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聖下嚴法師

聖嚴法師-第六封信《開示僧伽大學》

上聖下嚴法師:

「每一位發心加入僧伽體系、發心出家的年輕學子,

個個都是年輕有為的才德,但是可惜淪為佛學,

佛學困難轉換成為殊勝的成佛之道,孩子們知道嗎……」

二O一七年六月十二日

上聖下嚴法師:

阿彌陀佛無量浩瀚威德,如今聖嚴才有機緣往生西方,若非此地香光大佛寺之殊勝法緣,孩子們,你們是否願意相信,師父上不了西方,真的上不了西方!

我們法鼓山的體系,走的是實質的證明,是文理的思想,講明白就是文字上的體悟,但是精神上、靈性上的體悟相對就偏弱,這樣有什麼好處?有什麼壞處?好處不多,就是人家世俗說的學理強,但是壞處就要好好地來探討一番了,不是有常言道,學佛而非佛學,僧伽大學如今的情況正是佛學,而非學佛,佛在哪?是抽象且不見得感受真實的一個偶像,佛只在經典中出現,或是在法事中膜拜,其餘日常生活中,佛很遙遠!大家法喜充滿時或許相信佛在身邊,在心中,但是修行最大的考驗就是在於逆境時,逆境還能順境應對,你就是學佛,因為佛永遠沒有逆境可言,不管法鼓山的法師、學生、信眾或是護法都好,不管信不信這是否真的是聖嚴法師,都好,如今這篇,順著因緣,讓誰看見都好,聖嚴不排斥任何的一個回復,也等待著任何一個可能的回音。

在這信件之中,如今聖嚴想傳達的是,教育體系的孩子要救,上位的法師不想有所動作表現,但孩子的慧命不能一天天的流逝,每一位發心加入僧伽體系、發心出家的年輕學子,個個都是年輕有為的才德,但是可惜淪為佛學,佛學困難轉換成為殊勝的成佛之道,孩子們知道嗎?不能夠有好勝的心!不能夠有逞強的心!不能夠有忌妒的比較!師父只是提出幾個來說明,當然在你們的心中還有多少陰暗的角落?裡面有多少不敢說出口的想法?我們法鼓山是禪修沒有錯,但是淨土的淨,涵蓋各宗派,也就是學佛都應該要有,這個「淨」字涵蓋很廣,孩子們可否知道?修行想要有成就,心上不能有任何一物!包括情感,包括慾望,甚至連想法都必須放掉,僧伽的孩子們,都很優秀,但是都很好強,個性都不是普通的好強而已,師父講的沒有錯吧?還有僧伽領事的法師及擔任輔導的導師們,你們真的有時時的法喜充滿嗎?還是也有陰暗的角落,學佛是老實、真實的面對,成就與究竟,是終點,如果沒有這些放下的手段,面對真實的自己,要成就不可能,難離生老病死的召喚,最終還是沒有辦法證得西方的美果,希望你們能夠聽我的勸,不管是誰都好,一個出來面對,拯救法鼓山,法鼓山不是很明顯的外在問題,就像聖嚴前頭所說的,是潛在的問題,這更為可怕及微細的念頭,不能往生西方,向聖嚴這樣,如果不是遇到機緣也上不了西方,法鼓山的大家長聖嚴,沒有成就、下了地獄,你們還願意學嗎?還有信心嗎?佛法教的都是好的,都是善的,道理真理都很殊勝,但是心裡的純淨就是莊嚴,沒有如實的做到百分之百,你的一生很能有成就,聽師父的試試看,檢視自己的心,僧伽體系的教育者,思惟不要太多,太複雜,有時候單純就是正確,太多的時候,不純一,事情就容易模糊,想太多,你們的頭部都是不清晰,有的還暈,有的頭痛,修行的微細處要再做調整,聖嚴話就到這,但願有人勇敢的來找我,我會持續在這裡等待大家,阿彌陀佛。

法鼓山聖嚴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璽主筆寫下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