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尊者,  法身超度

劉旭明尊者《見光明》

訪問第七百九十位尊者-劉旭明(釋光禪)(九百五十年前)

見光明

二O一八年八月十八日
訪問主筆:釋法菁

我的名字「旭明」是外祖父取的,希望我能像旭日一樣,照亮每一個人。

六歲大的我非常頑皮,家裡沒有一樣物品不是我的玩物,我總是能將家裡弄得亂七八糟,母親在後頭大聲斥吼。這樣的生活讓母親再也忍受不了,無可奈何之下,便決定將我交給外祖父來調教。

我的外祖父是一位有修養之人,他虔誠的信仰佛法,每一日都在佛前精進念佛,對於世間的一切,他看得十分淡然,世人所在乎的一切,他一點感覺也沒有,好比最令人難以放下的財富,對外祖父而言一點都不重要,幾乎布施空空,只留下一點糊口的生活費用。

我這些頑皮的行為,在外人看來就是一個愛玩的孩子;但外祖父眼裡,我是一顆明珠。外祖父一眼就看見,我這些頑皮的行為,都是刻意表現出來的,只為了分散母親的注意力;因為父親在我四歲時意外身亡,母親每天都在憂愁與悲苦之中,不論來勸她,都無法從陰霾中走出。

我每日看著母親對著天空發呆,只有在我刻意發出巨大聲響時,母親才會有些反應,否則母親都是活在自己的空間裡。於是我開始用盡各種辦法,發出各種奇怪的聲音來轉移母親的注意力。或是拿起貴重的東西,在家裡四處奔跑,母親在後頭努力的追著,兩人就像玩追逐遊戲一樣,將家裡弄得亂七八糟。每一日都有不同的戲碼上演,這時的母親早已經忙得忘記思念父親。

母親將我交給外祖父,自己也跟著住了下來。以前母親從來不信佛,此時她才知道佛法是個珍寶,能帶給她一股安定的力量。母親帶著我,每日跟隨著外祖父學習佛法,從佛法中找到人生的新方向。

外祖父心中一直有個心願,除了布施財富之外,他也希望我能承傳佛法,為迷惑在黑暗中的世人,點亮一盞明燈。母親非常贊成外祖父的決定,因為母親也是從黑暗中走出來的人,是佛法拯救了母親。然而這世界上有多少人都和母親一樣,他們可能都還沒有機會找到人生的出口,一生永遠在黑暗中度過。

母親決定發心要救起這些在苦海中的人們。我們三人每日都在佛前精進用功,一分一秒都是為了幫助眾生,外祖父每天帶著我們到市場中、貧民窟中,也去了富貴人家的聚會、繁華的商城、墳墓聚集地,只為了看清楚人間的虛幻,看盡人世間的苦。

世間人的煩惱與憂愁特別多,他們不懂得看淡世間的一切,還緊緊的抓住自己的兒女,抓住身邊的財富,抓住夢幻的情感,所抓住的都是這些帶不走的東西。他們不懂得抓住佛法,因為他們不曉得佛法的好,更不曉得臨終之時只有無盡的黑暗。

祖父與母親將我送進寺院裡修行,他們則是到處為人介紹佛法,希望能幫助人知道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進到寺院裡不久後,我便發心出家,將來要用僧人的莊嚴法相,來度化更多的眾生。十五年的修行日子,從來都沒有忘記自己出家的初衷,每日都是為了幫助眾生而精進,即使過程中有許多修行上的挫折與難關,我還是用堅定的度眾之心,突破這些種種的考驗。當自己的個性習氣湧上來時,便想起還有多少眾生在等待,不能因為自己的自私,而耽誤救度眾生的機會。

我的個性之中,與生俱來就帶有一點傲氣。這十五年的修行日子裡,不斷學習降服自己的傲氣。用服務大眾的心,來服務寺院裡的每一個人,別人不想做的工作,我一點一點的努力將它完成。所有好的東西,不管輩份大小,必定先禮讓給別人。

這十五年是修行,也是服務,修行永遠不離服務,我將自己的傲氣從服務中降到最低,即使別人將一桶髒水潑在我身上,我也可以做到發自內心的感謝,因為他讓我看見自己修行的不足。

這十五年的修行,我終於發現沒有自己是多麼輕鬆自在。不會因為別人一個不友善的臉色而起煩惱心;也不會因為別人一個讚美而起歡喜心;不會因為看見別人的好,而起比較、嫉妒之心;更不會去計較、得失我所擁有的一切,我的修行就是「無我」。

我修行的目標在於救世,只要是朝著救世目標前進的道路,我都會奮力的向前,若是背著救世方向的岔路,我絕對不會輕易的踏上。在有限的生命之中,不浪費任何一點時光在帶不走的事物上,斷除一切的妄想、妄念,真實的行走在前往西方的道路上。

 

**蘇佛(蘇師姐)法身超度

蘇佛在宇宙中大力的超度,曾經有宇宙中的惡勢力想要阻止蘇佛超度,他們擁有強大的暗黑力量,能號召所有與他們相同負面能量的靈,想要干擾蘇佛超度。但他們沒有想到,蘇佛的身旁有著無邊無際的護法保護著,因而無法對蘇佛造成影響。

感恩蘇佛大慈大悲,為救度眾生而努力,盼望能有更多人學習,一同發心發願。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