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訪問獄卒—常志祥

訪問獄卒 常志祥

《仇人因果家巨變 行善感恩轉大劫 白面書生成農夫 個性驕慢變謙虛》

二O二O年一月二十九日

海澤法師:禮請三時繫念送往西方極樂世界的六十位獄卒之代表常志祥接受訪問。

獄卒常志祥:

常志祥代表連我在內的六十位獄卒,向蘇佛及香光大佛寺各位三跪拜,表示我們最深的感恩。(常志祥連同身後五十九位獄卒向大家三跪拜。)

我是常志祥,從小生長在富裕的家庭,每天從一睜開雙眼,身邊就有僕人伺候著,從來也不知道什麼叫做苦。該吃的時候和爺爺奶奶、爹娘同桌,滿桌的菜肉,吃完了擦擦嘴巴,坐在位子上,等著僕人們送上甜點,要等爺爺奶奶及爹娘吃完離開座位,我們這六個孩子才能離開座位。這是我們家的家規之一。從大門打開走進家門,到我們後院,要經過十分鐘的中庭和長廊,而且走的時候不能跑跳,只能一步步穩穩地走。如果跑跳,馬上會被一旁的管家提醒;再不聽話,還是跑,會被喝止;如果再不聽話,就是一狀告上爹娘那裏,要在家中宗祠那裏跪上半天,那是不受教、不守家規的後果。我們這些孩子,沒有一個沒被罰跪過,但也只要被處罰這麼一次,之後就乖乖地不敢亂跑。因為爺爺是朝廷命官,隨時都有官員上家中拜訪,所以大家隨時都要保持中規中矩有家教的樣子,免得有損爺爺顏面。

在這樣的家庭中長大,便可以想像我是一個有禮貌、儀態端莊的男子。可是認識我的人就知道,正好相反,我是個不喜歡受約束,長腿,喜歡跑跑跳跳的孩子,喜歡在外面和其他孩子玩。雖然他們對我們家會退避三分,但是畢竟是小孩子,很快就玩在一起,而且我一點公子哥兒的脾氣都沒有,反而像是在大自然中長大,喜歡笑的孩子。爹娘知道我的個性,娘有時也會嘀咕兩句,「沒規矩!老是要和外面的孩子混在一起。」可是對我而言,外面的孩子和我一樣,沒有差別啊!

從小我就不喜歡分別,我希望我有的,其他孩子也能夠有。我有好吃的糖果、餅乾,總是會請僕人也留下一些,等一下讓我帶去給外面的孩子吃。我的衣服很多,我也會把久久不穿或是太小件穿不下的衣服收起來,拿給外面的孩子穿。剛開始娘也覺得奇怪,當他知道真相之後,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半默許我這麼做,反正家裡衣服多,不差那幾件衣服送人。但是當我看到同伴見到那些衣服的驚訝表情時,心中酸了一下,沒想到他們會那麼高興!我喜歡看到大家開心的笑容。所以在那一群玩伴中,我的出現總是讓他們感到開心,他們也叫我開心果。那時候我已經是十歲大的孩子。

在十三歲那一年,家中夜裡一場大火,爺爺奶奶及爹娘、兄姊都來不及逃出來,只留下一位照顧我的僕人及我。因為不知為何,半夜中我忽然醒來,做了一場惡夢,一直吵著僕人帶我出家門到外面透透氣。我從來沒有這樣做過。也就在那時候,家中火速地起火,我和僕人在無人的街上走著,見到家的方向起火,我好像從夢中驚醒一般趕快跑回去,但是火勢太大,大家根本沒辦法進去救人。再多的水,只是熄滅大火,卻救不回我親愛的家人,我跪下不斷地哭喊,叫著爺爺奶奶、爹娘及兄姊的名字,也喚不回他們的生命。看著滿地的灰燼,在官府的尋找下,一具具的焦屍,已經看不出來誰是誰,只能在尋到的位置是哪一位的臥室,來歸屬身分。任憑我哭得死去活來,他們再也聽不見,回不去過去的日子。全家二十六口的大宅院,只剩下我們兩人,這突如其來的打擊,我實在難以接受,不論玩伴們如何地安慰,我不說話,不吃飯,瘦了一圈。

官府上報朝廷,疑似仇家起火,但是苦無證據。我不想知道仇家是誰,我一向對於在家中走動的官人們沒興趣,只是打個招呼之後就離去。大家說是因為我平日有做善事,老天爺保佑,才保住我這條小命,留下我這個活口。爺爺算是有功於朝廷,將家人們厚葬之後,朝廷怕我遭到暗殺不測,於是安排我到很鄉下的地方一戶平民人家住。朝廷給他們一大筆銀兩,要他們照顧我的生活起居,夠我活到老死;但是我一直不快樂,這個血債總是在心中揮之不去。直到有一天,遇到一位老爺爺,雪白的鬍鬚及笑容讓我想起了最疼我的爺爺。爺爺總是會笑著對我說:「我這個孫子是性情中人,不受約束,喜歡幫助人,很像年輕時候的我。」想到這裡,我不禁哭了起來,把這一段日子以來壓在心中的思念宣洩出來。僕人見到也在旁陪我一起哭,他是家中的長工,也是無家可去,如今只剩下我們兩人相依為命。哭完之後,心中舒服多了!

白鬍鬚爺爺知道我的遭遇後,告訴我,以後別再把這件事情說出來,我才恍然大悟,深吸一口氣。白鬍鬚爺爺是在提醒我,仇家可能在找我!如果消息傳出去,我這條小命可能也不保。我連忙點點頭,感謝白鬍鬚爺爺的提醒。白鬍鬚爺爺要我好好活著,千萬不可以再沮喪,「要為那些死去的家人好好活著!」我擦乾眼淚,點點頭。從此以後,我改掉過去多少帶著點驕慢的個性,變得謙虛,脫去上好質料的衣服,換成平民布衣。平常可以出口成章,對句成聯的文學底子也收藏起來,開始和大家說一樣的話,做一樣的事。最大的轉變是這裡既然是農村,大片大片綠油油的農田似乎在向我招手,於是我捲起袖子,走向農地,和僕人一起過著農夫的日子,皮膚因為曬太陽變成古銅色,一點也不像過去那個白面書生。

和白鬍鬚爺爺見過那一次面之後,再也沒遇過,我一直相信,又是老天爺再一次救了我。就這樣,我當起了農夫,在收割的時候,我總是會向老天爺三跪拜,感謝老天爺的保佑,並且會把收成多餘的銀兩救濟村上貧苦老人及小孩,把米糧送到他們家中,讓他們不要為吃穿愁苦,用此方法,以謝天恩!

我有娶妻生子,並且把感恩及盡力行善會得好報及貴人相助的理念一直承傳下去。我沒有把自己的身世背景告訴妻子、孩子,我不希望他們過著陰影的日子。我相信爺爺奶奶及爹娘會同意我的作法。家中蓋了個祖先祠堂,有著爺爺奶奶及爹娘、兄姊的名字,我永遠是家中的一分子,我們並沒有因此斷了血緣及命脈。

活到七十二歲,無疾而終,夜裡被官差帶至六殿閻君面前,閻君解開了我心中的結。家中巨變,是因為過去大家的共業,同謀害死了仇家一家三十五口,如今再碰面,當然血債血還。而三十五口只還了二十六口的命,還有九口命沒討到,算一算這一世我和老婆及目前子孫共九口,聽到這裡,我不禁全身從頭頂發冷到腳底。我雖然逃過當時一劫,雖然有白鬍鬚爺爺貴人提醒,但是如果沒有之後我的轉變及行善,我們一家九口仍難逃此劫!此為因果。幸而我將感恩行善做為家規傳給後代並且身體力行,且未將顯赫的家世說出來,因此轉了大劫,消了一家九口的血債血還,才有今日無疾而終的結果。聽到這裡,我不禁感慨因果輪迴的可怕與無常之苦,也深深感謝老天爺相救!閻君說:「如果沒有自己做的善舉,老天爺要救也就不了!」真是如此!這筆血債,善惡因果就在我這一世做個了結。

閻君慈悲給了我獄卒一職,每每受刑人期滿離獄之時,我總是會提醒他們:「因果可怕,不要再造惡因了!」希望他們能聽進去。也很感恩閻君將我列入蘇佛送西方極樂世界的名單中。我知道西方沒有這些惡因惡事,可以過著平靜的日子,我會好好跟阿彌陀佛學習,早日成佛,再回來救世,以報答阿彌陀佛、蘇佛及大家的恩情。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蘇佛,感恩大家。

常志祥等六十位獄卒叩謝佛恩,三跪拜。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澤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