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尊者,  法身超度

陸文東尊者《醫者夢境》

 

    二零一八年六月廿二日

 訪問主筆:釋法菁

法菁法師:禮請 尊者,慈悲接受訪問。

尊者:

我是排名第六百零二號(尊者),陸文東(法名:釋暢德)。

 

文東出生在隋朝,父母都是一代的名醫,父親是皇上身邊的御用醫官,母親之名為陸賈文,在鄉鎮中設立義診,四處為人民免費醫病。

 

在一個清幽的夜晚,母親早早就上床睡覺,這一夜母親做了個長夢,夢境裡頭母親帶了草藥,翻山越嶺來到一間寺廟裡頭醫治一位和尚,和尚在母親的醫治下,身體日漸康復,和尚感謝母親之恩,但母親並不求任何回報,待和尚康復後就離開寺廟,回到家中恢復原本的生活。這個夢境好真實,母親醒來全身疲累,彷彿真的從另一山頭回到家中,母親心想大概是這幾日在村中義診太過勞碌吧!不再多想。

 

半月之後,母親的肚子一陣疼痛,自己把脈,觀看病情是「喜脈」?母親十分意外,無法理解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看著肚皮一天一天快速膨脹,不到三個月的時間,文東就從母胎中蹦出來,彷彿急著來到世間一樣。

 

文東出生時,體型與一般懷孕足月生產的孩子,並無差別。母親雖是百思不得其解,但眼前確實是一個小生命的存在,不論如何還是得照顧這孩子。母親從此不再四處行醫,專心照顧文東,然而文東到三歲依然無法言語,母親試過好多治療方法都不見功效。

 

文東經常看著遠方微笑著,這令母親有些擔憂,文東是不是被鬼魅附身了?母親請了當時有名的靈通者,看不出任何端倪。文東還會經常對著空中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或者嘻笑聲,似乎在跟其他人玩樂一般,但身邊並沒有任何人存在。這樣奇異的現象,令母親既是擔憂,又是納悶不已。

 

一日,母親想測試文東是否是個正常的孩子,準備了些一般孩子喜歡的玩具,和一般孩子喜愛吃的食物,母親一樣一樣的拿起來逗弄著文東,文東卻一點反應也沒有。經過了許久,母親也累了,覺得文東大概真的和其他孩子不一樣吧!母親想將這些物品放入一個櫃子裡,刪打開櫃子的門,隨即掉出了一串念珠。文東眼睛發亮,急速的爬到念珠旁,將念珠撿起,拿在手上把玩著,文東看著念珠開心的笑著,母親被這一幕畫面給嚇著了,這孩子怎麼對念珠有興趣?難不成文東註定要出家學佛?這念珠又是從何而來?母親腦中充滿著疑惑。

 

這一晚,母親徹夜未眠,腦子裡都在想著文東的事情。究竟這孩子的未來是如何?若是長大後還是無法言語,在這世間是會被嘲笑的,為了讓文東活得有尊嚴,母親終於做出了最後的決定。

 

隔日,母親將文東背在身上,一大早就出門,往一座深山裡走去。母親從未來過此處,但不知為何,憑著腦子裡有一段深刻的記憶,引導著母親來到深山裡的一間寺廟。母親對這寺廟感到似曾相識,似乎曾經獨自來過,但卻一點也想不起來這段記憶。寺廟的建築簡單,四方的格局平穩踏實,寺院中環境清潔、幽靜。耳裡傳來的除了清脆的鳥叫聲、清風吹撫樹葉的聲音外,還可聽見柔和的佛號音聲,那是師父正在念佛的音聲,所有來到此地之人,都能受此地清淨的磁場感化,自然身心舒暢。

 

母親帶著文東踏進寺廟裡,有一師父正迎面而來,對著母親合十,念出:「阿彌陀佛。」文東立刻發出音聲:「佛——」,母親嚇著,說:「文東,再說一次。」文東卻又沈默不語。

 

母親告訴師父文東的情況,應該與佛有緣,為了讓孩子順利的成長,決定讓文東出家為僧。師父看著文東,告訴母親:「可別小看這孩子」。母親不懂師父的意思,但見到師父並不排斥文東,就放心的將文東交給師父,獨自下山回到家中。

 

這是文東開始在寺院裡生活的第一晚,文東從不哭鬧,不吵著見母親,似乎很熟悉、習慣寺院裡的環境。師父們都很喜歡文東,因為文東看見師父們總是會開心的笑著。誦經、念佛時,文東會在一旁跟著唱頌,雖然聽不懂文東在唱些什麼,但知道文東非常投入在裡頭,好像曾經也是這麼唱頌著佛號。

 

一位小師父幫文東淨身時,發現文東身上有個胎記,又見到文東身上帶有一串熟悉的念珠。小師父好震驚,急忙召集其他大師父,來看文東身上的胎記。大眾見這胎記,發出驚嘆聲,立即跪下,喊著:「師父!」

 

大眾突然跪下,文東原本還在水裡頭玩耍,突然停止玩水的動作,表情正經嚴肅。大眾被這一幕給震撼,說道:「真的是師父,這嚴肅的表情和師父一模一樣,是師父回來了!」從這日起,師父們對文東十分恭敬,有時看似個孩子,有時剎那間又會出現師父的神情,文東依然不發一語,這令大眾十分困惑。文東七歲時,一舉一動都不像一個七歲的孩子。師父們觀察文東的言行舉止,若不看這嬌小的身形,就像個高僧一樣,雖不說話,卻有許多智慧深藏裡頭。

 

一日,寺廟裡的大寮起了大火,師父們眼看大火越來越大,許多小師父急得跳腳,大師父還在想辦法提水滅火,場面越來越慌亂,頓時有人大聲喊出:「念佛!」大眾被這聲音給嚇著,全部轉頭一看,異口同聲的說:「是師父。」文東開口說:「這麼一點小事,就慌亂得如此模樣,定力都到哪裡去了?跪下,念佛!」僧眾們聽吾之言,全數跪下合掌念佛,大寮獨立一區塊,火焰迅速消滅,並無大礙。

 

僧眾集合,文東開口:「我正是師父釋暢德,這些年來觀察著大家修行的情形,師父一不在,裡頭就一片散亂,師父過去所教的,都到哪裡去了?」僧眾們低著頭不敢發一語,我一一點名調教,僧眾們確信正是師父回來了。

我告訴弟子們,當時我的色身已年邁,無法走動,為了繼續承傳佛法,靈體跳出肉身,進到這位曾經為我醫治身體之醫者的夢境中。這位醫者心地善良,其本靈同意我投胎,故這位醫者從夢境醒來後,我之靈體已經投胎其腹中。我在其腹中開始學習其意識中之醫術,我再次回來,修行功夫更加增長,也學會了這位醫者的醫術。

 

從那日起,我重新調整寺風,調教每一位徒兒的習性,以前未曾發現過的陋習,皆一一糾正調整。帶著徒兒們下山,四處宣說佛法,並結合佛法與醫療,為百姓醫病。我之色身年輕,徒兒們已漸漸老邁,一一送走徒兒回到西方極樂世界,再收一批新徒兒,重新教導。等到這批新徒兒,已經可以獨當一面為百姓解惑,或講經宣說佛法時,我才結束這趟人生之旅。在七十歲時,念一聲佛號,直登西方極樂世界。

 

我有幸隨1168名尊者,進到「蘇佛」的腿中,修復受傷的部位。這腿中的韌帶已經遭受眾靈侵襲損傷,更因肌肉鬆弛,而有腿部難以行走之現象。我嘗試修復著蘇佛的韌帶,加強每一塊肌肉的強度。相信繼續調整,加上蘇佛外在的努力雙管齊下,必然可以快速修復,恢復原本平穩的步伐。

 

我對蘇佛在宇宙間超度眾靈之事,十分敬佩。當我之靈體跳脫色身後,曾經去過宇宙一次,當時宇宙已經有許多眾靈存在,但還未有足夠的能力超度這些宇宙眾靈,只好再度回到世間,運用這色身度化人道眾生。

 

蘇佛的「法身」站在宇宙之上、宇宙之外,快速的送走一批又一批的宇宙眾靈,每一顆星球在蘇佛的腳下變得十分渺小,大衣袖一揮,就有難以計數的星球被送上金光,這畫面吾第一次見著,相當震撼。

 

眾星球之中,有一顆自體發光的星球,獨自生存在宇宙中的一個環帶,他能自體發光發熱,甚至散播能量到其他星球之中,隨著固定的週期出現在宇宙之中,眾星球們都等待著這顆星球的出現,分到能量來維繫星球的平衡。如今,眾星球們終於知曉,這星球中的居住者,都是曾經到過西方的修行者,他們自從下凡人間後,就再也沒有回到西方,居住在星球之中,精進修習佛法,他們成了宇宙中的善星球,散播善能量到宇宙之中,雖然力量較小,但亦是盡其棉薄之力在宇宙間行善。

 

蘇佛的超度,帶來了比這顆星球高上數百萬倍的能量,這顆星球在今日亦有緣得度,星球中的修行者,一一隨金光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蘇佛能在這「末法時期」修得法身,確實已是絕無僅有,這宇宙間的盛大超度更是有史以來的第一位。感恩蘇佛,今日眾生才有此因緣得度,吾等共勉大眾,一同效法蘇佛度眾之心,為度眾生,同生極樂。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