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尊者,  法身超度

阿甘尊者《救世大柱》

訪問第六百零七位尊者-阿甘(一千三百年前)

 

二O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

訪問主筆:釋法菁

我的性情瘋瘋癲癲的,一副不正經的模樣,總是讓大人擔心,最常聽見他們說:這孩子怎麼就是長不大。母親用棍子鞭打我,嘴裡不停地說著:「不聽話的孩子,不聽話的孩子!」我痛得大聲哭泣,但痛感一下子就過了,不一會兒又開始嘻嘻哈哈的玩了起來。

我的家裡開設賭場,每一位來到家中開賭桌的賭客都必須繳交一筆費用,所以父母不用工作就可以賺錢,家裡過著非常富裕的生活。

父親也是賭桌上的其中一位賭將,他賭博的能力可說是一流的,每天都可以見到父親坐在賭桌前激烈的玩著,母親則是負責為大家準備茶水、糕點,整個家每天都是熱熱鬧鬧的,直到三更半夜都是如此。

我十歲時,父親帶著我坐上賭桌,說要教我怎麼賺大錢。我抬頭看著眼前這些正瘋迷於賭博的大伯們,每一個人的眼睛都和正常人不一樣,他們的眼裡就是只有錢、賭博、錢、賭博,看著他們連吃飯都是隨便的餬上幾口,又迅速的回到賭桌前繼續賭,包括我的父親也是如此。

其實我一點都不想跟他們一樣,所以當父親要教我賭博時,我立刻又表現出一副不正經的模樣,甚至玩弄起桌上的賭器,一個不小心就打破隔壁這位老先生的杯子,他立刻怒髮衝冠,因為打破杯子對他們而言是一個非常壞的預兆,父親趕緊圓場,生氣的怒斥我:「不想學就趕快走!」我才趕緊從椅子上跳下,快樂的奔向外頭,又開始尋找自己的天地。

母親沒有時間照顧我,她每天忙著招呼這些賭客就忙得不可開交,也不懂得如何照顧孩子,只好塞零用錢給我,跟我說:「帶這些錢去外面買自己喜歡吃的東西。」其實這些錢我一毛也沒花,帶在身上更是笨重,有一次看到有人在募款,就將錢全都捐出去,比起那些受災害的鎮民,他們比我更需要這些錢。

一天,我無聊的走在街上,一位大和尚從遠方走來,目不轉睛的看著這位走路穩重又有威儀的和尚,心想著在街上打混這麼久以來,從來沒見過這麼不一樣的人,頭上還微微綻放光芒,我好奇的問這位和尚:「你是誰呀?為什麼你走路可以那麼專注呢?」和尚親切的回答我:「我正在念佛幫助眾生。」聽到和尚這麼說,我立刻眼睛一亮,問:「為什麼這樣走過去就可以幫助眾生?」和尚教我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我從來沒有聽過這句佛號,不禁又好奇的問:「如何使用這句佛號呢?」和尚教導我:「無時無刻,隨時隨地,都能念這句佛號來度化眾生。只要念這句佛號的人,都可以因此而解脫一切苦。」我讚歎這句佛號如此厲害,只要誠心的念,就可以幫助自己,也能幫助別人。

和尚教我念佛後,又繼續往前度化眾生,看著眼前這位和尚如此莊重威儀,心中十分仰慕欽佩,於是偷偷跟隨在和尚後方,學著和尚念佛,也學和尚走路的模樣。

和尚知曉我在後頭跟著,他並沒有因此而停下腳步,依然持續念佛,往前度化眾生。到了寺院,和尚停下腳步,轉身對著我問:「小菩薩,你想學佛嗎?」我被和尚突然轉身的動作給驚嚇到,頓時楞了一下,急忙回答:「我要學佛!」

和尚帶著我進到寺院裡,這間寺院雖然老舊了些,依然不失莊嚴清淨,我趕緊放輕自己的腳步,怕打擾寺院裡的寧靜。

和尚帶著我來到大殿,先教我禮佛。我看著前方的佛菩薩正對著我微笑,趕緊對旁邊的和尚說:「你看,佛正在笑呢!」和尚微笑的告訴我:「是啊!佛歡迎小菩薩來到此地。」我開心的繼續禮佛,心中不斷默念著「南無阿彌陀佛」,每走一步路,心裡也同樣念著「南無阿彌陀佛」,這是和尚剛剛教導我的,我立刻學會。

我看著寺院裡的每一位修行人,他們的身上都有一股定力,看著他們每一個動作都是四平八穩的,彼此不需要說話溝通,就能知曉對方需要些什麼。

寺院裡的環境和外頭的吵雜生活截然不同,我好喜歡這裡的清淨,心中頓時產生一股安定之感。

我回到家中告訴父母,想要搬到寺院修行的決定,父母一聽,心裡好歡喜,終於有人能幫忙照顧我,不用再擔心我。

到了寺院,只要有講經的時候,我都會主動參加。我稱和尚為師父,師父為世人解說經法,我的身邊坐的都是一些上了年紀的人家,只有我一人最年輕,專注的聽著師父講經。起初有些坐不住,漸漸的開始聽出經典中的法味,尤其師父為世人開解人生之苦,以及為何要度化眾生,為何要學佛,為何要追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我漸漸的愈來愈明白佛法,愈來愈知道學佛的意義,以及救度眾生的重要。

我終於明白,為何每天在街上閒晃,眼前所看見的每一個人,心中都充滿著憂愁。有些人用裝扮來掩飾自己,有些人用忙碌的工作來壓制心中的悲苦,每一個人似乎都過得不快樂,原來就是因為每一個人的靈性都在受苦,身體裡都有一個受盡輪迴之苦的靈存在。這條靈累劫累世都不斷的受苦著,至今還依然在六道之中,有些人懂得清醒念佛,求生西方;有些人還在迷茫之中,尋找人生的方向;有些人則是依然沈迷在世間的虛幻裡,貪求世間不該佔有的東西,就像家裡這些賭客一樣,他們貪奪財富,一心想要得到大筆的金錢,不曉得正在玩弄自己的生命。

師父也為我安排工作,讓我從掃地開始做起。在家裡我從來沒有拿過掃把,頓時不知該如何做起,觀察著一旁的師兄,模仿起他們拿著掃把的動作,掃著掃著,我突然發覺,這怎麼會是髒污,我見這地板一點也不髒,髒的是人心。我撿起地上的一片落葉,心想著,這落葉自然的落下,本就是一種自然,是人類的雙眼看不慣,才將他們全都掃除。

我放下掃把,告訴師父我不掃了,一旁的師兄為我捏了一把冷汗。然而,師父不但沒有責備我,更讚歎我:「很好,明天就換到大寮工作。」

大寮內是一批剛被換進來的師兄們,他們全都手忙腳亂,我走到水桶邊,立刻拿起清潔器具,開始刷洗鍋子,師兄們疑惑的問我:「為何在此時刷鍋子?飯菜都快燒不出來了。」我告訴師兄:「這鍋中、鍋底沾黏了滿滿的油垢,不將它清洗乾淨,燒菜的速度永遠快不了。」我學起師父教導的,做任何事都要念佛,果真不一會兒功夫,鍋子就被我刷掉大半的油垢,燒菜的速度瞬間加速,不禁令一旁的師兄十分讚歎,我心中慶幸著這一點事我剛好做過。

我認真的跟隨著每一位師兄學習,從服務做起,從工作中得到悟處。每做一樣工作,心裡都在念著佛,原本看似困難的工作,只要有佛號在心中,就能不慌不亂,即使沒有做過的事,也能自然的理出頭緒,快速的學會如何操作,這正是和尚要教導給我學習的「一心不亂」。

三年的時間,我都在大寮裡工作,悟處甚多。當我開始坐在講堂內聽法,一句一句的經典,都變得如此清楚明白,以前聽不懂的,現在都能從經典中悟開。我並不執著於經典中的一字一句,而是著重在經典所教導的精神,師父說一,我立刻能舉一反三,並且自然的運用到日常修行中。

數年後,我下定決心出家救度眾生。我的生活就是經典,經典就是生活,用最簡單的教理教化眾生,讓佛法入進入每一位眾生的生活中,讓生活處處都是修行,讓修行就在生活中。

一次,我在某個村落裡巧遇自己的父母,得知家中所有的財產都輸光了,他們落魄得四處流浪。父母看我莊嚴的法相,羞愧得不敢與我相認,我為父母介紹佛法,教導父母念佛求生西方,將彌陀聖號送給父母,希望他們的餘生,都在這句佛號中度過,懺悔過去所造的種種罪業,積極的在佛法上努力,也盡自己的力量幫助眾生。

 

**蘇佛(蘇師姐)法身超度

蘇佛的法身在宇宙間快速的移動,我除了讚歎之外,還是讚歎。為了追隨蘇佛的腳步,積極的跟著蘇佛學習,看著蘇佛在宇宙之中,大勇無懼的往前不斷超度,不管前方來的是何方星球,是善或惡,都同樣救度。

許多從宇宙中被救起的靈,過去都是佛法中的高僧,他們終於又再次回歸彌陀行列,加入救世團隊,發起大願,一同跟隨蘇佛度化眾生。之後的日子,每一日都跟隨在蘇佛後方一同超度眾靈。

現在救世的團隊愈來愈龐大,未來救起的眾靈將會愈來愈多,這一切都是蘇佛的大心大願。

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