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尊者,  法身超度

塗勇尊者《找到回家的路》

 

訪問第六百五十位尊者-塗勇(一千四百年前)

二O一八年八月二十日

訪問主筆:釋法菁

五歲時,我失去母親,這個家只剩下我與父親二人。我當時不懂,為何父親沒有為母親流下一滴淚水,草草將母親安葬後,又開始忙著自己的事業。

一天,我獨自走在大街上,當我走到一間客棧門口時,看見父親匆匆忙忙的跑進裡頭,心中疑惑著父親來這裡做什麼?我好奇的將頭往內一探,看見一大群人正圍坐在一起,他們玩得正激烈。

此時站身旁的兩名婦女在我耳邊交談著:「這群男人成天不做事,就聚集在這裡賭博,全都是沒有用的男人。」我驚訝的看著父親玩得正激動的身影,才知道,原來父親整日不見蹤影,就是在這裡賭博。

我垂頭喪氣的離開客棧,心中百感交集。這些年來母親從來沒有告訴過我父親賭博的事,也不曾在我面前埋怨過父親。現在回頭想想,難怪家裡的變化那麼大,原本還有大房子,後來變成住小房子;原本還能住在城市裡,後來得搬回鄉下老家;原本能穿著上等貨的衣服,後來只能穿著廉價的衣服,原來家裡的錢,全都是被父親給賭光,才會過得愈來愈窮困,我頓時不知該如何面對這一切。

父親好賭成性,每一日都往賭場去,家裡大部分時間,就只有我一個人。

我每天都跑到附近的寺院裡,獨自跪在佛前哭泣。母親還在世時,經常帶著我來到這間寺院,那時就經常看著母親跪在佛前流淚,對著佛說話,但我不懂,不知道為什麼母親要這麼做,現在我才終於明白,原來母親的心這麼苦。

母親走了,我的心中總是陷入憂愁走不出來。每當我心情低落時,就會走到寺院裡,看著眼前佛的慈顏,靜靜的念著佛,才能讓難受的心慢慢恢復平靜。

一日,寺院裡的師父主動走過來,對我說:「放下,什麼都是空。」我不懂師父說些什麼,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師父沒有再多說,要我跟著他走。

我跟著師父來到寺院後方的這座山,看見好多小男孩正在認真的砍柴,每個頭上都包著一條白巾,全身滿身大汗。他們雖然手上做著粗活,身上流著汗水,但是他們的臉上全都帶著笑容,好像做得非常歡喜一樣。

師父告訴我,他們都是被送到此地來的孤兒。這些孩子有些一出生就沒有父母;有些是和父母相處幾年後,突然被父母遺棄;有些則是遭遇父母生病死亡而無人照顧。剛來到寺院裡的孤兒,每個臉上都帶著愁苦與悲傷,經過幾年的時間,現在看看他們,做得多麼愉快,那是因為他們選擇放下。

沒有人可以要求自己的父母長什麼樣子,也無法強求永遠都有父母陪在身邊照顧,但是每個人可以選擇快樂的成長,選擇做一個有用、有力的人來幫助眾生,擁有堅強、堅韌之心,活出自己的新世界。

現在這些孩子唯一的心願就是幫助眾生,因為他們經過聽經及自身遭遇後,懂得人生的苦。

我明白師父所說的話,原來這世間不是只有我一個人遭遇這些事情,有這麼多的孩子都和我一樣,甚至還有更多比我更苦。看著這些孩子這麼認真努力的工作,他們都懷有一顆想幫助別人的善心,所以他們過得很快樂。回想起母親曾經告訴過我的話:這一生要做個有用的人,如果活著只為自己,這樣的人生絕對得不到真正的快樂。

回到家中,等到了半夜才等到醉醺醺的父親回到家中,我告訴父親自己想要到寺院裡修行的心願,原本以為父親會問我很多問題,還可能會阻止我,沒想到父親一口就答應。

我的生命是父母親給的,絕對不會辜負他們的養育之恩。現在我報答父母的最好方式,就是用這個父母給我的身體來助人,幫助更多的人從絕望中走出。

告別父親後,來到寺院裡,我跟隨著這群年紀相仿的孩子一同工作、生活,每一天都過得好歡喜。師父日日說法給我們聽,我們因為聽經而懂得放下,更知道佛法是可以幫助眾生解脫離苦的唯一妙法,因此發願這一生要用佛法來救度眾生,幫助眾生出離輪迴。

 

**蘇佛(蘇師姐)法身超度

蘇佛的法身在宇宙間超度,慈悲不捨任何一位眾生被落下,因而超度得極其微細,讓更多的星球有機會蒙受佛光注照,有佛號注入,並能聞到佛法,即使還沒有因緣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也能為他們種下金剛種子,等待下一次再次來到時,得以開花結果。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