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光大佛寺牽往西方之『家親眷屬』

於西方極樂世界 陳寶治居士—李媽媽,香光大佛寺之常住

二O一九年十一月七日 下午三點

海澤法師:禮請送往西方極樂世界的陳寶治師姐接受訪問。
陳寶治師姐(李媽媽):
我是陳寶治,李媽媽啦!已經很久沒聽到人家叫我李媽媽,聽起來讓我覺得好親切,好像回到過去。那是我還活著時候的事,現在我在西方極樂世界,名字也用不到,看就知道,想就有,不會用到名字。也沒有同名同姓的問題。有時候會看到兩個人或幾個人長得很像,但也不會有雙胞胎認不出來這是哪一個的問題,反正就是會搞清楚,不會認錯人。這是很特別、很好的地方,這麼多年來,我也習慣這種不用講話,很清淨、很自在的生活。

多謝蘇師姐,如果沒有當初你有功夫教我念佛,也沒有今日的我。在我病重要死之前,教我閉起眼睛,觀想跪在佛前,一直念佛,一直念佛,不可以分心。我也聽話,終於把阿彌陀佛念來了!我是活著靈出來,到西方的。佛帶著我平常念佛時在西方養的蓮花來接我,好美,好美!是粉紅色,就是石碇香光室蘇師姐很會插花,放在阿彌陀佛兩邊的粉紅色蓮花,比那個顏色透明、光亮的粉紅色蓮花,是活的,還會動,水嫩水嫩的,有蓮花香!這就是我的蓮花。那時候是含苞,好像有點開的樣子,現在還是只有一點點開,比較大朵了。

我住在自己的蓮花裏面,但是也可以到蓮花池看看我自己的蓮花長大的情形。大家可以想得到蓮花池有多大?很大很大!每一個人的蓮花大小不一樣,有的含苞,有的開一點點,有的全開,顏色也都不同,紅色、黃色、白色、金色、綠色、藍色、水晶透明色、紫色、粉紅色,什麼顏色都有,很美,上面有念佛人的名字!

蘇師姐的蓮花超級大的,是佛的金黃色,從蓮花就可以看出這一個人的修行情形,大家就知道蘇師姐的修行不得了!這朵蓮花勝過其他蓮花太多太多了!這是蘇師姐修行的成果。我是他救到西方的其中一位,我也知道他現在的情況,從一個居士身,獨立帶著大家學佛念佛;從當初石碇香光室到現在的澳洲香光大佛寺,這樣的轉變,實在是不可思議!也不是一般居士做得到的。蘇師姐已經救很多眾生到西方來,每一個都非常感激他,有的是他認識的,更多的是他不認識的,這就是蘇師姐的心量。

我們認識的時候,他就是一直在布施、放生,教大家學佛、上課、念佛,不收任何費用,還讓我們住,就是一個大心量的人。現在更是已經見性的人,實在很不簡單!蘇師姐能有今天的成就,也是他應該得的,我也很替他高興。他的成就就是大家的福報,因為他不是一個自私的人,一定會把他的成就分給大家,幫助大家往生西方,就像幫我往生西方一樣。

沒想到我到西方還能這樣傳出消息給大家聽,這也是蘇師姐才做得到的事。他總是可以做出讓大家想不到的事,只要是對大家好,就一直做下去。慈悲的心,在他為大家所做的事之中就可以知道。以前他就喜歡煮菜給大家吃,看大家吃得高興,他也高興。什麼菜不夠,他也是馬上開車去補齊,到現在還是一樣。我那時住在他家,也沒什麼好回報的,因為他也不要我們帶吃的過去,所以我就把每一個鍋子、鏟子、平底鍋底、瓦斯爐、抽風機,反正可以刷的,都刷得亮晶晶,他喜歡乾淨,看了很高興,我看了也很高興,這也是我回報他的方式。

回憶這些往事,怎麼好像才剛發生不久,可是在你們那裏卻已經過了有十年了吧?在西方的日子是看不到晚上的,沒有星星、月亮及黑暗的地方,到處都是亮晶晶的,這也是阿彌陀佛的慈悲,要讓往生到這裏的人,每一個的心和身都是光明,沒有不好的念頭、不好的事發生,很自然地都是好的念頭、好的事。我們不是人,也沒有人的身體,我們是靈。但是因為念頭還是有人的樣子,所以還是會現出身體的樣子。像我現在有時候想到年輕的時候,身上也就變成以前瘦瘦的,還綁著兩條辮子的樣子,那時候還是小姐,我兒子看見也認不得是我。這個世界是這麼的好!

我很感恩淨空老法師教我們大家有西方極樂世界,有阿彌陀佛,也慶幸這一世可以遇到蘇師姐,才能到得了西方。如果只有聽老法師講經,沒有認識蘇師姐,是到不了西方的。這是我心裏很清楚的事。現在的老法師已經不是當初我們認識尊敬的老法師了!蘇師姐,你真的好辛苦!活著的人比我們被你送到西方的人辛苦多了!大家沒有你不行,到不了西方的。我們早就知道你是西方的佛下去人間救世的,但是老法師及許多人都不相信,吃虧的是他們,不是你。我們在西方挺你。

我們住的地方還可以看到人形的樣子,這裏還是凡聖同居土,如果到常寂光土,那裏沒有人形及佛的樣子,只有一大片,一大片金光,已經沒有任何念頭、執著,雖然沒有人形及佛的樣子,但是可以變化任何樣子,知道任何的事,不用像我們還要動念頭才會知道,在那裏非常自然的就是知道任何的事,這就是佛的境界。這些事是我在這裏學到的,趁這個機會告訴大家。蘇師姐回來西方時就是這個境界,就是到常寂光土。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知道這件事,一切就是這麼自然的就知道了!所以不管聽到的人相不相信,事實就是事實。

人的心太複雜了!現在我的心很單純也很清,所以自然就知道許多事,這些能通的能力,蘇師姐都有,這也是很自然。其他修行人沒有這個能力,就說蘇師姐搞神通,實在很冤枉!

現在在香光大佛寺蘇師姐帶著大家,要跟蘇師姐好好學!不是每一個學佛人都有這樣的福報、因緣可以遇到蘇師姐,遇到的都有救了,因為蘇師姐的願就是他認識的、遇到的,都能往生西方。如果這一世來不及救,就只好等到不知道哪一世蘇師姐再下去人間的時候再救,那時候大家還會受多少苦!所以要跟好蘇師姐,不要讓他溜走喔!

當初我是因為癌症住進去香光室,蘇師姐把我顧得很好,但是我回到家裏,癌症又發作。蘇師姐把我找回來佛堂,可是我的病已經擴開來,來不及了,才有之後蘇師姐教我念佛,往生西方的事。其實我到西方才知道,蘇師姐在那時候就會幫人家治病,甚至帶人往生西方。他都沒說這麼白,只是叫我們去哪裡住,上課、念佛。他都一直在做,默默地在救人,所以他現在說能夠幫大家治病,送到西方,是真的!他早就有這個功夫,相信的人有福,不相信的人很可惜!佛在眼前讓他溜掉,就真的太可惜了!

李媽媽在西方看得很清楚,蘇師姐現在還是像以前一樣,一個人打拼,開創新天下,帶這麼多人,都要靠他,真的很辛苦!他最大的願望,要把香光大佛寺蓋起來,希望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香光大佛寺如果蓋起來,一定可以救很多人,可以讓大家活得更好,而且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麼好的事,是佛的事業,如果有發心,蘇師姐一定會幫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

李媽媽陳寶治言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澤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