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尊者,  法身超度

梁宗明尊者《定在佛號之中》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

訪問主筆:釋法菁

 

法菁法師:禮請 尊者,慈悲接受訪問。

 

尊者:

我是排名第五百九十五號(尊者),梁宗明(法名:釋圓參)。

 

我的母親從小頭部受損,腦部發展不健全,影響言語及許多肢體動作,外祖母請了多位醫者,皆束手無策。母親長得相當貌美,堪稱是一大美人,雖有腦部障礙,但心地善良,凡事為人著想,總是將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分送給需要的貧窮人。

 

父親因為家中貧窮,十歲便離家到他鄉工作,一次工作的意外中,失去一隻手臂,從此尋找工作困難,心情變得沮喪。那一日父親獨自在河畔散心,母親剛好到河畔洗衣服,兩人意外的相遇,而一見鍾情。母親不在乎父親外表的肢殘,父親也不在乎母親腦部受損,兩人相知相惜,結為連理,共組一個新的家庭。

 

父母結婚後,遇一位身形高大的老和尚到家裡托缽,家裡雖然貧窮,母親依然將最後一碗飯給了老和尚,老和尚告訴母親:「好好念佛,佛會幫助你。」母親感謝和尚。

 

原來母親過去世為出家人,曾經度化這位和尚。當時和尚只是一位男孩,男孩聽從當時母親的話語,最後出家為僧,精進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於此因緣下,母親今生才遇上這位和尚。

 

母親一生不識字,從此接觸佛法,只懂得念「南無阿彌陀佛」,每日一睜開眼睛,便開始念佛,直到夜晚念佛入眠。母親沒有思惟,誠心誦念這一句「南無 阿彌陀佛」,不到三個月的時間,母親腦部的受損快速修復,父親相當歡喜,兩人叩謝佛恩,開始精進的學習佛法。

 

一日,父母雙親共同跪在佛前持念珠念佛,一道金光射入母親的肚子,不到數日的時間,母親便發現自己「有喜」(懷孕)了,父母親好歡喜。

 

母親告訴我,我出生時嘴裡咬著一片蓮花瓣,令父母驚喜萬分,出生後接連數日滿室清香。我開始牙牙學語,母親教導宗明學會的第一句話,便是「南無 阿彌陀佛」。母親告訴我,「阿彌陀佛」才是我們極樂世界的父親,所以教導宗明開口的第一句,就是叫自己的父親。

 

我日日跟隨母親念佛,相較其他同年齡的孩子,確實聰明許多,這令許多街坊鄰居感到震驚,難以相信腦部受損的母親,可以生出聰明的孩子。我覺得母親才是真正的大智慧者,她明白今生必定要回到西方極樂世界,回到慈父「阿彌陀佛」的身旁,所以日日精進念佛,四處教導人念佛求生西方。

 

母親將五歲時的我,帶入寺院中修行,剃度為小沙彌,法名:圓參。

 

圓參的師父是當時的一名高僧,法名為:釋本元。師父看出圓參的心,時時都安住在佛號之中。雖然是五歲小小的年紀,師父已經看出圓參從小修來的定力,師父觀察著圓參,很少言談,不論在書寫墨寶時,或出坡時,或用齋飯時,或打坐時,無時無刻都能安住在佛號之中,「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在佛號之中,血液跟隨著佛號流動,恆常保持心中的寂靜。

 

一次「早課」中,圓參清楚的看見阿彌陀佛降臨在大雄寶殿中,大放光芒。圓參對著阿彌陀佛發願,今生必定宣揚佛法,讓世間人都能念這一句「南無 阿彌陀佛」,發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二十歲時,圓參告別師父,離開寺院四處「行腳」宣揚佛法。圓參從不在乎這色身,即使冷風吹得全身皮膚乾裂,走得腳破血流,依然聲聲佛號,繼續往前行。每到一戶「托缽」,圓參都會教導大眾要念佛求生西方。不論是否布施食物,圓參都心懷感恩,感恩有這份因緣傳遞這句佛號給這戶人家,但願人人都能在今生聽聞這句佛號,知道佛號的可貴,念佛求生西方。

 

不論外在的環境如何變動,圓參心境依然都是如如不動,這樣的淨定,已經讓圓參能感通整個空間中的眾靈,每走一步路,地面上的眾靈,就能聽聞圓參心中所念的佛號。有的跟著念佛而脫離空間,還沒離空間者,也為他們種下佛法的金剛種子。圓參這一生積極傳播佛法,只為解救所有世間的人們,圓滿的度起許多世人一同念佛。在六十五歲那年,乘坐金蓮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我看著「蘇佛」(蘇師姐)在宇宙間法身超度,超度的速度比當時自己行腳的速度,快上了數百萬倍。過去圓參雖然知道空間的存在,但還無法打開所有的空間。如今,蘇佛法身一衝上宇宙,宇宙中所有的空間都是暢通的,快速的將佛號帶入每一個星球中,整個宇宙空間散布著善良與慈悲。

 

現在還持續有新的星球不斷形成,這些年輕的小星球,剛成形就開始注入善能量,運用善力在經營這些小星球,許多老舊星球中的外星人,也開始搬遷到這些新的小星球。

 

「南無 阿彌陀佛」聖號,被翻譯成不同的外星語,開始在宇宙間流行。現在所有的外星人碰面的第一聲打招呼語,就是「南無 阿彌陀佛」。這句彼此熟悉的佛號,讓整個宇宙變成一個大家庭,未來大家都要念著這句佛號,一同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