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尊者,  法身超度

普羅陀尊者《懂得人生之苦》

訪問第一千零二十四位尊者-普羅陀

懂得人生之苦

二○一八年六月二十三日

訪問主筆:釋法菁

法菁法師:禮請 尊者,慈悲接受訪問。

普羅陀尊者:

我是普羅陀,曾經是一個國家的王子,富裕的生活從來就不愁吃穿,坐在最高的位子,往下看的是一大批的子民,盼望著自己將來能當好一個懂得百姓之苦的君王,擁有一顆慈悲之心,凡事都為百姓著想。但是,我從來就不懂的何謂「苦」?苦這字寫來容易,但究竟苦的滋味又是如何?於是,我誠心的跪在佛前,求佛幫助我,懂得何謂「人生之苦」。

這時,我突然被一股極強大的吸力,捲入一個好深、好深的漩渦之中。我不停的在裡頭翻轉、再翻轉,身體像被拉扯後,又被重整一樣。剎那間,快速的滑過一個通道,從洞口蹦出,全身痛得嚎啕大哭。我被自己的哭聲給嚇著,喊出:「這是什麼聲音?」再看看自己的身體,驚訝的說道:「怎麼變成一個小嬰孩?」。

我的父母親是一對貧窮夫婦,彼此在孤兒院相識,而後相戀,離開孤兒院後結為夫妻,找到一間破舊的廢墟,開始建立起家庭。父母親的感情好,即使生活困苦,還是渴望能有個孩子。我就是他們生下的第一個孩子,名叫安吉。

我所出生的這個地方,相當貧窮落後。附近的居民沒有錢可以造橋鋪路,所以外出時,都得冒著生命危險,走過一條跨越河流的鋼索,才能到達彼岸。居民若是一個不小心,就會掉入急流中,喪失生命。

每日出門,父親都會牽著母親的手,緩緩的走過這條渡河的鋼索,一同抵達彼岸,再走到工地,從事搬運巨石的工作。這份工作是父母親兩人,苦苦哀求才得來的。因為父母親都沒有健全的頭腦,先天性的發育不完全,只能從事勞力的工作。

為了照顧家庭,父親只好想辦法再多找一份工作,才能有足夠的錢養活小孩。每日出門,父親就將我背在背上,再一手牽著母親,一起走過鋼索,到達工地。工作時,我被父母親放在一個籃子裡,籃子上蓋幾片植物的大葉子,然後放在一棵大樹下,才不會被日光曝曬太久而受傷。

父母親每天辛苦的搬運著一顆又一顆的大石頭,搬不動時還是得努力的撐著,就只為了賺一些微薄的金錢。不過,父母親並不覺得辛苦。累得走不動時,彼此互看一眼,給彼此一抹微笑,再擦一擦滿臉的汗水與塵土,又可以繼續打起精神工作。

下班後,父母親一同到河岸邊提水;再買點乾糧回到家中,我們三個人就這樣一同分食這點乾糧,舀起桶子裡的河水喝,再用這剩下的河水,簡單的擦拭身體。

一日,父親在晚間出門工作後,到了該回家的時間,都還沒回到家中。母親不斷望著屋外渡河的鋼索,就是見不到父親的蹤影。焦急的母親,將我背在背上,一步一步緩緩的通過鋼索,四處尋找父親。

母親問了父親的工作夥伴,他們告訴母親,父親已經返回家中了,但母親並未見到父親,只好繼續尋找。走著走著,忽有一人叫喊著母親:「快點,快點,找到他了,但是他快沒氣了。」母親驚慌的跟隨在後,奔跑到一棵大樹下,立刻看見父親的頭部血流不止,手上緊抓著剛摘下來的果實。

原來父親在返回家途中,恰好看見路旁這顆果實,想摘回家一起吃。卻意外從樹上摔落,撞擊到一顆大石頭,頭破血流,被發現時已經剩下最後一口氣。當父親見到母親時,滿臉都是淚水,向母親道歉,今世再也無法相伴,誓言來世再相見。父親說完後便斷氣了,母親泣不成聲。

母親感到無助、悲淒與痛苦,眼前只有一片灰暗,不曉得往後的日子該如何是好?才不過幾日,消沉的母親,彷彿老了二十歲,即使心中悲苦,她依然告訴自己,為了孩子,必須勇敢的站起來。接下來的日子,母親獨自面對生活的一切,好幾次她差點從鋼索上掉落,還差一點被巨石壓垮,但她毫無畏懼。

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屋外的風雨好大好大,這簡陋的屋子,快要撐不住強風大雨的侵襲,母親將我緊緊的抱在懷裡。屋頂一片一片的被吹走,好冷好冷,我感受到母親的身子越來越冰冷,我也快要停止呼吸了。漸漸地,我與母親同時斷氣在這寒冷的夜晚裡。

原來這是一場好真實的夢境,剛才那段經過,彷彿真實經歷在其中。我緩緩的睜開眼睛,母后緊張的將我抓著,說:「醒了,醒了。」看著母后緊張的模樣,再回想起剛才那段夢境,我終於明白「人生的苦」。原來人生為了「情」而苦,為了生活而苦,但又是這份情而讓人不知苦,我覺得心好疼痛,究竟如何幫助世人,了脫這份情所帶來的苦?

眼看國王就要讓我繼任王位,我清楚知曉若是登上王位,我依然無法幫助世人了脫生死之苦。經過幾夜的翻攪,我終於鼓起勇氣,在國王面前跪下:「懇求父王讓兒臣出家,兒臣盼求尋找了脫生死之道,幫助全天下的百姓脫苦。」父王看著我堅定的神情,明白我的決心,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說:「孩子,去吧!人生真的很苦,父王這些年來亦是有所體會,沒想到孩子竟然比父王更早明白人生之苦。為了照顧天下的百姓,父王支持孩子,必定要找尋了脫生死之道,好好的幫助世人」。

隔日,我帶著簡單的衣物,便離開王宮,獨自踏上尋找真理之路。沿路上我看盡了人生百態,人們為了這一口氣的存活,必須付出無止盡的努力與代價,最後也是難逃死亡之路。

經過一個半個月的路程,我已是全身污濁,這曾經尊貴的肉身,現在已經不足疼惜,我決定放下所有的一切,好好踏上修行之路。不知不覺,我已經來到一座高山的懸崖上。懸崖上有一間茅草屋,有一老翁從裡頭緩緩的走出說道:「終於來了。」我並不明白老翁所言,老翁已經邀請我進到屋內。

屋子裡滿室清香,沒有任何的擺設,只有一尊佛像。我正想回頭詢問老翁,老翁已經不見蹤影。我看著眼前「南無阿彌陀佛」六字,頓時六字大放金光,我相信這絕對是佛菩薩的旨意,就是我要尋找的解脫之道。

雖然身處在高山的懸崖上,依然能看見所有百姓之苦,每一畫面清楚顯現在眼前。這段修行的日子裡,我無時無刻都在這句「南無阿彌陀佛」下功夫。三年的清淨修行,找回了許多能力,看見自己宿世以來輪迴之苦,我明白今生必定要結束這段輪迴宿命,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我起身下山,來到一座寺廟前,這是我在修行時所觀看到的一座寺廟。果真此地的師父,早已在等待我的出現。

剃度完後,我回到王宮裡見到父王,告知我已找到解脫生死之道。正是念此「阿彌陀佛」聖號,求生西方極樂世界。父王好歡喜,從那日起,四處建設寺廟,廣宣佛法,宣揚阿彌陀佛聖號功德,讓百姓明白如何解脫生死輪迴之苦。父王將國政與佛法結合,使佛法成為一國的聖教。許多生活困苦的百姓,終於找到人生的依靠,精進持誦彌陀聖號,於今生圓滿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一世,我與父王一同回到西方,相約來世,再回人間救度眾生。

如今,我有幸藉此醫治腿疾因緣,進到蘇佛腿中,蘇佛正是我之父王,兒臣感恩能再為父王盡此孝道。父王在過去世中,發願救度蒼生,當時亦是這隻腳為救度天下蒼生而受到傷害。兒臣如今進入父王的腿中,必定要醫治好父王的腿傷,我要再與父王一同解救天下蒼生,帶著無量無邊的眾生,回到西方極樂世界。

兒臣敬佩父王,在這一生,已經找回多世以來的功力,能超度宇宙中的萬靈;這曾經也是兒臣與父王的夢想。當時並沒有宇宙的觀念,但是兒臣與父王曾經一同夢見過一個非常廣闊的世界,那世界裡頭有好多圓形、橢圓形、還有其他形狀的巨大物體存在,正是現在所稱的星球。當時見到這一個個圓形物體裡頭,有許多與人類不一樣的身形的物種,現在證實正是外星人的存在。父王告訴兒臣,若這夢境是真實的,那麼以後也要救起這些與我們相像的其他世界人民。現在兒臣緊跟在父王之後,在宇宙間浩浩蕩蕩的超度;此刻圓滿那個曾經的夢想。

感恩我佛慈悲。

南無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