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尊者,  法身超度

秦泰和尊者《「佛」字,佛緣》

 

訪問第七百八十一位尊者-秦泰和 (一千九百八十年前)

 

二O一八年八月二十一日

訪問主筆:釋法菁

我出生在一個窮困的家庭,父親和母親身上都有殘缺,父親少了一隻手臂,母親天生就是個喑啞。平時是由父親賺錢回家養活一家,但父親工作不好找,總是做了一陣子就得休息,再找下一份工作。因為不是每個老闆都會請缺少一隻手臂的員工。

家裡雖然沒錢讓我讀書,但父親能教我認字。父親說:「我雖然也沒讀過書,但曾經有一位好心人教過我認識字,所以我能將所學會的字,全都教給你。」

我們沒錢買筆和紙,就直接寫在庭院的沙地上,一筆一劃慢慢地學,一字一字的累積,也學了不少單字。

在父親教我的這些字裡頭,我對其中一個字特別有感覺,那個字就是「佛」字。當時父親一寫出這個字時,他還沒告訴我這是什麼字,我便問父親:「怎麼這個字會發亮?」父親一臉疑惑的看著我。我又說一次:「這個字會發亮。」父親這次聽得清楚,他笑了出來。對母親說:「這個孩子可能跟佛有緣。」

我問父親:「什麼是佛?」父親也回答不出來,因為這個村落裡從來沒有佛法傳入,所以父親對佛並不了解,他只告訴我:「佛是一個遙遠的、神聖的、令人敬仰的偶像,但不曉得究竟是什麼。」父親無法清楚的解釋這個「佛」字,但這個「佛」字又是如此真實的散發出光芒,不禁令我燃起了對佛的好奇,決定將來有機會,一定要去尋找佛。

十多歲時,我打算出門去問問哪裡有人認識佛,卻被父親給阻止,因為父親覺得我長大了,應該將時間用來工作賺錢養家,不是去尋找一個不認識的佛。

剛好父親換了一份耕田的工作,希望我能一起幫忙種田。父親說這個地主是好心人,或許將來我們能向他租一小塊田地,自己耕作、種菜,再拿到市場去賣,生活能夠自給自足。

從此我跟著父親一同種田,我們的生活愈來愈穩定。幾年的省吃儉用,讓我們存了一筆錢,可以向這位好心的地主租一塊小田地耕種。地主不僅用很低的租金讓我們承租,還告訴我們,如果付不出田租,也可以等有錢再還。我和父親心中滿懷感恩,心中相當感謝這位地主對我們的幫助和照顧。

承租這塊田地後,我和父親便開始耕作,收成時,便將自己種的菜帶到市場裡去販賣。

我們村落裡有個市場,大家都會在這裡做買賣。剛好有個賣菜的老翁,將攤位轉讓給我們。我們賺的錢並不算多,但要維持家計不成問題。

這天,我賣的菜裡出現一條蟲,從來沒見過這麼肥的蟲,剛好就在一名女客人手中的那把菜上。她嚇得大聲尖叫,我趕快一手抓起這條肥蟲,正想把牠往地上扔,牠竟然叫了一聲。我以為是女客人發出的叫聲,瞥了她一眼,女客人對我露出茫然的眼神。我又準備將肥蟲往地上扔,這次我聽得很清楚,是手中的這條肥蟲在叫。我問女客人:「你有聽到這條蟲在叫嗎?」女客人滿臉疑惑的搖搖頭。我聽得很清楚,剛剛真的是這條肥蟲在叫,所以不敢再將牠往地上扔。

此時一位光頭男子走過,他告訴我:「這條蟲也是一尊佛。」我瞪大眼睛的說出:「佛?」這是我第一次在村子裡聽見有人說出這個「佛」字,但怎麼佛就是這條蟲,我疑惑的問眼前這位光頭男子:「為什麼你說這條蟲就是佛?」光頭男子告訴我:「萬物皆有靈性和佛性,每一條靈原本就是佛,只是隨著個人業力而輪迴。」

我聽不太懂這位光頭男子在說什麼,看著他為這條蟲念「南無阿彌陀佛」,還說了一串我聽不懂的話,接著他便告訴我:「我已經為這條蟲皈依了,他能脫去蟲身,不用再當蟲了。」我全聽傻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這位光頭男子只是念了幾句話,這條蟲就可以不用再當蟲?牠不當蟲,還能當什麼?換誰要來當蟲?我心中好多疑惑,全都想問這位光頭男子,但他看起來準備要走了。我想了想,顧不了攤子了,直接往光頭男子離開的方向跑去,想解開我心中所有的疑惑,也想認識佛。

我跟在光頭男子的後方,他一直往前走,我也跟著他往前走,走了好長一段路,進到一座深山裡,我知道這座山,但從來沒有進來過,沒想到這裡頭也有人住。

光頭男子走進一間簡陋的屋子裡,屋子不算小,也不算大,我跟著走了進去,看見裡頭有好幾位同樣光頭的男子,還看到了一尊好大的雕像,我靜靜地站在雕像面前,感覺到祂正在發光,其中一位光頭男子走過來告訴我:「這尊就是阿彌陀佛。」

自從我知道這裡有佛之後,便經常在賣完菜後來到這裡,漸漸的我才知道,原來這些光頭男子全都是僧人,他們都在這座寺院裡修行。

聽了一座又一座的講經後,我對佛法的認識愈來愈多。有一次師父告訴我:「你也是佛,別忘了找回自己心中的佛性。」我疑惑地問:「如何找回心中的佛性?」師父只回答了一句:「慈悲」。我依然疑惑地問:「如何慈悲?」師父回答:「將萬物視為與你同體,幫助他們認識佛,解脫六道輪迴,這就是真正的大慈大悲。」

漸漸的,我也學會用慈悲之心,來對待每一名顧客、每一個物品、每一根菜、每一條蟲,及所有萬物,因為他們都是靈性去投生的,都是一尊值得尊敬的佛。現在我也懂得關懷每一名上門買菜的顧客,為他們介紹佛法,介紹西方極樂世界,教導他們念佛求生西方。

一天,我看見了一本因果故事,當我閱讀完後,才終於瞭解為什麼父母今生都帶有殘缺?原來這一切都有因果關係。過去世造的因,今生才會受此果報。要念佛、學佛及改心,幫助眾生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我心中發起了大願,想幫助眾生解脫離苦,救起每一條輪迴中的靈魂。

在我的轉變下,父母漸漸也對佛法產生興趣,他們跟著我到寺院裡聽經,最後答應讓我進到寺院裡修行。數年後,我出家為僧,日日講經說法,度化眾生。一條蟲開啟我心中的佛性,盼望著每個人都能學習慈悲,找回自性,精進念佛,求生西方。

 

**蘇佛(蘇師姐)法身超度

眾生無知傷害蘇佛之身,蘇佛慈悲代眾生苦,忍著腳上的傷痛,繼續超度萬靈。蘇佛的法身並不因腳傷而有影響,依然自在地進入宇宙中跳躍、翻轉,快速的移動和前進。

今日蘇佛依然快速的超度宇宙中的眾靈,佛號聲聲感動著宇宙中的每一條靈魂,他們帶著滿滿的感恩,隨著佛光而去。一心求解脫者,很快的就隨著佛光接引至西方。蒙受蘇佛的慈悲超度,每一日都是大喜之日,每一日都有眾靈前往西方極樂世界,解脫一切苦,求生極樂,感恩我佛大慈大悲。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