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身超度

    馬雲【身體的變化】

    每日的法身超度,參予救世行列
    救世分享過程,找回自我

    馬雲【身體的變化】

     

     

     

    馬雲一邊晨跑,一邊感受著涼風徐徐吹來的快感,已經好久沒有這樣的體力與精神可以慢跑。身體的變化,馬雲一點一滴的感受著,四處酸痛的毛病沒有了,雙眼的乾澀,打從使用電腦從事相關的行業,眼睛就沒有輕鬆過,今天可是特別的明亮,路旁再小的花花草草或隱藏於草叢中的昆蟲,馬雲都可以一邊跑步一邊快速的觀察入微。

    回到家,快速盥洗完畢用完早餐,馬雲要準備一下今晨有個重要的跨國視訊會議。會議中,馬雲將有機會提起「澳洲香光大佛寺」的名字與一般佛寺的差異性,馬雲的同仁都知道馬雲是沒有什麼專注的宗教信仰,這樣的提出,肯定同仁們都張大眼睛。

    馬雲要運用自己團隊的力量,讓部屬們透過網路、網站的查詢也能同步瞭解佛寺的運作,這樣當馬雲要展開較完整的佛寺配合活動時,干擾的雜音也會降到最低。

    馬雲希望除了透過私人的力量外,更能夠取得股東們的認同將公司的力量一併加進來共建佛寺,團結才能力量大。這是中國的一個大案子,這是舉世矚目的絕無僅有超度功夫,直接移民西方極樂世界,我們定要將佛寺從虛空的建築逐漸化為現實面在人道真正豎立起「淨土宗本部」的大旗,馬雲想著想著自己都笑了起來,這將會是人生最有意義的一件事,我們可以在網路上號召廣大的群眾大家一起來建寺,一瓦一福田,一磚也可福蔭子孫,因為這是正宗阿彌陀佛的道場,非比尋常喔!

    真是讓人開心的一件事,師兄,快了!快了!再等一下!

    於二○一八年九月三日由主筆海品訪問

     

     

  • 法身超度

    尊者:第七百六十九位-歐杰森尊者(三千年前)

           南無阿彌陀佛拯救帝國

        歐杰森尊者分享法身超度                            

           2018/9/2 主筆:釋法菁

     

     

     

     

     

     

    吐拉國曾經是地球上空間中的一個國家,也是杰森居住的國家,吐拉國的國王名為辛傑,國王為了擴大國家版圖,不斷對外發動戰爭,一戰就是數月之久。杰森的父親布拔,是吐拉國的朝臣之一,父親不捨百姓飽受戰爭之苦,不斷向國王上諫。

    父親於諫言之中,描述了目前整個國家百姓的生活情形,國家為了對外征戰,必須獲取更多的資源,因此不斷向百姓收取極高的稅收,許多富貴的百姓買通門路,已率先逃至其他國家避難,不願意支付這筆高額的稅收,最可憐的就是這群貧窮的百姓,他們將所有的積蓄都用來繳交稅金,全家因為沒有錢過生活,而陷入愁雲慘霧之中。有家庭因為繳不出錢來,遭受地方官員的踐踏和欺侮,沒有一個家庭可以安然逃過,百姓見國王不懂人民疾苦,還是以強烈堅硬的態度要對外發動戰爭,所有的百姓再也忍無可忍,他們集結力量欲想造反,要讓國王知道他們生活的苦。

    父親將百姓目前生活的情形,稟報給國王知道,希望國王能因此而停止對外征戰,還給百姓一個安穩的生活。然而,國王不但不聽諫言,更將父親卸職,認為父親是個欲想造反之官員,父親因而被貶回家鄉。父親即使失去了官職,也不因此而氣餒,他更努力的想辦法,要救起這些可憐受害的百姓,每日都在各城鎮四處奔波,只為了趕緊找到解決的辦法救起所有受苦的人們。

    杰森在此時已是個十四歲的孩子,知曉父親正在為國家事情而忙碌,杰森每晚都會在家中等待父親返家,但父親忙得無法每日回家過夜,父親總是告訴杰森「父親這條命不算什麼,但所有百姓的生命不可以不顧,見百姓受苦更是不可以不救」。父親是個善根深厚之人,總是處處為人著想,見可憐之人,更是毫不猶豫的出手相救。

    母親總是在後面默默支持著父親,日日不間斷的念佛,回向給父親和所有的百姓,祈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杰森從小跟在母親身邊學佛,知道佛法的好,知道在慌亂之時念上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便能得安定之心。因此杰森不斷的教導父親,無時無刻都應該持誦這句佛號,能蒙受阿彌陀佛慈悲相助,讓事情一切順利。

    這一日,父親難得回到家中,他告訴母親和杰森目前所有城鎮的最新狀況,所有的百姓依然人心惶惶,深怕隨時隨地都有其他國家入侵攻佔,每日過著忐忑不安的生活,他們不停的祈求國王趕緊結束這一切,求國王可憐百姓們的悲苦。父親並不想做出傷害國家的行為,也不想做出任何造反的舉動,在還沒有想到方法解決之前,父親四處撫平人心,四處調解動亂,也四處召集有志一同的有為人士,共同想方法解決此國家大事。杰森向父親請求,是否也能讓杰森加入這個救人團隊,一同為國家解圍?父親毫不猶豫的一口答應,為了解救百姓,多一個人多一分力,父親歡迎杰森加入。

    杰森早已想了法子要和父親商量,杰森將所有的計畫告訴了父親,父親聽完後認為一切可行,父子兩便開始行動這次的救人計畫。

    在朝廷裡,父親還有一批熟識的官員,他們都曾經蒙受父親的相助,才得以保助他們的官職,這些都是老實、有信用的官員,相信只要父親出口請求,他們都會願意幫上父親的忙,再說,現在所有的人,不管是朝中的官員,還是全國百姓,都對國王舉反對旗,再也沒有人能夠忍受國王的暴政,即使曾經是國王身邊的愛臣,現在也自動退出朝廷,隱居他鄉。父親寫了封信給這些朝中的官員,希望他們能配合行事,一起拯救國家和百姓,朝中官員迅速回信,表示必定全力配合。

    這一日,國王又召集所有朝廷官員上朝,一同討論國家對外攻佔的策略,國王坐在大殿許久,竟然不見任何一位官員上朝,國王怒髮衝冠,命令摒除這些沒有上朝造反的官員!然而,此時國王身邊一個人也沒有,整個大殿裡就只有國王一個人坐在王位上,國王心急如焚,他擔心所有的臣子全都造反,或許會對他做出傷害的行為。

    這次的情形國王從未遇過,國王越想越擔心,坐在王位上不知該如何是好,即使大聲的怒吼,也看不見一隻麻雀出現。國王的情緒從原本的憤怒,轉為恐懼,到現在是竟然產生一股悲傷感,兒時的回憶又再度浮現在腦海中,國王掩面痛哭,內心的無助與恐慌湧上心頭。原來國王有著一段心酸的童年,雖然出生在皇家,大富大貴,享樂無盡,但國王的心一點也不快樂,他的母親在他年幼時就被陷害而死,父親一心忙於國政,沒有閒暇時間陪伴他,國王獨自一個人在皇宮內玩耍,雖然有玩不玩的玩物,吃不完的美食,但心裡卻一點也不快樂,他只好不斷尋找刺激,來滿足內心的空虛之感。

    吐拉國的制度傳子不傳賢,在國王的父親駕崩之後,就由他來登基為王。國王為了讓所有人都重視他,他不斷制訂新政,也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不斷對外發動戰爭,想擴大吐拉國的版圖,來證明他的領導能力。然而,國王並不曉得,他所用的方法不但無法受到人民的愛戴,更使得人心惶惶,不得安寧,現在所有人都想罷政,推翻舊制度,改立新政。

    國王依然獨自一個人坐在王位上,此時,突然有一位臣子出現了,他是今日第一位上朝的臣子,國王看見這位臣子的出現,心中好歡喜,他快速的閱讀這位臣子上呈的奏本,一打開奏本,眼前頓時一片明亮,裡頭只寫了六個字「南無阿彌陀佛」,國王不曾聽過這句「南無阿彌陀佛」,不明白這究竟是什麼意思?他疑惑的問了這名官員「上諫這六個字有何意義?」。

    這名臣子是個虔誠的佛教徒,他用了好長一段時間,為國王解說經法,用佛法來療癒國王內心的傷悲。從未有人知道國王內心的傷痛,國王沒有想到,阿彌陀佛竟然能同理他內心的痛楚,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道出國王的內在的心聲,國王的心第一次被感動,他深深的感受到阿彌陀佛的大慈大悲,稱讚阿彌陀佛威神第一!臣子告訴國王「只要國王立刻將我國的國徽改為這六字南無阿彌陀佛,所有的百姓必定會高呼國王英明!這六字代表著和平、慈悲、歡喜、無爭,一旦國徽改為這六字以後,我國將成為一個大聖帝國。百姓為了表示對佛的尊敬,對國王的愛戴,以及對我國的忠心,他們經常聚集一同唱頌這六字名號」,國王聽得十分歡喜,立刻下令這位臣子將國徽上的文字改為「南無阿彌陀佛」六字。

    全國百姓日日生活在苦海之中,不只身苦,心也苦,杰森四處為人民解說佛法的殊勝,召集所有的僧人在全國各處演說經法,宣揚南無阿彌陀佛名號,和介紹西方極樂世界。當百姓知曉念這句名號,就可以解脫一切苦,他們日日精進的持誦這句名號,盼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杰森告訴百姓,今日阿彌陀佛將要來到我國,請所有百姓一同在空地上唱頌這六字名號,迎接阿彌陀佛。百姓們歡喜不已,齊頌這句六字名號,迎接南無阿彌陀佛。不到許久的時間,國王身邊的這名臣子向全國百姓報告,「從此刻起,我國將改為南無阿彌陀佛大國,國王將我國國徽上的標誌改為『南無阿彌陀佛』,從今以後我國將代表著和平帝國、慈悲帝國、歡喜帝國、無爭帝國,現在請所有的百姓繼續大聲唱頌這六字名號吧!」。

    全國百姓感動流淚,國王終於願意放下了,佛真的來到吐拉國了,夢想中的和平帝國終於出現,國家終於不用再戰爭了,百姓們高興的大聲唱頌六字洪名。此時,國王走出宮殿,他看見所有的百姓感動流淚,跟著百姓一同唱頌這句六字名號,國王第一次被受肯定,第一次感受到這種溫暖的感覺,此刻的國王終於知道,如何統治一個王國,唯有「同體」和「慈悲」。

    從今以後,吐拉國日日安平樂道,四處皆可得聞法音宣流,國王也將佛法與國政結合,推翻舊有的制度,制訂新制度,新制度中更多了一分慈悲,用慈悲來帶領整個王國,一切國泰民安,風調雨順。

    杰森與父親在完成任務後,也雙雙剃髮出家為僧,人的生命只在呼吸之間,我與父親把握餘生,用佛法繼續度化眾生,盼望能有更多其他國家之人,能像吐拉國的百姓一樣,因為信佛而從苦難中解脫,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杰森有幸參與蘇佛的法身超度,一個星球之中就有無盡的空間存在,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貫穿層層的空間,救起了無量無邊的眾靈。今日杰森去到與自己的有緣的星球上超度,這些星球上的居民,有許多是從吐拉國移民而去的居民,雖然大多數的百姓都真誠的念佛往生西方,但當時還是有百姓沒去到西方,他們有許多都移民到其他星球之中居住。

    今日,他們看見杰森這張熟悉的面孔,再次的想起這句六字名號,佛光一注照下,各各感動不已,大聲的一同唱頌佛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 法身超度

    尊者:第六百九十八位-長宣尊者(一千年前)

             同體同心,救世同行

        長宣尊者分享法身超度                                   

        2018/9/2 主筆:釋法菁

     

     

     

     

     

     

    長宣的父親每一日除了照顧母親之外,他的心思都投注在工作上。父親繼承家業,在城鎮裡經營一間布行,他是個老實人,一分一毫都不敢貪奪,因此父親所賣的布匹都是貨真價實,視貨的客人一看就知道父親是個老實的商人,他們欣賞父親的人品,大家一個介紹一個,布行的生意越做越大,每日上門的客人絡繹不絕,忙得不可開交。

    布行的生意興隆,讓家裡得以過著富裕的生活,母親身上所穿的衣服,都是世上絕無僅有的,即使是皇后的衣服布料,也沒有母親的好,因為那是父親用心為母親所挑選的,只要母親喜歡的布料,父親絕不對外販售,鎮上有多少婦女都羨慕著母親能有如此大的福報。然而,母親的身體一向虛弱,每一日都有丫鬟為她燉煮補藥,她必須經常躺在床上休養,才能有足夠的體力撐過每一天。有時,母親真的很想走到後院裡看看蝴蝶、花兒,還沒走到後院,母親已經倒在半路上,無法再繼續前進,家裡的僕人只好將母親背回房間裡休息,這一躺就得過一天的時間,才能有足夠的力量再坐起身來。

    父親知道母親的身子虛弱,為了不傷害母親的身體,他不想讓母親懷孕,希望母親好好照顧自己就好。然而,母親的心中是多麼殷切盼望著,能和父親有個自己的孩子,有時聽見外頭的孩子天真玩耍的聲音,母親都會流露出渴望的神情,多麼希望自己也能擁有一個孩子。母親清楚知道,自己的身體一旦懷有身孕,孩子也可能無法在母胎裡健康的成長,自己的體力也無法支撐,即使心中有多麼的盼望,還是告訴自己就放棄吧!這一生大概就是沒有生孩子的命,來世再說吧!

    母親一向親切和善,對待下屬更是慈悲為懷,因此能得身邊的僕人真心相待,他們無微不至的照顧母親,一心為母親著想,只要能讓母親身子好轉的方法,他們都願意嘗試,忠心耿耿的陪伴在母親身邊。一日,一位丫鬟興高采烈的回到家中,她跑進母親的房內,母親見她一臉喜悅的模樣便問這丫鬟「紅彩呀,今日發生了什麼好事,讓你這麼歡樂?」,紅彩為了鬥母親開心,她嬉鬧的說著「夫人您猜猜!」,母親怎麼也猜不到,這紅彩究竟遇上了什麼好事,讓她如此高興?紅彩迫不及待的從口袋中取出了一串佛珠,放在母親的手掌上,她告訴母親「這是紅彩今日到寺院裡為夫人求來的,聽說每日持著這念珠念『南無阿彌陀佛』名號,身體就能日漸好轉」。這佛珠在母親手上產生了溫熱感,母親看著佛珠,眼眶不自覺的泛出淚水,母親心中感恩佛的慈悲,感恩佛為母親的生命帶來一線曙光。從那日起,母親時時刻刻都持著念珠淨心念佛,她心無雜念的念佛,也不多想自己的身體如何,就是將佛號僅持在心中,以最誠敬之心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

    不到半年的時間,母親的身子已經好轉許多,現在她已經能夠走到後花園去賞花,即使回到房間裡,也不用躺上一整天,就能夠有足夠的體力繼續活動。母親心中對阿彌陀佛是無限的感恩,她佈施大筆的金錢到寺院裡,成為寺院中的大施主。母親的身子還無法親自到寺院一趟,但母親的名字早已眾所皆知,因其每個月佈施的都是一筆鉅款,寺院從古至今還未遇見有如此大心量之信眾,母親可說是第一人。

    母親把沒有生孩子的遺憾,深藏在自己的心底處。她跪於佛前,求佛相助,母親誠心的告訴佛「穆娘知道佛法對世人的重要,在穆娘的身上已清楚的見證,若能讓穆娘有個孩子,穆娘必定栽培這孩子為佛法奉獻一生,以報達佛恩」。母親將這心願告訴佛之後,心中似乎舒坦許多,將一切都交給佛,不管最後是否懷上孩子,母親都不多想了,心中深信佛的慈悲,必定為母親安排一切,母親心中常懷感恩之心。

    時間一過又是三個月,母親的身體進步得非常快速,體內彷彿有一股能量正在醞釀,每一天都讓母親身體的活力增加一點,很快的時間內,母親的身子越來越好,現在她已經能出門到外頭也不受影響。母親剛踏出家門,就立刻往佛寺的方向而去,多麼盼望能親自到寺院裡答謝佛恩,也希望自己能在寺院裡長期服務。母親見到寺院裡的師父,便和師父分享這些日子來念佛的心得,師父讚嘆母親的真誠「眾生有感,佛必有應,只要母親發心為佛法付出,積功累德,便可得佛菩薩來幫助你」。師父告訴母親,肚子裡的孩兒過去與您有緣,過去共同的志願便是度化眾生,如今當母親又再度的發起大願,因願力而生之力,得以讓腹中的孩子來出世你的孩兒。母親不敢相信師父口中所說的,自己已經懷有身孕了?她跪在佛前叩謝佛恩,再次許下諾言,今生必定會好好栽培這孩子,讓他也能像這些師父一樣,為佛法貢獻心力。

    長宣與生俱來的強大能量,在母胎裡迅速成長,不到十個月便急著滑出產道,一生出來就是白白胖胖的男娃,父母二人看得好歡喜,心中盼望已久的孩子終於抱在自己懷裡,到此刻母親都還無法相信這一切都是真實的。母親身體恢復後,便趕緊和父親抱著長宣到寺院裡見師父,雖然長宣還未進到寺院出家修行,師父已經為長宣取好了法名,這一生長宣注定要出家修行,完成母親的大願救度眾生。

    長宣從小接受佛法的教化,母親頻繁的帶著長宣進到寺院裡聽經聞法,長宣只要聽過一次,就能將這些經典烙印在腦海中,需要運用時,便可自然而然的運用而出。長宣身上與生俱來的能量,除了幫助長宣快速成長之外,母親更在長宣五歲時,意外的發現這能量具有療病的功效,只要病患靠近長宣,他身上的病痛就能立刻被緩解,若是病患願意真誠的信佛、念佛,他的疾病將可以痊癒。

    長宣醫病的能力,很快的便傳遍了整個村落,不到一日的時間,屋外已經大排長龍。每一日,長宣都必須先聚集所有的病患,先為他們解說一段經法,讓他們瞭解人生的真理,再開始為所有在場的病患醫病。有病患從小就患有眼疾,長宣坐在病患面前,請病患一同默念南無阿彌陀佛六字名號,心越誠者自然越能受益,長宣的雙眼看著病患的患處,這股柔和的能量自然的療癒他們的患處,病患的雙眼從原本的刺痛不適,漸漸得到舒緩,最後得見眼前一片光明,他們讚嘆此種不可思議的功效,對南無阿彌陀佛更是深信不疑。

    長宣在七歲時進到寺院裡修行,長宣明白自己今生度眾的使命,心中亦具有救世的悲心,很快的時間便剃髮出家,法名為長弘。長弘在寺院裡精進修行,長弘的能力很快的,便超越在寺院裡修行數年的師兄們,師兄們對長弘的能力讚嘆有加,小小的年紀就能有大師兄的風範和能力,確實令人讚嘆,長弘謙卑不敢當,更積極的為大眾服務,長弘不敢有任何一點傲慢之心,只知道每一日都在為眾生而努力,一旦長弘有自己,覺得自己厲害或能力好,阻斷眾生解脫之門的人就是長弘自己。

    長弘在師父用心的教導下,於二十歲時開始講經說法,幫助世人破除一切的煩惱與障礙,帶著世人清楚看見這個如夢幻泡影般的虛假人生,為世人破迷開悟。而長弘身上與生俱來的能量,也隨著長弘的修行而不斷增加,醫病的能力更勝以往。二十五歲時,長弘便離開寺院行遍各處為人說法和醫病,長弘也在這一世尋回自己的法身,運用法身在世間超度眾靈。

    承蒙蘇佛的慈悲與願力,我們一群人才能有此機緣,在此刻再度回到娑婆超度眾靈。蘇佛的法身在宇宙中所留下的每一足印,都代表著蘇佛帶著南無阿彌陀佛名號在宇宙中流傳,無一時刻是停止的,這些所有被超度過的星球,追隨著蘇佛救世之心,將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繼續廣傳各處,即使只是一顆小塵埃,這些星球眾靈也都為他介紹南無阿彌陀佛,讓這塵埃也能念佛得到往生西方的機會。

    正法需要所有人、所有眾靈一同努力護持,每一個人都有一分責任維護此正法,還有難以數盡的眾靈仍在苦海之中,他們都正等待著被救度的因緣,我們都可以是創造因緣的那一個人,期盼著所有人一同為佛法而努力,如同蘇佛找回自性法身,將虛空中所有眾靈視為一體,心無分別,悲憫一切眾生之苦,世界將會越來越美麗,現在就等待所有人發心救度,長弘也願意助一臂之力,只要為了眾生,長弘都會竭盡心力的一同參與,尋找所有有志一同的修行者加入,感恩慈悲,阿彌陀佛。

     

  • 未分類

    陳曉旭。妙真法師箴言

     

     

    【陳曉旭。妙真法師箴言】

                       
    陳曉旭/妙真法師:

    南無阿彌陀佛。我是妙真法師,俗家名為陳曉旭。大家可能不認識妙真法師,而認識大陸的陳曉旭。當時曉旭是一位家喻戶曉的演藝人員。曉旭把林黛玉演活了,演真了。因為曉旭骨子裡有著跟林黛玉一樣的性子,柔弱的外表,其實內心中帶著剛硬、倔降、不服輸的個性。使得曉旭平日有些隱藏未能顯現的性子,正好黛玉讓曉旭的那股勁給使了出來。是巧合、也是緣分巧妙的安排。而曲終人散,戲演完了之後,因為這個角色,使曉旭進入完全不同的人生。
        林黛玉打開曉旭的知名度,但是人生沒有永遠的高峰期,過後其他演藝角色,並不是那麼盡如人意,也使得許多人將曉旭定型,而沒邀約,使得曉旭漸漸退出演藝圈,自謀另一條生路:設計廣告。這之中,曉旭的感情亦是起起落落,結婚後才發現,不是我們兩個不好,而是我們為了讓對方有更好的生活眷侶,而選擇分離與祝福對方。讓自己忙碌的日子,想忘掉過往總總,希望給自己另一個開始,此時再婚,是因為彼此願意陪伴對方走下去生命的歲月。
        命運總是在不知不覺中給自己出了個大課題。曉旭身體體力愈來愈差,其實胸部的變化並不是沒有發現,只是曉旭不想改變自己美好的形象,而選擇忽視。等到真正發現確認是乳腺癌時,生命頓時掉入黑暗的深淵。曉旭拒絕任何治療,皈依佛門並剃度出家,以一位女尼的身份面對自己最後的人生,妙真法師便是當時及此時的法名。是的!曉旭短暫美麗又曇花一現的一生,到了末期,妙真法師接續接下來的生命。
        無力、難以進食、瘦弱、疼痛,發燒、無法入睡,這個肉體啃蝕著妙真的靈魂,最後肉體體力已用盡,無力再與時間拉拔,心跳呼吸漸漸加快,又漸漸緩慢了下來,妙真想到父母親,而且知道身邊有許多好友僧侶陪伴,想和他們道別,但口中無力出聲,吃力、半睜開的眼睛已漸漸模糊,直至閉上雙眼,而後終於一息不再,揮別離開了陪伴妙真一路成長的人間。
        接下來的情形,真的像是做一場惡夢,學佛之後知道六道輪迴的苦,到這裡,妙真已經嚐盡了病苦,真的很苦!原來以為病苦結束了,沒想到接下來的是另一場噩夢的開始。妙真其實生病的時候,魂魄已經進入地獄受審受刑,直至判刑定案,便是生命結束之時,中陰直接入地獄繼續受刑!唉!這一段往事不堪回顧,卻是一定得說:挖心地獄,當初為了進入演藝圈,百般使勁的用了一些方法,也傷害了當時同時期的成員,才能得到好角色。以為別人不知,到地獄後歷歷記載的一清二楚。
        地獄好苦!已經沒有身體了,不會死了,卻是痛到昏過去。再潑水醒了,再受一樣的苦。如此不停的重複再重複才能抵償自己所造的罪業。直到有一日,聽見有人呼喚:陳曉旭、陳曉旭,你在那裏?請出來!我都還來不及回應,就有一道金光把我帶到一處明亮香潔的地方,我現在在哪裡?原來是蘇居士的香光室,迷迷糊糊之中我醒了,被送入西方法性土,一段日子的懺悔念佛淨心,經由蘇居士超度,我被送上西方極樂世界!
        這是一段比演戲還戲劇性的變化。曉旭及妙真的肉體死了,但是靈性沒有死!曉旭及妙真的靈經由蘇居士相救,才能到西方極樂世界!妙真知道過世之後,恩師及許多好友、師兄弟們幫妙真助念超度,感謝你們!但是這樣並沒有扭轉妙真深重的罪業及受報,妙真的癌症是過去世傷害其他女眾生命的重報,而在此世受到報應。妙真的地獄受報是這一世在人間所造的罪業受報應。這些因果在妙真身上看的清楚。希望大家引以為戒!不要造罪惡的事,會有苦受報應的!其實人們一直一直就在這樣的輪迴漩渦中受苦。如今妙真蒙蘇居士的救命之恩,得以在此處說出這段往事。
        蘇居士真的是救輪迴受苦生靈的佛菩薩,所以大家尊稱蘇居士為蘇佛。蘇居士當之無愧!除了佛菩薩的功夫德行,如何能將地獄眾生救起,再懺悔聽經念佛,送往西方極樂世界!
    如今香光大佛寺要興建彌陀村,蘇佛真的可以幫忙大家,可以送大家到西方,只要你願意相信阿彌陀佛,願意相信蘇佛。便可以得救!念佛人的最終夢想,往生極樂,香光大佛寺可以圓滿你的夢想。曉旭.妙真在此祝福大家,同生極樂!南無阿彌陀佛。

     於二○一八年九月二日由主筆釋海澤訪問於西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