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廣欽老和尚

我坐禪也是順其自然,我不曾去強求過境界,我就只不過是一個平凡的修行人,也沒特別的背景,也沒智慧的腦袋,我只知道勞力的付出,不求回報的努力,這就是我修行的心,我坐禪也是想要沉澱我一世人奔走的日子,放下、放鬆,投入這佛門的聖界,我沒有日子,也沒有時間,我很自在,要坐就坐,要起來就起來,高興就好,何必思惟,每次入定,大家都猜疑我是否往生,哈哈,要往生也沒有這麼容易,時間還有剩,世間哪有輪到我走的機會,我只是稍微睡一下,我知道有一次,我入定,聽見有人在叫我,我眼睛睜開看他,弘一法師怎麼會來了,原來四個月過去了,我也無知時間過得這麼快,大家稱讚我功夫好,我哪會有,我就是修行偷一些時間,睡一下,說來也是要懺悔,這些日子都沒看見眾生,還是不要入定太久,不然,這人身有限,該做的事情也是要圓滿才正確。
我修行也沒做什麼事情,就是該剃度就剃度,該做什麼就做什麼,緣分來了,我就接受,緣分沒有了,我也忘記了,我代誌,工作這麼多,我哪有時間想這些,我唯一就是順著機緣做事情,機緣到了,我就來到台灣,我那時候身邊漸漸帶了一些弟子,來到台灣,可能因為我是古意性,又是講台語,對台灣這塊寶地的民眾特別有親切感,我很快就開始弘法,我沒什麼背景,就是簡單的角色,一個不識字的和尚,我常常入定,所以頭髮常常都是長到大家認不得我,我初到台灣的時候,我多半掛單在寺廟裏面,我以我的行為作風傳法,我不曾講過經典,我就是教大家念佛,學佛,做佛。
我就是盡心的做每一件事,隨緣而做,順緣而做,緣分來了我就接受,沒緣分我也不會去想它,因為太多人問過我怎麼不要募款蓋廟,我如果再去搞這些代誌,我代誌就太大條,我不如輕輕鬆鬆過日子,我逍遙自在,念佛也是修行,喝米湯也是修行,我是修苦行的根底,我生活很簡單解決,我又不識字,修行就是念佛,我教人也是念佛,我宣法也只是念佛,緣分具足的時候,有善良的居士,買地蓋廟請我傳法,既然有緣份,我就欣然地接受,第一間、第二間,漸漸就蓋了起來,我也掛名做了好幾間的住持,我也不曾去記這麼多,我就是努力的要大家念佛,大家向我求法,我也是隨緣的說道理給大家聽,很多人很好奇我的身分,問過我有通嗎?我說,有呷就有通,大家笑到哈哈哈,人生就是高興就好,何必計較這麼多?何必想法這麼多?清涼自在不是比較法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