自己寧靜的時間,雖然在五欲六塵之中,外界的紛亂,不動我心。我心此時只有佛號相繼不斷,佛號猶如淨水洗去我心的污垢。我跟弟子們講,讓我寧靜一下,半個小時也好。再加誦一部《無量壽經》,這是早上的功課。

我請弟子們分成二班,一班顧著居士,另一班誦經,誦完經後,再換另一班誦經,一班顧著居士。這是居士未起床前大家都要做好的日課,與在佛寺的時候一樣。這些是一天開始的精神糧食,不可以少。

有的弟子們自我防衛能力比較強,相對地,攻擊性也強,出生眾善根對他而言,必須放下過去。當他相信佛的時候,自然能夠接受佛的教導。我也將善送給弟子,讓他感受到佛對大家平等的關心及慈悲。也觀想佛光注照他的全身,於是他笑了,笑了就好。我還從未看過他笑,一旦笑了,就表示他接受並體驗到「出生眾善根」的力量,頓時他的胸口放出心光。

人類看不見自己身上的身光,當然蘇佛例外。眼開之人可以見得到,我們也可以見得到,那是心中善惡自然地流露,沒有任何外力可以改變。居士身中的身光變化,有時亮,有時偏暗。當他露出一貫的笑容,抿著嘴,兩邊嘴角上揚時,如果這個微笑是出於真心誠意時,身上會發出亮光;如果微笑時,是出於應付或交際場合時,身中亮光就顯暗。所以我們看人,不是看他的外表,而是看他的心及身光。

居士為了流行疫情,常常眉頭深鎖,弟子們一步不離地顧著居士,包括他睡覺的時候。每每當我身上覺得能量滿滿,尤其是念完佛或誦完經時,便會將善能量送給居士,此時會發現他的身上也會發出光亮。但是經過一天的忙碌,開會應酬之後,身光又會變暗。我們再給他善能量時,他的心上、身上也會發出亮光,可是一天下來又會變暗。當他身心發出亮光時,我和弟子們會說出:上網找香光大佛寺及蘇居士。他似乎有聽見,但並未即刻有什麼反應。重複幾次之後發現:為何送善能量給他的時候,他身中及心上會有反應,而送出「上網找香光大佛寺及蘇居士」時,卻未見他有反應。乃是因為每個人有自我防備能力,愈是居高位,愈複雜者,自我防備能力愈強,愈不容易接受他人的指令。

而觀想佛光注照及送善這件事,是我們處於主動地付出,他們是單純、直接接受的那方,不需要付出;而發出「上網找香光大佛寺及蘇居士」這件事,是他們屬於接受訊息而須要付出行動的一方。這當中從接受到執行須要經過一些關卡,包括居士本身接受訊息的聽力細胞眾生,頭部聽命令的細胞眾生,神經傳導訊息時神經傳導細胞的眾生,選擇電腦畫面的頭部反應區眾生,接受電腦訊息及下指令執行的頭部眾生,執行命令的手部肌肉細胞眾生。這一連串過程,從無到有,從未執行到確實執行,須要經過身體許多細胞眾生的配合,如果有一處的細胞阻塞或是拒絕、阻斷,甚至於發出不同的訊息,那麼就無法正確地執行指令,達成預計的結果。也就是說,若要成功地從我們這裡發出指令,讓居士接收到而且執行的這一段過程,是需要許多細胞眾生互相流暢的配合才能成功。而且要依照「出生眾善根,成就菩提果」的方法,不能夠有副作用;也就是要護著細胞眾生,不能夠用強硬的手段,要讓細胞眾生在接受善的同時,也接受「上網找香光大佛寺及蘇居士」的指令,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我們的新任務。

居士處於高位,必定有一套自我防衛能力,才能對事做出決策,指示部下去執行。這也就表示,他體內的細胞眾生也是屬於這樣的個性習氣,所以才會發生之前我們好幾次送善能量給居士,見他心有發光之後,又發出找香光大佛寺蘇居士的訊息,似有接受卻無下文的情形。因為前面所說的那一段過程,有某部分的細胞眾生將此訊息阻斷,說明了如果身體五十兆細胞都是他的冤親債主的話,這種情形的發生,就是他的冤親債主不讓這件事執行。

因此,回歸到最初的解決方式,必須讓冤親債主願意讓此訊息順利執行,才能夠聯絡上。須化解冤情,給他們好處,甚至和他們溝通協調才行。我曾經無預警地將「善」送給這些過程中的細胞眾生,他們應該有接受這些「善」,才會有身光、心光發生的情形。但是即使如此,要讓他們執行指令又是另外一件事,對他的細胞眾生而言是兩件事。這樣看來,救人不但要有智慧,要有頭腦,又要有隨機應變的能力,航舟(盧卡斯)繼續執行任務。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澤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