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尊者,  法身超度

阿提凡斯尊者《皈依彌陀》

二O一八年七月二十一日

訪問主筆:釋法菁

阿提凡斯(三千二百年前)(第九百六十三位尊者):

雲迦難國是一個美麗的王國,我是雲迦難國的第九任國王,這是我們家族積德深厚才有的福報,歷代都是雲迦難國的國王。

國家裡有個特別的制度,國王並非是由子民來選擇,也非是傳子制度,而是雲迦難國裡有顆神聖的大石,這顆石頭會說話,會變化顏色,但並非每一個人都有能力和大石說話,是真正具有德行之人,才有辦法接收到大石所傳達的訊息。

這顆大石很特別,只要誰靠近它,它的顏色就會跟隨著此人的心性而變化。若此時站在大石身旁的是一位凶神惡煞之人,大石必定立刻轉變為黑色,反之,若此時是位心地純淨善良之人,大石或許轉變為明亮色澤,更勝者或許有清透淨亮之顏色出現。

曾經有許多有心人想和大石對話,他們心懷詭計,認為與大石對話是一件簡單之事,刻意在大石面前做出友善行為,說出美言稱讚大石的神力,大石不但不理睬,更由原本淨白的顏色,瞬間轉變為極致深黑的色彩,一旁所見之人立刻知曉,這些人心懷不軌,必定不是什麼善類。

再者,若是有心謀取王位,而刻意四處行善,所做的每一件善事,背後都帶有目的與計畫。那麼他們所做的每一件好事,不但不會被記錄下來,反而被大石標記為非純心者,非真誠者,他們當然無法與大石對話。

更有許多心地不軌者,欲於夜晚將大石偷走,拿到其他國家賣個好價錢。即使他們動用再大型的機具,也無法將大石搬動。大石甚至會劇烈震動,整個雲迦難國的子民都被震醒,這群想偷走大石的盜匪立,刻被逮個正著。接連幾次盜石行動都是如此,屢試不爽,最後再也沒有人敢偷竊了。

雲迦難國有個大家共同認定的制度,只要任何一個人,能和大石對話,並由大石來認定此人的心性。只要經過大石認可之人,就代表他是個仁者、純善者,或者有德行者,絕對有足夠的能力來,統領整個雲迦難國,歷代以來皆是如此。而大石所選定的國王,確實表現出色,將雲迦難國帶向純善淨潔的光明國度。

我的父親正是雲迦難國的第八任國王,自幼父親便教導我善心善念。雖然我的身份是名王子,但我卻能與國民親近,將自己所擁有的一切,與人民分享。更四處行善佈施,廣結善緣,全都出自於無私、無心、無我的真誠奉獻。

在父親的教導下,我的心性十分單純。從小就能與大石對話,但我並沒有告訴任何人;因為對於王位,我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皇宮裡的生活一成不變,對十歲的我來說,皇宮外才有趣,所以每一日我都跑出皇宮。

我從不知曉人生之苦,卻在民間清楚看見:人活在世間,就必須面臨病痛之苦、愛恨情仇之苦、貧賤富貴之苦。只要有所煩心,都是在受苦,沒有一個人是真正過著稱心如意,無苦的日子。

十二歲這年,我遇見一群從西方下凡人間,來到雲迦難國的聖人。我擁有與生俱來的神通力,能知曉他們的來歷;這群聖人身上散發著光芒,各各神采飛揚。我追問之下,才知曉真有所謂「西方極樂世界」的存在,只要能宣揚彌陀聖號,教化百姓正心正念、善心善行,一心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必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解脫一切痛苦。

我如獲珍寶,歡喜不已。回到皇宮後,告訴父親我與聖人相遇之事。父親是善根深厚之人,不但相信我所說的一切,更告訴我:若能真正清淨修行,便能見得西方極樂世界,便能帶眾生往生西方。

聽了父親所說之語,我心中發出一個善念:如果我能修行成就,那我就能救眾生離苦。於是我請求父親,讓我到深山裡修行。父親並沒有阻止我,他尊重我的決定,也認同我的選擇。

告別父親後,我住進父親為我安排的一間茅草屋。事先要求父親將茅草屋蓋得簡陋,才能幫助我精進修行。我在此寮房中清淨持誦佛號,努力不懈。歷經三年聽聞佛樂,親眼見得阿彌陀佛示現。

我下山回到雲迦難國那顆神聖的大石旁。大眾親眼看見大石從原本的淨白變為晶瑩剔透,我能自在的與大石對話。在這一年接任雲迦難國的國王,於國內廣傳彌陀大法,讓雲迦難國的每一位子民,都能知道這句彌陀聖號的殊勝。

蘇佛(蘇師姐)的法身超度,我跟隨來到一顆相對歡樂的星球,星球裡的星人就像生活在無憂苦的國度裡,他們各個自在逍遙。但星球裡的情境,不如西方極樂世界的殊勝,並不能隨心所欲。再仔細一瞧,他們的生活環境普通,所食皆是簡單食材,穿著亦是簡單衣著。原來他們是相當知足常樂的星人,雖然沒有優渥的星球環境,他們對自己少欲知足,自然能生歡喜之心。

今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傳遞到這顆喜悅星球裡,他們善根具足,深信這句佛號的神威之力,並跟隨念佛,字字清晰,誠心稱念,而得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他們是蘇佛所超度的數百千萬億中的其中一顆星球,今天一同皈依阿彌陀佛,移民西方極樂世界。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