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除塵》

龚诚泰 T

訪問第一百二十三位尊者-釋道淨(龔誠泰)(五百二十年前)

除塵

二O一九年十二月十八日

典雅的建築,不失其莊嚴與威儀,這是好幾代前的祖先精心建造出的房子,每每來到家中作客的人,都會稱讚龔家的祖先真是內涵深廣的人,懂得用建築來襯托出龔家的品格。

這一世我出生在一個書香世家,歷代以來的祖先都是以讀書為名,大家都知道龔家的家風好,代代子孫都喜好讀書,人才輩出,所以村子裡的人對龔家都十分恭敬。當祖父和爹走在街上時,路人們自然會禮讓,祖父和爹好像也已經習以為常,因為從祖先開始就是受到這樣的待遇,在如此情況下,當祖父和爹在與人說話的時候,下巴都會不自覺的抬高一些,證明讀了書真的高人一等,不只是祖父和爹這麼認為,就連村民們也都認為有讀書的人,才是最值得尊敬的人。

能嫁進龔家的女人絕非是普通人家的女兒,必定是有名的大家閨秀,像祖母的父親就是朝廷內皇上身邊的重要官員,娘的祖父則是前任的縣太爺,若是沒有這樣顯赫的家庭背景,即使女子長得再美,也不見得適合作為龔家的媳婦。

爹娘透過長輩的介紹而互相認識,相較於爹,娘其實將世間的名望看得相當淡薄,即使從小出生在名望家族之中,娘也不以為傲,甚至與人相處都是謙虛謙卑,從不提自己的家庭背景,很多人還以為娘是普通人家的千金,不曉得許多高官很多都是娘的親戚。娘為善不欲人知,默默的為社會付出,將自己所擁有的都拿出來給人使用,如同娘原本最心愛的一個鐲子,那可說是無價之寶,是當年外祖父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從異國買回來的,整整等了三年的時間才拿到,除了裡頭的寶石相當珍貴之外,對娘而言,那更是外祖父對娘一生的祝福。然而,就在娘與爹剛結婚後不久,許多城鎮都頻頻傳出災情,國家配給的資源不足,百姓叫苦連天,又有貪官從中盜取賑災款,使得原本應該得到救濟的地方都沒有資源引進。娘見到如此情況,立刻回到娘家懇求外祖父母相助,盼望娘家能施捨一點錢來救急,但外祖父願意拿出的錢並不多,娘見賑災款還是不足,需要被幫助的百姓真的太多太多,又娘先前已經把自己的嫁妝全都偷偷的布施出去,現在要自己拿出錢來實在困難,看來看去就只剩下最後這個鐲子可以賣。眼見現在百姓有難,娘不再想那麼多,直接拿出自己的鐲子去當,還算換了不少錢回來,雖然這筆錢的數目比起當初買這鐲子的價錢相差懸殊,但娘不去計較那麼多,至少現在有一筆還算充裕的錢能先用來應急。當百姓們拿到救濟款和糧食時,卻沒有人知道這是哪位大施主喜捨的,娘依舊秉持著為善不欲人知,一個人默默行善。

爹一生學富五車,又長得英俊挺拔,從小被環境養成的傲氣總是那麼自然的對人展現出來,但爹對娘卻是十分恭敬,因為娘的智慧更勝於爹一輩子所讀的知識,即使爹懂得再多,娘只要說出一句有智慧的話,就能止住爹說上十句、二十句的經典名句,所以爹不得不佩服娘,很多事情在做決定之前,都還會先問過娘的意見,而只要是娘所做的決定,不管是對外還是對內的事,絕對都是以利人為優先,這樣的心量,爹自認甘拜下風,學了再久還是學不會。

算命的相士說爹這輩子不可能有孩子,祖父緊張的四處找大夫來幫爹治病,這件事可不是娶了娘之後才做的事,早在爹和娘結婚之前,爹就開始每天服藥,祖父說要吃到龔家有後代出生,爹才能停藥。這對爹來說是他人生最大的恥辱,因為天資聰穎的爹,學什麼像什麼,只要是爹想做的事,他一定能做到最好,永遠是名列前茅的佼佼者,卻偏偏是個無法傳承後代的男子。祖父在挑選媳婦的時候,一定會先找人探聽這位女子能不能生孕,若是不能生孕,即使再富貴、再有名望的家庭,祖父都不可能讓這女子進龔家大門,因為龔家絕對不能沒有後代繼承。那麼多名門閨秀裡頭,就屬娘最讓祖父滿意,有相士說娶娘為妻能庇蔭後代,因為娘的福報深具,非是一般普通女子,祖父聽聞後,立刻命令爹將娘娶進家門,而且越快越好!娘其實一生都不想出嫁,若不是外祖父逼迫,娘真的不想步入婚姻,因為娘明白,人生若是選擇了家庭,就已經先斷送一大半的人生在家庭上,但娘還有很多想幫助人的心願還未達成,所以當娘被迫結婚時,她整整哭了一個月的時間,最後才逼不得已的穿上新娘服,在大庭廣眾面前接受來自各地方高官的祝福,與爹共同結為連理。

娘婚後不到數月的時間,肚子就有喜了,那時肚子裡的孩子就是我,爹高興的對著娘肚子裡的我說:「寶貝你真是救了爹,吃了這麼多年的藥,現在終於可以不用再吃了!」祖父聽到爹想把藥給停了,立刻大聲的喝止:「在我的金孫還沒平安出世以前,藥都不准停!」祖父說的話,爹不得不服從,只好繼續乖乖服藥。在娘懷孕期間,娘被照顧得無微不至,所有的飯菜在吃下肚之前,都必須先有人測試過,確定不會腹痛或腹瀉,才可以讓娘吃進嘴裡。祖父為了讓娘夜晚好眠,所有的床墊都重新訂做,不管花再多的錢,祖父都捨得花費,就為了保護娘肚子裡的我,能平安健康的出世在龔家。

這天屋外艷陽高照,連續下了一個多月的雨,總算有陽光出來了。娘一早就發現自己快臨盆了,祖父高興的說:「大喜啊!大喜啊!原來是咱們龔家的金孫要出生了,今天才會有陽光出現,唉呀!我這孫子將來絕對成就非凡,不得了!不得了啊!」祖父自己越說越開心,笑得合不攏嘴。娘房間傳出嬰孩哭聲時,祖父感動得流下淚水,他立刻跪地謝天:「上天保佑,讓龔家的子孫平安出世,我這老身今日總算對得起咱們龔家祖先,否則我真的沒有臉回去見他們。」祖父立刻命令下人:「快!快備三牲酒禮,拿出最好的酒來,我一定要向天答謝這份恩情才行!還要告訴龔家祖先,第二十五代子孫出世了!」連續一周的時間,龔家到處都是喜氣洋洋,賓客不斷,全都來向祖父道賀,祖父每天就抱著我接待客人,每個人看見我的臉相,都忍不住讚歎:

「這孩子長得真好!五官深邃,就像刀刻出來的一樣,再看那對耳朵,更是比一般的嬰孩還要長,這將來必定長壽,還有臉型飽滿,真是好面相,是福相啊!這絕對是龔家祖先有德,否則怎麼能生出這麼優秀的子孫!」祖父越聽越歡喜,每天就抱著我笑個不停,原本不好說話的祖父,現在什麼話都好說,就只因為我的出生,讓他樂得什麼都可以不在乎,只要我一個微笑,就能讓祖父高興一整天。

紙墨和筆硯是我從小的玩具,祖父說了:「一定要讓我這孫子從小就接觸這些文書,不管他拿著筆寫什麼或畫什麼都好,就是要讓他從小就喜歡,這樣將來長大才能讀好書,考上高官!」祖父早在我還沒出生前,就開始在替我安排人生,幾歲玩什麼玩具,幾歲讀什麼書,幾歲考什麼功名,幾歲成婚,都已經清清楚楚的寫在一張紙上。娘看著貼在牆壁上的這張紙,不禁搖搖頭,喃喃自語的說:「難道這孩子生來就是要當個魁儡一樣,一歲就看完八十歲的一生,這樣的紙上人生還有什麼意思?」祖父的命令,誰都不能不服從,所以我一出生就照著這張紙在安排著。

五歲時的我,總是坐在窗前聽著屋外孩子玩樂的喜笑聲,卻見自己身旁只有高疊的書,還有等著我隨意取用的紙墨。我隨手拈來寫下一首詩句,表露出自己內心對童年的渴望,寫完後趕快將紙揉一揉丟進桶子裡,就怕這樣的詩句被祖父看到了,會令他傷心難過,畢竟祖父對我的用心,我皆清楚明白的看在眼裡,無非是希望我能得到大成就,除了能光宗耀祖之外,也是為我的人生著想,所以我聽著祖父的話照做,每天穿著上等布料製成的衣服,一個人在書房裡,不是背書,就是寫字,有時累了,就走到後院裡,站在小橋流水上,對著水中的魚兒吟詩作對。見到祖父時,祖父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乖孫子,今天背到哪了?」我確實是祖父心中的乖孫子,不論祖父拿了多少書給我,即使要我一天只睡半個時辰,我也能做到,只為了在祖父要求的時間內,將這些該看完的書看完,該背完的經全都背得朗朗上口,這是我從小就被訓練與教導的方式,祖父說,只有這樣的方法,才能讓我出類拔萃,在人群中脫穎而出,成為最閃亮耀眼的一位。

祖父說一,我做一;祖父說二,我做二,但生病這件事,祖父沒有寫在紙上要求我做,我卻擅自在七歲那年生了一場重病,這場病嚴重到快奪走我的生命,祖父嚇得到處尋找良醫,卻見每一位大夫看完後,都對著我搖搖頭。即使花了再多的錢,都沒有一位大夫能保證將我的病治好,也不曉得我這到底是什麼病?祖父擔心到一口飯都吃不下,每天坐在床邊看著我慘白的臉,祖父說:「我一生的希望都寄託在你身上,如果今天你發生什麼事,我這老身也活不下去了。」雖然我在昏迷之中,但我似乎隱約聽見祖父對我說的話,為了不讓祖父難過,我奮力的想要清醒過來,卻是怎麼努力都無法做到,這個身體就是不聽使喚的昏迷。

患病的第三天,有僕人興奮的跑到房間裡告訴祖父:「老爺!老爺!聽說有位神醫到處替人治病,很多人的病都被他給醫好了!要不要請那位神醫來到家中替小少爺看病?」祖父眼睛頓時亮了起來,立刻說:「快請!快請!只要能將我孫子的病醫好,我絕對大大有賞!」

屋外傳來響亮的聲音:「賞什麼!老子我可不缺錢!拿壺酒來吧!」走進門的竟然是一位全身穿著破爛的老和尚,祖父見和尚瘋瘋癲癲的模樣,露出瞧不起的眼神,小聲的對一旁的僕人說:「這就是你說的神醫?你看他髒兮兮的模樣,能醫好什麼病,我就這麼一個寶貝孫子,要是被他醫死了,我非找你算帳不可!」和尚對著祖父大聲說:「酒呢?還在那裡嘀咕什麼!我這趟只是路過而已,要不要醫病還得看看才行!」僕人立刻拿來一壺好酒給和尚,和尚聞了聞氣味,說:「我可不是要這種會迷幻人心的酒,清水比酒更酒,它能任意的變換香氣,不論是茶香還是香純的甜酒香,它都能隨意變化。」祖父在一旁又說:「我看這和尚自己都病得不輕了,真的還能替人治病嗎?別說笑了!」祖父說完立刻告訴和尚:「我們這裡不需要看病了,請您喝完水後就快快離去吧!」和尚將僕人再端來的一整壺水全都喝光,一滴都不留,站起身來對著祖父說:「這壺水我可不是白白喝下,帶我去見見你的孫子吧!」祖父有些不情願的帶著和尚來為我醫病。和尚走到我身旁,看了我一眼,便大笑說:「沒病!」祖父瞪大眼睛看著和尚:「他臉色慘白,躺在床上已經三天了,怎麼說他沒病?」和尚說:「我開個處方,若是您能照做,保證這孩子沒病!」和尚說完後,在紙上寫著大大的二個字:「學佛。」祖父有些難以置信,和尚說:「就讓這孩子來寺院裡學佛一陣子,他很快就沒病了。」祖父說:「可是他躺在這裡怎麼去寺院?」和尚笑著說:「你看他這不是醒了嗎?」祖父看見我真的醒了,好驚訝的說:「怎麼有這種事?」

拖著虛弱的身體,我隨著和尚進到寺院裡,整整三年的時間,和尚都在叫我做事,我不再需要動腦,每天就是念佛做事,過去從來沒做過家事,現在做起事來有些笨手笨腳的,但我還是繼續做,再笨拙還是做,因為除了念佛和做事,我也不曉得自己還能做什麼?這天,我問和尚:「還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嗎?」和尚告訴我:「去把觀音殿前的草全都拔一拔吧!」我照著和尚的話去做,換上衣服開始拔草。拔了一株,再拔一株,照著和尚交代的,每拔一株草就念一聲佛號,觀想拔除自己身上的執著。我聽著和尚的話照做,拔得越來越盡興,身體越來越輕盈,腦子裡越來越沒負擔,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拔完了一整個院子的草,我問和尚:「還有什麼事需要幫忙做嗎?」和尚回答:「拿支掃把,把落葉和灰塵全都掃乾淨吧!」我聽著話照做,那著掃把到寺院各處去清掃,好多地方都有落葉,好多地方都是灰塵,寺院裡不知為何就只有和尚一人,所以有很多地方都沒有人打掃。我不停的掃,不停的念佛,地面怎麼掃還是有灰塵,只要風輕輕一吹,剛剛掃過的地方又有灰塵吹來。我問和尚:「這該如何掃淨呢?」和尚說:「你就繼續掃吧!」我聽話繼續掃,什麼都不想,就是念佛,掃地,念佛,掃地,掃著掃著,我突然驚醒過來:「我掃的本來就是一片泥沙地,這怎麼可能掃淨呢?當然掃得再久都還是泥沙!」這一刻,我好像清醒了,看著自己滿身的沙塵,原來我身本就不淨,我心本就有濁,如果不看此身不淨,不看此心之濁,我可以很清淨,就是「放下」二個字而已!我高興的丟下掃把去找和尚,告訴和尚:「就是放下這二個字是吧?」和尚說:「放下你心對一切塵的執著。什麼是塵?說來聽聽。」我回答:「情是塵,求表現是塵,好勝是塵,逞強是塵,欲望是塵,情緒是塵,思惟是塵,所有非淨之事,就是塵。」和尚點點頭說:「從今天起,放下就是除塵。無心亦無身,本自無塵。」

我聽從和尚的教導,每天把心放空,念念在佛號之中,老實真放,只要不貪求這世間的任何一物,我沒有什麼好放不下的。但只要我還想要佔有這世間的任何一樣東西,我對此身就還有執著,那我什麼都不可能放下。我從心上下功夫,不求我今日念佛多少,拜佛多少,誦經多少,我所關注的,是我今日「心塵」放下多少?即使今日念了十部經,拜了幾千下佛,哪怕只是一點心上的動搖,我心即是有塵,那今日所做的一切努力,還是被塵給覆蓋住了。

十年的時間,學佛不說有什麼成就,但至少我心清淨許多。回到家中,看見家裡竟然已經有一個十歲大的弟弟,原來離家後,娘又懷上了第二胎。弟弟正坐在我之前坐的書桌前,做著和我一模一樣的事,念書、寫字,我告訴祖父:「祖父,看看我有什麼改變嗎?」祖父說:「臉相確實改變不少,也長高很多。」我告訴祖父:「祖父沒有看到,我的心不一樣了。當我學了佛之後,才看清楚什麼是真,什麼是假,之前努力追求在祖父面前表現,換來的是一身的疲憊和無力,讀了那麼多書,現在要我再背出任何一經,我已經背不出來了,原來努力了那麼多年,終究是一場空。祖父,只有找回一顆清淨無染的心,才是最真實的自己,我要以此清淨之心,更發慈悲之願力,我立志要救人,唯有讓身心越淨,越沒有自己之時,我才能發揮最大的力量來幫助別人。」祖父確實看見我的不同,他望著窗戶裡正趴在桌上打瞌睡的弟弟,心中有些不捨,我告訴祖父:「即使弟弟今生考上功名,得大成就,他終究要離開人間。過去龔家的祖先當過再大的高官,擁有再好的名望,如今不也只是往事雲煙嗎?留戀著虛假的美名,生活在虛幻之間,不如追求老實自在的人生,生命可以活得更有價值。」祖父看著我,一旁的娘對著我微笑,我知道娘贊成我所做的決定,她很滿意我這陣子的變化。

踏上修行之路,我不後悔,踩在高峰上,眺望著腳下的大千世界,眾生迷之,世世難離。我願度眾生明醒,不論行腳多少步路,我皆願意前行。說法各處,只為幫助人們心淨離塵,看清楚世間的虛妄,明白六道輪迴之苦,不求所做多少,但願多行一步,就多一位眾生離苦。我於修道路上努力不懈,成就不在他人口中所言,真正是在自心上的光明,最終帶著無愧之心往生西國,那一刻真實是了塵之時。感恩我佛慈悲。

行此世間多少回,如今女身現男相,蘇佛大願,願無盡,願願皆是為眾想。古今多少朝代過,皆見佛身示人間,蘇佛度眾甚妙法,為度群生現多相。如今末法佛法衰,世心已變非若往,開導群迷需上智,唯有不動治萬變。人心有異失本心,心無所住無所依,佛法當盛救人心,唯有心轉眾方醒,一切努力正在行,弘法日日不曾停,即使身疲心不疲,即使身痛代眾苦,依舊持行不念苦。眾生有福當把握,佛在方能往生西,若要遲疑失此機,等待何時無人知。感恩蘇佛降世行,將有更多護法子,緣聚正是法興時。

感恩蘇佛慈悲。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