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爾本訪問故事集,  其他

戶外教學訪問《離鄉的滋味-鐵軌》

 

戶外教學訪問

離鄉的滋味—鐵軌

二O一八年十一月三十日

車廂一節一節的從我身上輾過,除了能聽見車輪和鐵軌摩擦發出的音聲,還能感受到的是更多車廂上思鄉的滋味,我,好想回家。

母親一早就在廚房裡忙著煮年夜飯,家裡的經濟並不富裕,最上等的食材大概就是桌上的那條魚吧!家裡能吃到魚的機會並不多,好多時候都只是鹹粥果腹而已,所以全家每年對過年都非常期待,還沒到用餐時間,弟弟們就已經坐在餐桌前等著要吃年夜飯,這時候就會聽到父親大聲喊著:「沒禮貌的孩子,大人都還沒坐上桌,就先搶著坐!快下來!」看著弟弟們期待的模樣,我忍不住笑了出來,這種歡樂的氣氛,在我腦海中不斷環繞著。

我出生在大陸的鄉下地方,我們一家共有五口人,我是家中的長子,下面還有兩個弟弟。父親的工作是家中最主要的經濟來源,他是個打鐵的工人,從小跟著祖父到處學習打鐵的技術。父親從十歲的小學徒,做到四十歲成為打鐵師傅,賺來的錢雖然比以往多了一些,但父親身上的疾病,卻也讓這些賺來的錢成了一場空,每個月總要花上好大一筆錢來醫治父親的病症,生活過得又比以往更加辛苦。花了這麼多醫藥費,以為父親的病情可以好轉,沒想到殘酷的事實完全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當我們聽見醫生說父親得的是肺癌的那一刻,全家人瞬間臉色慘白,淚水直流,尤其母親更是哭得死去活來,差點就暈倒在地,無法相信這種悲劇竟然會發生在我們這個平凡的家庭之中。全家人對父親身體狀況的擔憂,遠遠超過經濟上的不足,我經常能聽到母親躲在廁所裡啜泣的聲音,我知道她不捨父親得病,但又不想讓父親看見她難過的模樣,所以不斷忍著自己的淚水,直到躲進廁所時,才會摀著嘴巴放聲大哭。

父親死去的那年,我十九歲,年紀也不算小,再差一年就要參加成年禮了,但父親卻無法看見我人生最重要的這一刻,就匆匆離我而去。成年禮那天,所有成年的少年臉上都帶著燦爛的笑容,家人們在台下高興的鼓掌著,唯獨我一人,一點感覺也沒有,臉上面無表情,心中滿是對父親的思念,我好想父親就站在台下,我不要什麼環島的夢想了,只要能讓我看見他一抹微笑就好,只要能見到父親一眼就好,但不管我望了台下多少次,終究還是看不見父親的身影。

父親走了,我擔起養家的重責大任,我去到工廠裡,學習像父親一樣的打鐵技術,這是我思念父親的方法,只有和父親做同樣的工作,才能感受到父親就在我的身旁,還像以前一樣陪伴著我。但是,我做不到半年,就生了一場重病。我學習像父親一樣的工作精神,每天都是第一個到工廠開門的人,那天,我像往常一樣的去到工廠裡,當我戴上手套,彎下腰準備拿起器具時,突然,頭部一陣暈眩,瞬間眼前一片黑暗,很快的就趴倒在地,之後發生什麼事,我全都不知道了。

當我再次睜開雙眼時,我已經是個躺在床上被母親照顧的孩子,母親哭紅著雙眼,看見我醒過來的那一刻,緊張的從椅子上跳起來,對著我說:「志光你醒了!老天保佑,老天保佑,真的嚇死我了!」看見母親為我操心的模樣,我心中滿是不捨。好久沒有這麼近距離的看著母親,自從父親走了以後,她就沒有一天開心過,白髮變多了,面容也老了好多。我好希望能讓母親過著快樂的日子,但我到底該怎麼做才好?

醫生說我只是工作太疲勞,沒有診斷出其他病情,只要多休息,身體自然慢慢恢復,但我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在床上養病,家裡還等著我賺錢回來才有飯吃,即使母親阻止了我,我還是硬拖著虛弱的身子,從床上爬了起來,準備再回到工廠裡工作。走不到幾步路,我又感到頭部一陣暈眩,手扶著一旁的桌椅,不敢讓母親知道,頭也不轉的,就怕看到母親擔心的表情,趕緊換上工作的服裝,裝作鎮定的走出房間。

回到工廠裡,同事們關心我的身體狀況,我都告訴他們:「我很好。」我不去想自己的身體有多疲勞,每天就是努力的做,不停的做。原本我以為自己會一輩子都做打鐵工,沒想到當我做到第十年那年,一位親戚來到家中拜訪母親,他告訴母親,他準備要到澳洲工作,也問我要不要跟著他一塊去,或許能有賺錢的機會。當下我相當猶豫,我確實想換換工作,但我放不下母親和兩個弟弟在家中,自己一個人去到澳洲這麼遙遠的地方。母親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她鼓勵我趁年輕出去闖闖,或許能闖出自己一片天也說不定。再三猶豫之後,我聽了母親的話,三個月後離開家中,拖著行李隨著親戚去到澳洲這片大土地上。

剛來到澳洲的生活過得很辛苦,因為我什麼都不懂,幸好還有親戚的幫忙,才讓我能用最短的時間適應這麼不一樣的新環境。回想起那時候的年代,我大概是在一八五五年到澳洲的,那時候金礦剛被發現,我是前批挖金礦的工人,當我挖出那些金礦時,我心裡好高興,因為我知道我快致富了!我終於賺到錢可以拿回家給母親用。

人心可怕,當我變得越來越有錢時,我的想法已經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我變得越來越偏,我的心也越來越貪,有了還想要更多,甚至拿著這些錢來滿足我的欲望。到最後,我甚至連還在家鄉等我的母親都忘了,就連母親的死訊傳來,我也一點感覺也沒有,因為我的心已經跟以前完全不同了。我拿著錢為所欲為,每天遊手好閒的到處享受,當我花到一毛都不剩,成了街上無家可歸的流浪漢時,我還不知道錯,甚至想著要去偷別人的錢。就在我第一次偷盜的那天,我偷到錢好緊張,不停的跑,不停的躲,就怕被追上。但是,我一毛都還沒花到,就死了,我沒注意到一旁疾駛的車子,就這麼被撞倒在路邊。在我倒在路邊的那一刻,我流下眼淚,因為在我眼前的就是鐵軌,這些鐵,讓我瞬間想起我的父親,這一剎那間,我才清醒過來,這些日子我到底在做什麼?但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我的靈隨著我最後的意念和所造的業,成為鋪在路上的鐵軌,每天都有火車來來回回的壓在我身上,也算是在消我的業吧!我的心好痛,我不停的哭,哭我為何這麼無知,被金錢給迷住,忘了還有個想我的母親正在家中等著我,成為一個不孝子在外頭為非作歹。如今我接受你的訪問,我好感恩,感恩有這樣的機會讓我說說話,我希望我的分享,也能對世間人有一點幫助。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