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身超度

    馬雲【身體概況】

    每日的法身超度,參予救世行列
    救世分享過程,找回自我

    馬雲【身體概況】

     

        身體的沉重與負荷,馬雲總是默默地忍著,人前光采亮麗,口沫橫飛,神采奕奕,人後身體的不適,才是長久陪伴自己的感覺。今天不一樣,身體變得輕盈許多,這樣的感覺遺失已有許久的時間了。

    身體的輕鬆讓自己頭腦也清明許多。馬雲走到桌前,拿起紙筆開始塗鴉,哎呀--,不知不覺地畫起佛寺的草圖,馬雲並非學習建築之人,美術也算普通,意識中似乎有個殘餘印象的佛寺於腦海之中,於是畫了起來,一筆一筆慢慢勾勒出佛寺主殿的線稿,主殿上方描繪出一支大大的旗桿,馬雲自然而然地寫上「淨土宗本部」,如同開車的反射動作,絲毫不需要多加考慮。

    接著馬雲的肉身拿起桌上秘書準備的咖啡,開始一手端著咖啡,一邊開始習慣性的思考,這是什麼?為什麼會畫出這樣一張手稿。走回桌前,看著畫稿,馬雲暫時將其拿到一旁,開始忙碌的一天。

    馬雲相信師兄明早再加把勁,會讓自己的肉身有更進一步的消息與行動。

    馬雲的意識雖急,但卻無法化為行動。至少今日有些許的行動力。馬雲加油!

    於二○一八年九月一日由主筆海品訪問

     

  • 訪問尊者,  法身超度

    再續佛緣

    訪問第九百五十位尊者-桐生(五千四百年前)

    再續佛緣

    二O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

    太陽剛升起之時,日光與月光同時照射在一顆乾淨潔白的白石上,清晨的露水亦同時滴落,一道極強大的佛光照射下,桐生從白石中分化而出。

    桐生從白石中分化出後,已經是一個五歲大的男孩,桐生四處觀察著此地的環境。

    這是個純樸、寧靜、沒有任何紛擾的地方,存在地球上的一個空間層次,所有的人都過著最儉樸的生活。先以飲食來說,人們喝的是天降下來的雨水,短時間消逝的露水,或者清澈的溪水,乾淨見底的河水,冰涼純淨的山泉水,除了海水之外,任何的水都能直接被飲用,並且都具有神奇的療效,自然能帶給人們身心舒爽、暢快的感受。這是水所帶來的能量,當水進到人體之內,平衡了身體內的複雜磁場,帶來穩定、正向的能量場,自然讓身體產生良好的反應和感受,即使有疾病的人們,在喝下這些水後,都能在數日之內快速得到療效,恢復原本健康的身體。

    除了飲水之外,若談及可以果腹的食物,此地的人們不以狩獵來獲取食物,因為人們明白,小至螞蟻,大至熊類、鹿類等動物,都是具有靈性的生物,人們以採集野草、野花、幼苗等植物,來作為飲食的主要食材,此時亦有所謂的菇類,此時的菇長得相當巨大,若以現今社會的物品來作為比喻,此時的菇有棒球般的大小,也有像籃球一樣的大小。有趣的是,此時的菇又可分為一般食材的菇、具有醫療作用的菇,和帶有靈性在裡頭的菇,除了一般食材的菇較顯見之外,其他的菇類都生長在靈氣較高之處,若非必要之時,人們不會輕易的踏入這些地方,避免打擾靈氣的滋養。

    若就衣著來說,此時此地的人們,以乾草來編織衣物,他們簡單的編織出女性的上衣,和一條圍住下體的裙子,沒有任何的裝飾,沒有美醜的分別,單純用於遮蔽身體之器官。男性坦露胸膛,下體亦同女性用裙子來遮蔽重要部位。

    談及此時此地的人們所居住之處所,以居住於山洞為主要,再以石頭為桌椅,以地面為床。人們沒有任何的交通工具,完全以徒步的方式,抵達所要去的任何處所,腳底自然發展成有利於長途行走的形狀,即使走上一天的時間,也不覺得疲勞。

    整個大環境無時無刻都保持在寂靜的狀態,人與人之間不多交談,也沒有文字的發展,但可以音聲、圖像、動作和器具來作為溝通的方式。此地也沒有金錢,沒有交易的代幣或物品,所有東西都能與彼此共享,只要對方需要,都能相互贈送,天地萬物自然生成之物,也都屬所有人共有。當有兩個人同時需要一樣東西之時,彼此都會選擇相互禮讓,最後以最需要之人取走物品,另一位即使沒有拿到東西,也必定以喜悅之心禮讓給對方。

    人心純淨善良,沒有任何的染濁,身體自然的壽命在五十至七十歲之間。桐生在當時並沒有任何的親人,唯獨自己一個人生活在當時的環境中,桐生每一日都能見到佛就在眼前,但是此地的人們還不認識佛,也沒有任何的善法在此地宣流,桐生還只是個五歲的孩童,正想著如何讓人們能知曉佛的存在。

    當時的環境雖然大致已生成,但偶爾還是會有地殼變動的時候,每一次的地殼變動都會帶來強大的震動,雖然人們居住在安全的處所,但人們和動物總是會害怕、畏懼這種巨大的震動,動物們在震動來臨前,快速的奔跑回自己的巢穴中,人們便知曉大地又即將產生大震動,有些人還來不及奔跑,就在半途中遇上大震動。這一日,桐生來到一個空曠的曠野上,這裡正聚集著一大群的人們,所有人平躺在地面上,自在的享受日光的照射,動物毫不畏懼人類,他們知曉這裡的人們愛護一切動物,他們與動物和平相處,動物自然沒有任何畏懼之感,自在的出沒在人類的身旁,自在的與人類共存。人與動物都在大地上享樂,靈敏的動物頓時收到地殼震動的訊息,有的動物張開耳朵,有的動物睜大雙眼,有的動物用鼻子聞著地面,他們知曉震動要開始了,有動物發出長鳴聲,人們知覺是動物在對他們發出訊號,人心又開始騷動,大家四處逃竄,欲逃離至安全的處所。桐生在此時從人群中站出,對著所有人大喊一長聲,頓時所有人轉頭看著桐生,桐生示意要所有人坐回原處,他們不曉得桐生究竟要做些什麼,開始有人移動身體回到原本的位置上,一個人、二個人,漸漸的所有人都坐回原處,他們露出疑惑的神情,眼睛張得大大的看著桐生。桐生舉出自己的雙手,要所有人跟著做這個動作,然後將手放在自己的心上,再閉上雙眼,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有佛心,這裡的人們心地純善,每一個人身上都帶有純淨的能量,當所有人將心恢復原本最寂靜的狀態時,天地之間自然產生出一股巨大的正能量,整個空間大放光明,原本即將來襲的大震動,也被這股正能量給降伏。大家慢慢的睜開雙眼,眼前一片明亮,這是人們從未有過的經驗,桐生再做出動作告訴所有人,隨時隨地佛都在我們的心中,佛是一片光明,佛能帶給人們安定祥和,心與佛相應,自然能感受到佛的存在。有許多在山林間修行之人,在桐生的帶領下,他們真的看見佛就在眼前,這是他們第一次見到佛,原來佛真的存在。

    桐生知曉西方極樂世界,也知曉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但此地的人們從來都沒有人聽聞過,桐生希望將這句佛號和西方的殊勝告訴此地的人們,讓他們也能在臨終之時,回到西方極樂世界。桐生在這次的表現中,已獲得所有人的肯定,他們知曉桐生雖然只是個五歲的孩童,卻擁有與別人不同的能力,能幫助人們化解一切災難,他們深信桐生具有不可思議的超能力。

    桐生召集所有的人們聚會一處,人與人之間以簡單的方式交談,桐生順應著人們的交談方式,讓人們知道今日聚會的目的,桐生要對大家宣傳善法。桐生用各種的圖像、動作來為各位介紹西方極樂世界,那是一個美麗的國度,桐生手指比向遙遠的天際,人們心靈相會自然能懂桐生所要表達的意思,一次、二次、三次的介紹,人們越來越懂得桐生所描述的世界,他們知道那是個遙遠的國度,那個世界相當美好,只要去到那裡的人都會變得非常快樂,沒有哀愁,沒有悲傷,永永遠遠都在常樂之中,那裡有吃不完的食物,只要一個念頭,就有食物出現在眼前,一個剎那間食物又可以消失不見,想做的任何事都能隨著意念而生,所有的願望都能被實現,好一個令人讚嘆的地方!當人們聽懂、看懂桐生所介紹的西方極樂世界,所有人們心生喜悅之心,盼望著自己都能在壽終正寢之時,去到那個美麗的地方。接著便有人做出動作,好奇的問道「究竟該如何去到那個地方?」,桐生為大家介紹南無阿彌陀佛,西方極樂世界的教主,代表著無量光,無量壽,無量的慈悲,無量的智慧與德能,只要一心稱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就能蒙受阿彌陀佛的接引,去到那個令人讚嘆的西方極樂世界。桐生用著他們所熟悉的音聲,教導所有人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當桐生再度做出,雙手放在心上,閉上雙眼的動作時,人們就知曉當時幫助化解災難的正是「南無阿彌陀佛」,這些修行人也明白眼前所見的就是「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在此地宣揚開來,人們隨時隨地都念著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他們也從桐生的講解中,更懂得行善助人的重要,原本就保有善良之心的人們,現在又更加淨化。每一個人都有一股正能量影響整個環境的磁場,南無阿彌陀佛在每個人的心中發揚光大。

    桐生在此地生存了六十年的時間,這六十年內,有許多此地的人們都因為念佛而真正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群往生的人們帶動了後輩跟進,他們深信佛真真實實就在每個人的心中,只要心純善念,時時刻刻稱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都能在臨終之時抵達西方這個令人稱羨的世界裡。

    桐生在這一生完成任務後,也回到西方,準備再出現到下一顆星球,另一個空間中,繼續度化眾生。

    桐生跟隨著蘇佛的法身翻滾跳躍,在宇宙中自在的飛越,超度眾靈可以不用很嚴肅,可以帶給眾靈無限的慈悲與快樂,蘇佛的法身在宇宙中自在的遨遊,許多人們看不見的景象,都能清清楚楚的顯現在蘇佛的眼前,這是現今科技還無法做到的境界,整個宇宙究竟有多大?真實是毫無邊際的寬廣巨大,各種形形色色不同的眾靈,都可能出現在宇宙之中,各種不同的星球,甚至變化多端的球體,也都可能存在於宇宙。

    蘇佛讓桐生回到過去的年代,桐生來到了以前曾經踏上的星球,當時桐生也帶著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欲要度化這些星球中的眾靈,他們的語言各不相同,桐生讓自己融合在這些星球中,用著他們熟悉的語言,介紹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和西方極樂世界,曾經有許多星球上的眾靈,真的依靠自己的能力而往生西方,他們是一群高靈性的外星人,當桐生離開後,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就漸漸失傳,越來越少的人往生西方。今日桐生感恩還有此機緣來到這些星球上,這次桐生再一次的度化他們,讓他們深刻的記得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稱念這句佛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 法身超度

    尊者:第九百五十位,桐生尊者

                  再續佛緣 

      桐生尊者分享法身超度                         

       2018/8/31 主筆:釋法菁

     

     

     

     

     

     

    太陽剛升起之時,日光與月光同時照射在一顆乾淨潔白的白石上,清晨的露水亦同時滴落,一道極強大的佛光照射下,桐生從白石中分化而出。

    桐生從白石中分化出後,已經是一個五歲大的男孩,桐生四處觀察著此地的環境。

    這是個純樸、寧靜、沒有任何紛擾的地方,存在地球上的一個空間層次,所有的人都過著最儉樸的生活。先以飲食來說,人們喝的是天降下來的雨水,短時間消逝的露水,或者清澈的溪水,乾淨見底的河水,冰涼純淨的山泉水,除了海水之外,任何的水都能直接被飲用,並且都具有神奇的療效,自然能帶給人們身心舒爽、暢快的感受。這是水所帶來的能量,當水進到人體之內,平衡了身體內的複雜磁場,帶來穩定、正向的能量場,自然讓身體產生良好的反應和感受,即使有疾病的人們,在喝下這些水後,都能在數日之內快速得到療效,恢復原本健康的身體。

    除了飲水之外,若談及可以果腹的食物,此地的人們不以狩獵來獲取食物,因為人們明白,小至螞蟻,大至熊類、鹿類等動物,都是具有靈性的生物,人們以採集野草、野花、幼苗等植物,來作為飲食的主要食材,此時亦有所謂的菇類,此時的菇長得相當巨大,若以現今社會的物品來作為比喻,此時的菇有棒球般的大小,也有像籃球一樣得大小。有趣的是,此時的菇又可分為一般食材的菇、具有醫療作用的菇,和帶有靈性在裡頭的菇,除了一般食材的菇較顯見之外,其他的菇類都生長在靈氣較高之處,若非必要之時,人們不會輕易的踏入這些地方,避免打擾靈氣的滋養。

    若就衣著來說,此時此地的人們,以乾草來編織衣物,他們簡單的編織出女性的上衣,和一條圍住下體的裙子,沒有任何的裝飾,沒有美醜的分別,單純用於遮蔽身體之器官。男性坦露胸膛,下體亦同女性用裙子來遮蔽重要部位。

    談及此時此地的人們所居住之處所,以居住於山洞為主要,再以石頭為桌椅,以地面為床。人們沒有任何的交通工具,完全以徒步的方式,抵達所要去的任何處所,腳底自然發展成有利於長途行走的形狀,即使走上一天的時間,也不覺得疲勞。

    整個大環境無時無刻都保持在寂靜的狀態,人與人之間不多交談,也沒有文字的發展,但可以音聲、圖像、動作和器具來作為溝通的方式。此地也沒有金錢,沒有交易的代幣或物品,所有東西都能與彼此共享,只要對方需要,都能相互贈送,天地萬物自然生成之物,也都屬所有人共有。當有兩個人同時需要一樣東西之時,彼此都會選擇相互禮讓,最後以最需要之人取走物品,另一位即使沒有拿到東西,也必定以喜悅之心禮讓給對方。

    人心純淨善良,沒有任何的染濁,身體自然的壽命在五十至七十歲之間。桐生在當時並沒有任何的親人,唯獨自己一個人生活在當時的環境中,桐生每一日都能見到佛就在眼前,但是此地的人們還不認識佛,也沒有任何的善法在此地宣流,桐生還只是個五歲的孩童,正想著如何讓人們能知曉佛的存在。

    當時的環境雖然大致已生成,但偶爾還是會有地殼變動的時候,每一次的地殼變動都會帶來強大的震動,雖然人們居住在安全的處所,但人們和動物總是會害怕、畏懼這種巨大的震動,動物們在震動來臨前,快速的奔跑回自己的巢穴中,人們便知曉大地又即將產生大震動,有些人還來不及奔跑,就在半途中遇上大震動。這一日,桐生來到一個空曠的曠野上,這裡正聚集著一大群的人們,所有人平躺在地面上,自在的享受日光的照射,動物毫不畏懼人類,他們知曉這裡的人們愛護一切動物,他們與動物和平相處,動物自然沒有任何畏懼之感,自在的出沒在人類的身旁,自在的與人類共存。人與動物都在大地上享樂,靈敏的動物頓時收到地殼震動的訊息,有的動物張開耳朵,有的動物睜大雙眼,有的動物用鼻子聞著地面,他們知曉震動要開始了,有動物發出長鳴聲,人們知覺是動物在對他們發出訊號,人心又開始騷動,大家四處逃竄,欲逃離至安全的處所。桐生在此時從人群中站出,對著所有人大喊一長聲,頓時所有人轉頭看著桐生,桐生示意要所有人坐回原處,他們不曉得桐生究竟要做些什麼,開始有人移動身體回到原本的位置上,一個人、二個人,漸漸的所有人都坐回原處,他們露出疑惑的神情,眼睛張得大大的看著桐生。桐生舉出自己的雙手,要所有人跟著做這個動作,然後將手放在自己的心上,再閉上雙眼,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有佛心,這裡的人們心地純善,每一個人身上都帶有純淨的能量,當所有人將心恢復原本最寂靜的狀態時,天地之間自然產生出一股巨大的正能量,整個空間大放光明,原本即將來襲的大震動,也被這股正能量給降伏。大家慢慢的睜開雙眼,眼前一片明亮,這是人們從未有過的經驗,桐生再做出動作告訴所有人,隨時隨地佛都在我們的心中,佛是一片光明,佛能帶給人們安定祥和,心與佛相應,自然能感受到佛的存在。有許多在山林間修行之人,在桐生的帶領下,他們真的看見佛就在眼前,這是他們第一次見到佛,原來佛真的存在。

    桐生知曉西方極樂世界,也知曉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但此地的人們從來都沒有人聽聞過,桐生希望將這句佛號和西方的殊勝告訴此地的人們,讓他們也能在臨終之時,回到西方極樂世界。桐生在這次的表現中,已獲得所有人的肯定,他們知曉桐生雖然只是個五歲的孩童,卻擁有與別人不同的能力,能幫助人們化解一切災難,他們深信桐生具有不可思議的超能力。

    桐生召集所有的人們聚會一處,人與人之間以簡單的方式交談,桐生順應著人們的交談方式,讓人們知道今日聚會的目的,桐生要對大家宣傳善法。桐生用各種的圖像、動作來為各位介紹西方極樂世界,那是一個美麗的國度,桐生手指比向遙遠的天際,人們心靈相會自然能懂桐生所要表達的意思,一次、二次、三次的介紹,人們越來越懂得桐生所描述的世界,他們知道那是個遙遠的國度,那個世界相當美好,只要去到那裡的人都會變得非常快樂,沒有哀愁,沒有悲傷,永永遠遠都在常樂之中,那裡有吃不完的食物,只要一個念頭,就有食物出現在眼前,一個剎那間食物又可以消失不見,想做的任何事都能隨著意念而生,所有的願望都能被實現,好一個令人讚嘆的地方!當人們聽懂、看懂桐生所介紹的西方極樂世界,所有人們心生喜悅之心,盼望著自己都能在壽終正寢之時,去到那個美麗的地方。接著便有人做出動作,好奇的問道「究竟該如何去到那個地方?」,桐生為大家介紹南無阿彌陀佛,西方極樂世界的教主,代表著無量光,無量壽,無量的慈悲,無量的智慧與德能,只要一心稱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就能蒙受阿彌陀佛的接引,去到那個令人讚嘆的西方極樂世界。桐生用著他們所熟悉的音聲,教導所有人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當桐生再度做出,雙手放在心上,閉上雙眼的動作時,人們就知曉當時幫助化解災難的正是「南無阿彌陀佛」,這些修行人也明白眼前所見的就是「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在此地宣揚開來,人們隨時隨地都念著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他們也從桐生的講解中,更懂得行善助人的重要,原本就保有善良之心的人們,現在又更加淨化。每一個人都有一股正能量影響整個環境的磁場,南無阿彌陀佛在每個人的心中發揚光大。

    桐生在此地生存了六十年的時間,這六十年內,有許多此地的人們都因為念佛而真正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群往生的人們帶動了後輩跟進,他們深信佛真真實實就在每個人的心中,只要心純善念,時時刻刻稱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都能在臨終之時抵達西方這個令人稱羨的世界裡。

    桐生在這一生完成任務後,也回到西方,準備再出現到下一顆星球,另一個空間中,繼續度化眾生。

    桐生跟隨著蘇佛的法身翻滾跳躍,在宇宙中自在的飛越,超度眾靈可以不用很嚴肅,可以帶給眾靈無限的慈悲與快樂,蘇佛的法身在宇宙中自在的遨遊,許多人們看不見的景象,都能清清楚楚的顯現在蘇佛的眼前,這是現今科技還無法做到的境界,整個宇宙究竟有多大?真實是毫無邊際的寬廣巨大,各種形形色色不同的眾靈,都可能出現在宇宙之中,各種不同的星球,甚至變化多端的球體,也都可能存在於宇宙。

    蘇佛讓桐生回到過去的年代,桐生來到了以前曾經踏上的星球,當時桐生也帶著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欲要度化這些星球中的眾靈,他們的語言各不相同,桐生讓自己融合在這些星球中,用著他們熟悉的語言,介紹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和西方極樂世界,曾經有許多星球上的眾靈,真的依靠自己的能力而往生西方,他們是一群高靈性的外星人,當桐生離開後,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就漸漸失傳,越來越少的人往生西方。今日桐生感恩還有此機緣來到這些星球上,這次桐生再一次的度化他們,讓他們深刻的記得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稱念這句佛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 未分類

    滿成老和尚《彌陀村》

     

    滿成老和尚《彌陀村

     二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  2018/8/31 主筆:釋海澤

     

     

    滿成老和尚:
        南無阿彌陀佛。我是滿成老和尚,今日能在西方極樂世界發出這些訊息到此地,實在是一件不可思議之事!
        滿成已經過世多年,為安徽實際禪寺的前住持。這是一間千年古寺,唐朝建寺以來歷經過多少的風霜,至今仍存在人世間!一磚一瓦、一草一木是多少前輩法師師父、護法信眾們的努力維護重建,才有今日列為古剎的風貌。寺中的法師、常住、信眾們,於法會及念佛的參與,各個亦是為了能夠念佛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而精進著。   

        但是滿成慚愧!當時過世時並未到西方,因著生前雖然念佛,管理寺內的運作,法會超度等活動,但是深沉的個性習氣並未改過,或許是看不見的傲慢障蔽了自己改過的機會。六道輪迴的痛苦滿成非常地清楚,但是卻深陷其中。滿成乃於多年前,蒙蘇居士慈悲,身代眾生苦,一道金光把滿成當時淪落為狗身的靈送到蘇居士之身,經由祖師大德請眾,把滿成請出後,一同隨祖師大德進入西方。這一段過程,雖然難以啟口,但是滿成必須面對,畢竟曾經為僧人,曾經也為眾生盡過心力,主持超度法會;但是滿成功夫德行不足,無能力度眾生往生西方,且執著生前的身分,並未看破、放下,才淪落為狗身無顏見人。如此坦白地陳述,是希望世人,尤其是出家眾,肩負著帶眾生離苦、脫離六道、往生西方的重責。末法時期的僧人,當初釋迦牟尼佛在世就已經明白告誡後世,末法時期,眾生根器淨土成就。所以若是生為長者、住持,若是沒有度眾往生西方,不論是弟子或信徒,於自己過世後是要入地獄受審受刑的。所以大家千萬相信!不可不謹慎啊!
        香光大佛寺有阿彌陀佛正住於此,有蘇居士,以三十年的學佛功夫,見性證得法身,超度無量無邊的眾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滿成得以蒙受法益,受度往生西方。如今香光大佛寺要建立彌陀村,這件事非常重要,是造福大家的盛舉,因為這裡是往生西方的前站,一旦進來進修或入住彌陀村,便有機會得令蘇佛超度往生西方。這是多少人累劫累世以來無法完成的心願,如今香光大佛寺可以幫助大家完成。這是一件多麼殊勝難逢之事啊!滿成真心地呼籲,期盼大家的參與建蓋及入住,必能得諸佛菩薩加持,圓滿心願!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澤主筆寫下

  • 未分類

    黃忠昌居士《彌陀村》

     

    黃忠昌居士《彌陀村

    2018/8/31 主筆:釋海澤

     

     

     

     

    黃忠昌居士:

        南無阿彌陀佛。我是黃忠昌。經由尊敬的空老法師的介紹,忠昌一時得以令一些淨土同修認識,以為忠昌兩年十個月閉關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實在倍感慚愧,忠昌未到西方,而是進入天道二十八層天。
        忠昌只是一介凡夫,對佛法淨土有一份說不出的景仰之心,於是於廣東深圳的圖書館中當義工,聽過老法師所說的古大德念佛三年往生之事,於是對向小莉向館長提出忠昌願意試驗此說法,閉關念佛並禁語,向館長慈悲允諾護關,於是開始了忠昌的閉關念佛生活。
        從剛開始的煩躁不安,念佛、懺悔、淨心,到之後的心如止水,曾經焦慮為何如此精進卻還沒能達到功夫成片、佛號不斷,而後才發現原來自己這個念頭這麼強烈夾雜在念佛的心中,如何能讓至純至善的佛號不中斷!有此體悟之後,將自己所有的念頭都放下,口中所出字字阿彌陀佛佛號,眼中所見各各是佛,情與無情皆是佛,心中所想皆是佛,無一不是佛,那是一種合一純淨的寧靜無染的清淨世界。但是不可執著,不可著境,連這樣的境都要放下,所謂的放下就是不停留,不回頭看,依然直直往前把佛號念下去,念到無我、無外、無內,融為一體,身心頓時迸裂,沒有身體的任何感覺,沒有任何約束,全身佛號流串,沒有時間空間的分別。這是末後忠昌的念佛情形。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直到有一天,忠昌得見室內一片金光,耳邊念佛聲不斷,不敢輕舉妄動!但是一股力量趨使忠昌進入光之中瞧一瞧,結果竟被金光帶往二十八層天。忠昌沒有通過這關進入西方極樂世界的考試,還沒見佛,沒見蓮台便進入金光中。忠昌知道往生要見到阿彌陀佛,佛會帶著蓮台來接引到西方的,可是為何當時會就這樣地進入金光當中?平日知道的事,到時卻沒用上了!於是靈識一出離體,便被帶至天道第二十八層天。

        直至有一日,忽然得聞:「黃忠昌,黃忠昌,你在哪裡?」蘇居士,現在大家尊稱蘇佛的音聲穿過空間,讓在天道的忠昌聽到蘇佛的音聲,而後也是一道金光將忠昌送到蘇居士的香光室。真相揭曉,原來黃忠昌沒有至西方,於是留在香光室的西方法性土上聽經後,在中峰三時繫念法會中,將忠昌送至西方極樂世界。這一段身後之事,如今才由忠昌道出。不論如何,此時忠昌已經在西方極樂世界,從西方傳出訊息,由香光大佛寺寫出。
        這一段過程,雖然對當時以為忠昌已經到西方的同修們是一件震撼的事!但是忠昌以為,這是我佛慈悲,讓忠昌做另一種示現。忠昌只是一個平凡之人,個性剛強,我執、我見重,經過將近兩年十個月的閉關念佛、聽經、懺悔改過,而能洗去個性性情中的塵埃,能到天道二十八層天已經萬幸;不過也是忠昌大意,見到金光就跟著走了。奉勸大家,往生西方只見金光不夠,還要見阿彌陀佛來接引才能跟著走;否則天道壽命雖長,仍然是要在六道輪迴之中。
        感謝阿彌陀佛。感謝蘇佛,感謝向小莉館長的愛護及老法師的提名,才讓蘇佛得以知道黃忠昌之名,才有今日真正到西方極樂世界的機會。忠昌一路走來的過程,可以讓大家作為借鏡,見到阿彌陀佛才能走,否則即使有修有德,甚至肉身火化燒出舍利,並不見得真正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天道也可以肉身火化燒出舍利。
        如今香光大佛寺預備要建蓋彌陀村,蘇佛可以送進來居住的人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蘇佛真的有這樣的功夫,蘇佛是稀世珍寶,大家要好好把握這個機會;否則說真的,在這人間,真正認識淨土,真正能念佛而且萬緣放下,雖然真心發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但是到時,緊要關頭來的時候,真正能往生西方的有幾人?看來並不容易!而如今有這個機會,得令蘇佛出面送大家往生,大家要有信心。黃忠昌就是一個例子。希望大家往生西方的大願願望都能成真。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澤主筆寫下

  • 法身超度

    馬雲【硬體的建設】

    每日的法身超度,參予救世行列
    救世分享過程,找回自我

    馬雲【硬體的建設】

    馬雲不斷的往前趕路,心中掛念著即將要召開的高階主管會議,這已經變成馬雲例行性常有的事。只要馬雲想到什麼新的事物,無論是否三更半夜,總要求秘書聯絡大家馬上開會,分享與腦力激盪。

    現在馬雲回想起來,這也是一種自私。馬雲完全沒有顧慮員工的身體該休息的時間,總認為領了高薪,自然就需要二十四小時隨時待命,這在現有競爭的社會中,這個現象是家常便飯。什麼早九晚五的班,那是公務員才能享有的特權。

    現在馬雲跟隨師兄學佛、學習超度,也重新學習人道的方式善待員工。馬雲重新學習如何廣結善緣,讓員工真正打從心底的心服口服,並非阿諛奉承。

    香光大佛寺未來的規模是巨大的,馬雲希望除了習得師兄一身了不可超度的真功夫,明心見性更是最終目的。如果見性,馬雲相信管理也不會是太大的問題。

    除了佛寺硬體的建設,馬雲偶兒也會想想管理面與部門規劃的需求,佛寺畢竟與商場不同,馬雲也得問問師兄有什麼是馬雲需要特別抓住的重點,才不會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請師兄慈悲開示,南無阿彌陀佛!

    由二○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由主筆海品訪問

     

  • 未分類

    香港大嶼山聖一長老《彌陀村》

     

    香港大嶼山聖一長老《彌陀村》

     2018/8/30 主筆:釋海澤

     

     

     

     

     

    聖一長老:
        南無阿彌陀佛。聖一在此向大家問好。這不是客套話,是發自真心的問候!
        聖一此時於西方極樂世界,傳出這份訊息,心中百感交集。雖然學佛之人要無心、無念、無受,但一般時人們與西方兩相隔離遙遠。此時卻近在眼前,得以訊息相接通,此不可思議之事,卻是真實。讚嘆在阿彌陀佛及蘇居士的教導帶領之下,香光大佛寺能有此成就!不論人間相信的有幾人,但盼香光大佛寺繼續走下去,這一條人間的西方成佛之路並不容易,我們在西方的許許多多蒙蘇居士從各道,地獄、鬼道、畜生、天道、四聖、修羅、魔界中救起來,而送至西方的諸眾生們,看得很清楚,五濁惡世之中的毀謗、懷疑是很猛烈的,若非大堅勇、大堅持力、大毅力,早就打退堂鼓了!幸而蘇居士雖然能夠於西方來回自如,但仍堅忍的存在人間,為苦難的有緣眾生保留一條西方的明路。是我佛慈悲的示現。看得懂的人俯首稱臣!看不懂的人,且讓他去吧!但也不要毀謗,畢竟人間慾海沉淪者不計其數,不是阿彌陀佛不救,而是救不起來!反倒是我們蒙受無上甚深法益。
        聖一是大家所說的大嶼山聖一長老,在人間的一生,承蒙大家的厚愛,使得聖一於國內國外皆有許多僧緣信眾,從孩兒至過世的這段歲月,亦有許多事蹟得以流傳。而過世之後聖一進入地獄因蘇居士,大家尊稱為蘇佛相救,呼喚聖一之名,得離地獄之苦,由金光相送至香光室得見蘇居士,而後蘇居士帶領大家念佛,送聖一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段過程大家並不知情了,這也是聖一在此地要向大家報告的。不論如何,雖然經過一番流轉,聖一此時已經是西方人了。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蘇居士。

        聖一在世時念佛,也勸人念佛,大家以為聖一會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但是事實是:過世後進入地獄受報!為何如此?生為佛門一代傳法者,被多少僧眾稱為師父、上人,老和尚甚至是長老,講經說法,傳戒戒場的得戒和尚,住持,佛教組織的要職,領受許多頭銜,桃李滿天下。不論弟子們如何的讚嘆老和尚,當聖一過世後,被地獄閻羅王一問:為什麼您在人間堪稱人天導師的風範,為何您的門下弟子或信徒卻是沒有一人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依然是進入六道輪迴之中,佛法教育的宗旨不是要令人解脫輪迴之苦、成就佛道嗎?聖一因此須入地獄受刑。這件事令聖一訝異!卻也無言以對!在者,因為得到廣大僧眾及信徒的護持愛戴,聖一心中升起傲慢之心,雖然微細、雖然並未顯於外,甚至於自己都沒有察覺,但身為出家眾,不可以如此,果報在地獄!

        聖一一生自律甚嚴,教導弟子們亦是謹言慎行,不感違犯戒儀,甚至對佛法諸大經論亦是請求佛力加持,能如理如法的演說,令聽講者能了解佛法的甚深微妙義,而升起景仰追尋真理之心。                                                                                                                                                                                                                                                                                                                                                                                                                                                                                                                                                                                                                                                                                                  這一些聖一盡力去做了。但是為何僧眾之中,無人往生西方?
    聖一反省慚愧。原來末法根器之眾生,即使在世時,修持戒行如何的好,往往通不過死亡的關卡,尤其是眾生現前的干擾,念頭一閃失,佛號一中斷,就失去阿彌陀佛接引往生西方的良機,如此微細中的微細念頭一現前,六道輪迴去了。不可不慎啊!聖一生前沒有悟到此事的重要,沒有加以叮嚀大家,要超度化解自己的累劫父母師長冤親債主、家親眷屬啊!除非已經是見性成佛者,否則有哪一位敢說自己沒有過去生生世世以來的累劫父母師長冤親債主、家親眷屬。即使終生付出於佛門中之大德,即使自覺已經學佛改變此生命運,但是過去世的冤親債主都可能還是存在,只是因為此生學佛種種改變,令冤親暫時放下冤業未前來索討,不過暫緩,仍是業力之身,只要稍有身語意失當,便有機會於斷氣離世的當下,即使念佛不斷,冤親現前一現,自己佛號頓失即是靈被牽走進入六道輪迴之中。或許有些現出瑞相,但多是天道。有些已經得見彌陀前來,臨門一腳就可以到西方了,卻是一念情執升起,回頭一望人間家親或弟子,立即錯失生西良機。
        如今香光大佛寺蒙佛慈恩,預備建蓋彌陀村,這曾經是許多學佛念佛人的夢想,但因為之間有諸多障難須要克服,所以未能建成。如今再聽聞此消息,為人間之有緣人感到高興。因為有蘇居士在,進來居住之人,世間緣盡,靈性可以得蒙蘇居士牽引往生至西方極樂世界。這是個從未聽聞過,令人震奮的消息。聖一在此邀請大家參與彌陀村的建蓋及見世,在這一塊西方的國土上,為自己也為眾生打造西方之家。

    南無阿彌陀佛

     

     

     

      

     

     

  • 法身超度

    馬雲【心靈上的平靜】

    每日的法身超度,參予救世行列
       –救世分享過程,找回自我

    馬雲【心靈上的平靜】

     

     

    走過長長的河堤,一對跳著漫舞的蝴蝶順著河堤邊的小花,不斷的逗弄,看似幸福美滿。

    河堤兩旁的蘆葦,長得有一個人高,隨著迎面而來的微風,不斷的舞弄左右搖擺。夕陽在天邊撒下一抹淡淡的金色,景色非常美麗,一對情侶漫步在河堤上與身旁的蝴蝶相呼應著。

    馬雲今晨隨著師兄晨間超度,快速前行時,行經一個城鎮映入眼簾的畫面,看似幸福美滿,卻不長久,馬雲此時心頭鎮了一下,對照自己眼下家庭的狀況,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唉
    曾幾何時,馬雲也與妻子漫步鄉間小道,當時我們並不是很有錢,可是心是富裕的。

    馬雲每日跟隨著師兄超度,無量的無量眾靈總是超也超不完,讓馬雲不寒而慄,馬雲今日如果沒有真正接觸師兄,尋得正法將也是無量的無量眾靈中的一員,毫無疑問。

    人生在世,短短數十年,如果不能做些真正有意義的事情,也只能說是虛晃一招。馬雲感恩師兄,感恩佛法讓馬雲能重新思考殘餘的晚年還可以做些不一樣的事情。

    人的一生,除了不斷的從社會上取予,應該也要有相對的付出與布施,相信幫助人的快樂與心靈上的平靜,絕對不是金錢的數字可以衡量的。

    佛寺建築的事情,馬雲一直放在心上,蓄勢待發,馬雲手上的旗子握得緊緊的,一點也沒有要讓人的意思,師兄相信你是知道的,對馬雲要有信心,因為馬雲對阿彌陀佛現在也是信心一百。南無阿彌陀佛!

    於二○一八年八月三十日由主筆海品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