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未竟之願》

洪金龍 T

訪問第一百五十五位尊者-洪金龍

(五百一十年前)

未竟之願

二O二O年一月十三日

村莊裡有個龍洞,龍洞裡聽說住了一條龍,有人曾經見過,但那已經是幾百年前的事了。這個龍洞位在一個相當隱密的地方,有許多人感到好奇,究竟真龍長什麼樣子?這些人閒來無事,花了好大的功夫特地去找這個龍洞,想見到傳說中的那條龍,但不管他們費了多大的力氣,找遍各個地方,就是找不到那個龍洞,好多人因此認為那不過就只是個傳說而已!久而久之,大家漸漸遺忘,少有人再提起這件事。

曾經有位靈通者來到這個村子裡,當他一走進村裡便開始四處觀看,有村民問:「請問,你一直東看看西看看的,在找什麼?」這位靈通者回答:「你們這個村子裡有一條龍!」這位村民疑惑的說:「龍?我在這裡住了三十多年了,從來沒見過什麼龍,你會不會搞錯了,我們這裡真的有龍嗎?」一位年邁的老農夫,剛在田裡做完農事,手上拿著鋤頭從一旁走過,聽到兩人的對話,便停下腳步,說:「很久很久以前,聽說那座山附近有個龍洞,龍洞裡住著一條龍,年輕時我曾經帶著一群好友去找過,但我們找了好久,就是沒有找到那個傳說中的龍洞,更沒有看見龍的存在。想不到這件事過了這麼久,現在還有人再次提起!」老農夫指著靈通者說:「你看起來好像不是我們村子裡的人,怎麼知道我們這裡有個龍洞呢?」靈通者說:「我知道的事可多了!今天我之所以會走到這個村子來,乃是因為我在幾百里外就感受到此地的磁場不同,是塊吉祥地,而且有金龍在此!」老農夫和村民聽到金龍,雙眼瞬間發亮,問眼前這位靈通者:「你有看到嗎?長什麼樣子?金龍現在在哪裡?」靈通者說:「我只是看到影像,不曉得那條金龍究竟藏在哪裡。」

金龍的事很快就傳遍整個村子,每個村民聽到都好興奮!因為龍一向是吉祥的象徵,現在又說是一條金龍,大家更是振奮,高興的呼喊著:「我們要發了!我們要發了!」有許多村民開始到處尋找金龍的藏身處,再次掀起一股尋龍的熱潮。

我的爹是個木訥寡言的男子,他長得並不難看,但在世間活了一輩子卻說不到幾句話,於人群中總是沉默的那一位,就連在自家人面前,他也是經常保持靜默,除非有人問爹問題,否則他不會主動開口說話。祖母生下爹後,曾經懷疑爹是個啞巴,但曾經有一次,爹看見賊翻牆,立刻大喊:「有賊!」在那當下,祖母不是緊張的喊「抓賊啊!」而是喜極而泣說:「我兒子不是啞巴!我兒子不是啞巴!他會喊抓賊耶!」

爹到了該成婚的年紀,還是沒有心儀的對象,祖母有些失落的說:「我這兒子相當木訥,如果是出生在富貴人家還好說,偏偏出生在我們這個不是很富有的家庭裡,要有女子喜歡上我兒子,大概就只能靠緣分吧!這也是強求不來的。」許多好心的媒人婆都想幫爹找到對象,他們大老遠的從其他村子裡找來好幾個女子,但試了一次又一次,就是沒有人要和爹成親。一天,爹很晚才回到家中,祖母擔心得在家裡走過來又走過去,不斷望向門外在尋找爹的身影,祖母急得就快哭出來,正想跑出門去找,爹就從門外走了進來,祖母問爹:「到底去哪裡了?這麼晚回來怎麼沒說一聲?快把我擔心死了!」爹還是沉默不語,當祖母正要開口再問一次時,門外突然有人說:「伯母您好。」祖母立刻轉過頭一看,門外竟然站著一位小姑娘!祖母疑惑的看著小姑娘,又看了爹,心中有些暗自歡喜,小小聲的問爹:「這位是……?」爹回答:「剛剛發生了一些意外,我救了這位姑娘一命,怎知她就跟著我走回來了!我聽說是個孤苦無依的孤兒,從小就一個人四處流浪,沒有親人在身旁。」祖母轉過頭上下打量這位小姑娘,露出滿意的笑容,笑得雙眼瞇成了像月彎一樣。不到三個月時間,祖母就撮合了這場婚姻,而當時的這位小姑娘,就是我現在的娘。爹和娘的感情很好,但話同樣不多,除非真的有重要之事,兩人才會開口交談,否則平時都是以心靈相會。

在娘發現自己懷孕的前一周,她告訴爹:「前天夢裡,我看見一條金龍,原本以為只是恰好夢見,但昨天我又夢見一次,又是同一條金龍,這會不會是什麼預兆?」爹驚訝的看著娘,然後將金龍的樣子描述出來,娘也驚訝的看著爹,問:「你也夢見了嗎?怎麼知道這條金龍長什麼樣子?」爹搖頭,說:「我親眼看過這條金龍,當時牠若隱若現的身形出現在我面前,全身散發著金光,但那金光卻是忽亮忽暗的,我走近一看,才知道是牠受傷了!我從沒看過龍,根本不曉得要用什麼方法幫牠醫治,當我正想著該如何幫助牠時,金龍就用牠長長的鬍鬚指向前方,我往牠指的方向一看,前面是一座湖,這座湖好美,我從未見過。我摘了一片好大的葉子,用這片葉子取了一些湖水,然後走到金龍面前,金龍將湖水喝下,不一會兒時間,牠全身的金光閃閃發亮,綻放出耀眼的光芒!我看得目瞪口呆,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奇妙之事!金龍快速的飛上天,牠身上的金色鱗片耀眼奪目,在天空盤旋數圈後,飛到我面前向我點頭道謝,一轉身又往天上飛去,消失在我面前。」爹這麼說讓娘好吃驚,娘疑惑:「難不成是這條金龍要來人間投胎?」

娘只是隨口說說,沒想到真的被娘給說中!沒有錯!金龍真的來到世間投胎,而我就是這條金龍。不到數日,娘的肚子就傳出懷孕的消息,爹娘互相對看,心裡有數,知道肚子裡的我,就是金龍來投胎。爹和娘自己也清楚知道,他們結婚後從來都不曾有過魚水之歡,是真正有名無實的夫妻,只是靈性上互相支持,娘懷孕的消息,爹也不會像俗人一般,懷疑是娘與其他男子所有,而是明白,這就是我這條金龍來投胎,即使不需要精卵的結合過程,我依然能進入娘的子宮裡,成為娘的孩子。是過去的緣分,讓我出生為爹娘的孩子。

在成為金龍的前生,我曾經也在人道裡,當時爹遇見我時,我是一個躺在路邊奄奄一息的一團肉球,當時的娘將我生下後,被我的樣子給嚇到,因為我沒有四肢,沒有身體,一顆圓圓的就像肉球一樣,但卻還有鼻子和嘴巴在呼吸!我被當時的娘丟在路邊,娘把我丟下後便匆匆離去。爹在當時是位功夫甚高的修行人,他的靈敏讓他一走過這片草叢,就立刻發現草叢裡有我這個小生命存在,他踏進草叢裡,看見我這團肉球後,便將我輕輕抱起,當時他對我說:「你的果報還沒還完,隨我念佛,很快能消你罪業。」爹把我帶在身旁照顧我,成了我的師父,他無時無刻都在念佛,有時口中念佛,有時心上念佛,不論他以何種方式念佛,我都能感知,並跟隨他一起念佛。果真如師父所說,過去我所造的罪業,隨我真心念佛懺悔之後日漸消除,手腳開始慢慢長了出來,頭和身體也慢慢長得像人類的頭型和身形,甚至連遮住眼睛的血肉也都慢慢變薄,眼睛開始從肉裡頭露出來,師父不停的為我念佛,也教我念佛,當時師父告訴我:「過去造的業有多大,就當明白你過去的功夫有多高深,用願力來轉化業力,如果眾生真要向你索討,我願意代你扛起,只為了讓你成就來救度眾苦。」

師父用他一生的功夫不斷幫助我,時間一年一年過,我也越來越成長。七歲那年我終於可以睜開雙眼,那一年也我完全恢復人型的模樣,第一次看見眼前的光明世界,我告訴師父:「過去所造的業,我並沒有忘記,雖然修得一身的功夫,但最後卻聽從我自己的個性,隨順我自己自私的想法,將一身的功夫自我毀滅,毀掉的不是我自己,而是原本可以被我救起的無量無邊的眾生!我學了過去生師父教給我的法,將這些法掌握在我的手中,當我遇上了困境,得失心瞬間毀滅了我自己,也毀滅了這個救世之法,讓眾生沒有法能聞,如同毀滅世界一般,眾生活在沒有法的黑暗世界裡苦不堪言!至今沒有人要放過我,我必須面對自己所造的罪業,自食惡果,使今生色身受盡摧殘,全身滿滿是求討的冤魂。今日,我之所以還能恢復正常的身形,除了是自己懺悔罪業,發願救世之外,更是師父不斷在暗中幫助我。我知道師父為了救我,全身都被我的冤眾侵襲,經常感覺到師父晚上無法休息,一個人走出屋外,在大地上念佛。師父,這一生我沒有資格再貪戀這個色身,我明白自己過去就是沒有放下此身,即使修到高境界的功夫,最後還是被身體那一點波動給摧毀。」師父拍拍我的肩膀,沒有說些什麼,我知道這就是他對我的肯定。我隨師父修行,師父將他畢生的功夫全交給我,讓我能用此法四處救度眾生。我一刻都不敢休息,即使師父走了,剩我一個人還活在世間,我依然積極度化,這乃是我這個身體活在世間的唯一用處,沒有自己,只有眾生。當時,我所學之法,是嚮往一個靈性的光明之處,當時還不明白那是西方極樂世界,我只知道有個極亮、極美、極樂的地方,在某個空間世界裡。我每天睡前都望向那光明的亮處,以為在我斷氣之後,靈魂能順利的去到那裡,萬萬沒想到的是,我竟然在死前進入一個虛幻空間裡,那個空間看起來同樣是明亮的,是光明的,但那不是一個極樂之處,而是一條金龍的空間。

我成了一條靈性甚高的金龍,繼續在空間中修行,我所處的空間與人道眾生不同,那空間裡光亮無比,但依然是善惡混雜其中。因此,我於空間中行善,見不善者,以善法度之。當我修到可以自由來回那空間之時,我開始到更多地方勸惡向善,只盼望能讓各空間裡,都只有善,沒有惡。八百年的時間,我都以龍身在空間中修行,直到看見師父,才再次回到世間投胎。

娘懷胎十個月將我生下,在我誕生沒多久後,娘就消失了。爹對娘的失蹤,一點也不感到意外,一點也不緊張,還是照往常一樣的照顧我。祖母問爹:「媳婦去哪裡了?怎麼孩子一生下就不見了?」爹還是保持沉默,祖母又問一次:「你知道媳婦去哪裡了嗎?」爹點點頭,告訴祖母:「她走了,不會再回來了。」祖母為娘的離去,難過了好久好久,因為娘是村子裡人人稱讚的乖媳婦,任勞任怨的做事,對祖母更是孝順,但卻在生下我後就離開了。

爹看著正在玩玩具的我,他沒有說話,我瞬間停下動作,轉過頭來看著爹,我們兩個都沒有說話,只有互相對看。爹開口說:「金龍,從你化身為那個小姑娘跟上我開始,我就知道你是誰了。你的功夫,除了能用分身化作這位小姑娘,還能讓本靈進到小姑娘的肚子裡,經過十個月懷孕的過程,在母體中成形,最後以人身重新活在這世間。我早已預知會有這一天的到來,就在等待你的出現。過去我是你的師父,雖然那一世我教會你所有的功夫,但卻沒有教會你不要想念我這個師父,最後你就因為這一絲情念,沒有去到那個極亮、極光明的地方。今生你投胎作我兒子,我就要教會你,若要修行,要救度眾生,就算只是一點點的感情、想念,也都不能有。」爹對我說這些話,我能夠聽懂,但我還沒有辦法回應他,因為我還只是個一歲多的娃兒。

爹帶著我離開家中,他為了幫助我修行,將我帶到深山裡淨修。在那裡,我無法得到外界任何的資訊,爹告訴我:「這次,你不需要再學那麼多東西,只要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就好。」我知道爹這世來投胎,很早就接觸到佛法,那也是過去修來的福報,才能有機會聞到佛音,知道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的可貴。爹護持我修行,讓我修行無後顧之憂,所有我所需要的一切,爹都為我準備好,我只需要積極淨化自己,找回過去的功夫來救度眾生就可以。爹說:

「我和過去一樣,為了眾生,為了幫助你成就,我能犧牲一切。我們之間的父子關係,不過是被我們借用的一段虛假關係,那全是虛幻不需要太認真,如果你還戀在這段關係裡,那你修行永遠無法成就,因為當初就是還未斷盡的情絲擾亂你的頭部,所以現在你什麼都無須顧慮,只需要積極的提升自己就好。」這一世我好不容易從金龍回到人身,我聽從爹的話更精勤的修行,如此我才有可能再次用我一身的能力來救度眾生。

我認定這一生是我來到世間的最後一次,就因為是最後一次,所以更需要珍惜把握。我立下甚深的願力,以願來排除修行上種種的障礙,即使過程中,還是受到眾生多次的干擾,就連爹想幫我擋,也都使不上力,但我還是堅持,堅持我所發的願,一定要成就來幫助眾生!在淨化的環境下,又沒有太多妄想雜念,我很快便從念佛的清淨境界中,尋回過去的能力。

我告訴爹:「只有出家這條路,才是我報答佛恩的最好方法。出家的意義不在於這個出家的身份,而是在於我為了度化眾生,選擇斬斷欲根,離俗離世的本願。」爹點點頭,說:「就是這份心,莫要忘記,一定要堅持到修行的最後一刻。」

數年的時間,我都在救度眾生。一天,村民大喊:「快看!天空上有一條金龍!」好多村民都衝出來觀看,真的看見空中有一條金龍。那是我化現的沒有錯,我在天空盤旋數回,最後飛向一道金光之中。我努力的修練,從金龍再次投胎成人,只為了把握珍貴的人身,圓滿度眾的心願。這一生,我不再為了感情而毀掉一生的修行,爹已經告訴過我,不管是師徒關係,還是父子關係,那只是一段因緣而已,不需要為了這段因緣而動了凡心,更不需要思念和牽掛。這一次真的斬釘截鐵的了斷一切,我以精進修行來報答佛恩、師恩和父恩,真正以慈悲之心來幫助眾生,這才是他們所樂見的。感恩我佛慈悲,輪迴數千年之久,又再次回到西方與彌陀慈父相見,南無阿彌陀佛。

彌陀慈音傳來,是蘇佛所唱的六字洪名,眾靈們聽過一次、二次,到了第三次總算清醒過來,他們全都尖叫歡呼,就等待超度的這一刻,求蘇佛帶著他們離開停留已久的空間。蘇佛每日觀想無邊無盡的眾靈,不斷往金光而去,確實就是有這麼多的眾靈,都因為知苦而願意離去,在蘇佛的觀想幫助下,他們都隨著佛號不斷往金光前進。有時眾靈往前移動的速度太慢,蘇佛為了幫助他們早日離苦,只好加一把力來幫助他們,不管是用推的,用揮的,都要將眾靈快速的送往光處。

觀想需要的不是世間聰明的腦袋,而是真正一顆慈悲之心和無邊的心量,越是慈悲,觀想的微細度就更加微細,心量越是廣大,天地萬物乃至虛空無盡的眾靈,都能含納於一心之中,受到此廣大心量的度化。如今蘇佛欲將超度功夫傳承後輩,「無私」是蘇佛日日苦口婆心對大眾的教導,一旦有私,要談上超度,談上度眾,都將成為虛妄之事,乃因「私」存在於心,障礙心性,無法學到佛的慈悲,更無法擁有如佛一樣的心量,要學超度,就成了遙遙無期之事,故每位學習者當知,學習無私,便是幫助自己超度之廣力,與眾共勉。

感恩蘇佛慈悲。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