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光大佛寺牽往西方之『商業人士』

訪問傳奇富豪-黃任中

 

傳奇富豪「黃任中」

 

「黃任中」的圖片搜尋結果

 

 

 

二O一七年六月一日

 

 

曹如娣:阿彌陀佛。禮佛十拜。恭請黃任中先生,蘇居士慈悲之心數年前助您離苦得生西方極樂世界,雖曾訪問,然今香光大佛寺由阿彌陀佛親領,直航西方。為報我佛阿彌陀佛之恩,懇請黃任中先生能否說明您的生平與往生過程,讓更多的人認識佛法,認識阿彌陀佛之大慈大悲,了解因果之可怖,訪問紀錄將公諸於世,您功德無量。

 

黃任中先生:阿彌陀佛。感恩蘇佛的幫忙,今天任中才能輕鬆的在此跟大家分享我人生的故事。
唉!雖然我是很愛面子,為報佛恩,不想說的糗事,也是要講,奉勸世人,諸惡莫做,眾善奉行。因果點滴之可怖,累世跟隨,如果不是有幸得生西方極樂世界,我也不會知道原來我們的靈是不生不滅,只是未得度脫前,生生世世輪轉,穿著不同的皮囊,隨業受報,或為土、或為花草樹木,或山河大地,情與無情可能都有我們過去生的影子存在。

任中這些日子以來,在西方聽蘇師姐講經,方知因果非只三世,乃是生生世世跟隨,只要ㄧ天未與冤親化解過往的冤仇,一旦我們獲得人身,久遠存於阿賴耶識的種子一旦因時、因地被喚起,化為身上的各種病痛呈現於外,或痠痛、或腫瘤,原來疾病不是病,無ㄧ不是冤業的化現。任中ㄧ生大起大落,嚐盡人生該有的酸甜苦辣,當時在病重之時,花費鉅額的醫療資源與費用,也無法挽回肉體ㄧ命。

我現在人在西方,由香光大佛寺的蘇居士牽引至西方,回頭看過往的種種不是,才知道人生原來還有太多我們不了解、不知道的事情,唯有佛法的浩瀚,打開人生的秘藏,突破空間與時間,才知道人不可不信因果,所作所為,點點滴滴,無ㄧ不是回報回己身。

任中自幼天資聰穎,從高中自建國中學畢業後至美國念書,對人事物的反應是特別的快速,相對在學習新的事物上,善於觀察與靈敏覺知,讓我在世間財上,從來不曉得什麼叫缺錢,賺錢之容易,眼光之精準,我告訴自己,我必須快速累積財富,才能早一點退休,才能環遊世界,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在四十歲以前,全心投入工作,日以繼夜。完全享受於工作賺錢所帶來的成就感,公司ㄧ家接著ㄧ家的成立,財富滾滾而來。就這樣日子一天一天的過,ㄧ天ㄧ如往常,踏著星辰走在返家的路上,這ㄧ天特別覺得身心疲勞,回到家,很快的盥洗ㄧ下,倒在床上秒殺就睡著了。迷濛之中,我看到自己在辦公桌前趕著同事所須要的文件,頓時一個念頭閃過,我的人生,除了追求金錢遊戲外,似乎還少了什麼,應該不只是這樣的。想著想著忽然覺得很想上廁所,膀胱充滿尿意,我衝進廁所,可是奇怪怎麼樣也上不出來。這時我突然醒了過來,原來我在作夢,確實很想上廁所,打算立刻起身,身體卻有些無法動彈,坐了好ㄧ會才能往廁所前去,我站在馬桶前好一會,奇怪明明充滿尿意,為何無法排尿,身體開始有了第一次的警訊。

在此之後,我不再事必躬親,慢慢的開始將一些事物放手給信任的下屬執行,讓自己有更多空閑的時間,我開始玩名車,追逐演藝圈美女,乾女兒一個接著一個認,每天過著糜爛的生活,沉迷於淫欲之中,樂此不疲。我心裡也很清楚,這些女人要的是我的錢,要滿足他們很容易,更有吸引力的我,是了解他們的需要,不等開口自動奉上大把銀兩、高級衣服及皮包,因此女人一個接著一個換。我從來不缺錢,想怎麼做就怎麼做。ㄧ方面因為自己長的並不好看,溫柔體貼的黃董口碑,可以平衡一點自己這部分的不足與缺憾。

在我四十五歲那年,父親過世,身居多家企業的董事長,我決定開始不管事,將公司重要的事情交給重要的幹部去處理。其實真正的原因是因為健康狀況開始出了問題,兩條大腿不時的抽筋,非常疼痛。在父親過世那年,我決定將企業轉讓,所得的金錢,轉作金融投資,這本來就是我擅長的部份。可能過於放逸的生活模式,讓我的健康狀況每況愈下,現在來看,當然知道是不同世的眾生冤親追討。我最得意的一筆交易是將遠東航空的股票由姊夫手中所購得的全數股票以數十倍成長的金額賣出,為了要讓股東不用繳巨額的稅款,我以專業的手腕將原公司以結束營業為由,所投資股金需退回股東之方式,從海外公司購買轉一圈再將資金繞回台灣分配給股東避稅,才會有後續鉅額欠稅的事件,政府認為這是惡意逃稅。更嚴重的是,所揹負欠所有人民的債,才是因果可怖之處。直到我死時,這個問題仍舊爭議不休,因為先前的揮霍度日,後續金融的操盤也不是那麼順利,真正嚐到人間冷暖,貧病煎熬。無論如何,慶幸我們家妮妮有大福報,此生得遇佛法,得遇蘇居士,我也才有這個因緣可以得生西方極樂世界。

如娣:黃任中先生,您要不要回頭去看,過去生在哪一世所積的福德,此生成為黃少谷先生的孩子,賺錢又是如此容易。

黃任中先生:大約在我六世的時候,我是一位有錢的員外,樂善好施,廣放糧倉,賑濟災民,難以計量。當時人民飢荒沒得吃,我連續放糧有一個月之久,只要有所需,我就從倉庫搬米,沒有底限。我想應該是此世大布施的關係,才能夠成為黃少谷的孩子,又是賺錢那麼容易。

我在這裡還有一個小秘密,主動跟大家說好啦!我死的時候很難看,七孔流血,每個部位是不同世的眾生找到,還好蘇居士慈悲,聽到我死亡的消息,就把我的靈喚到香光大佛的法性土聽經,當我有切願要發願求生西方時,蓮花座上的鎖才會自動打開,就在打開的霎那,起心動念,讓我想到男女歡愉之事,怎知念頭才起,轉身已化為軟軟的白蟲淫蟲,因為淫蟲是二十四小時行淫慾之事,直至死亡。蘇居士慈悲,只要是家親眷屬或熟捻之人,送往三善道後,都會再確認是否已至西方。經由佛寺內的蔡師姐也就是今日的海澤法師確認未至西方,且知落為淫蟲。由於因果不昧,死後最後一念決定去處,蘇師姐慈悲要四眾弟子立起黃任中的牌位。所以當我成為淫蟲命盡之時,仍有機緣來至佛的牌位求超度。太可怕了,這一次三時繫念法會蘇居士再送之時,我一聲就到西方了。一線之隔,落差之大。念頭、念頭各位千萬小心,別以為人在佛地就萬無一失。蘇居士常常提醒四眾:「萬法惟心造,臨終一念成佛或六趣淪走,但看如何守護自心,所謂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這是外人打燈籠都找不到的機會,各位千萬要珍惜把握真修,千萬別學任中,失去人身後感慨萬千。所謂人身難得諸已得;佛法難聞,今已聞。珍惜!保握才是!

如娣:黃任中先生您是否可以回頭看是幾歲的時候開始三魂七魄被冤親所抓走﹖又您是幾歲的時候過世﹖

黃任中先生:我陽壽活到六十三歲時壽終,前面提過,死的樣子非常難看七孔流血,除了過去生的冤業索討,此生亦積福不夠,福報用盡就是壽終之時。我的三魂七魄第一次被抓是曾經做過一個「機器鳥」的夢,當時我也不懂這是什麼意思,想了一周,以為要我投資生產機器鳥。直到我去了西方,回頭看才知道是過往的冤親化現,過去為員外時,催人日夜趕工繳交所織的布匹,就如同機器鳥可以不分晝夜啼叫。

蘇居士慈悲,已協助度化冤親至西方。這次的夢境中,我失去了二魂一魄。前面提過站著排尿困難那次的夢境是我第二次魂魄被抓,醒來之後,就是覺得愈來愈無力,總是睡不飽,好累、好累。只有在香光大佛寺才知道三魂七魄的事,才知道冤親常在夢境之中化現我們的嗜好牽走我們的魂魄。沒有人會相信,三魂七魄都不見了,人還活在世上,原來我們的身體已被別人佔據,造作罪業卻需自己承擔,太可怖了。人生秘藏,在香光大佛寺一一解開,只要肯與冤親化解,依然有機會找回自己。錯過此地,就千劫淪回去了。與各位分享我所知道與親身體驗,阿彌陀佛!也歡迎我的朋友來這裡找我,我可以從西方下來,跟老朋友講講話,不可思議吧!

 

訊息內容由佛弟子曹如娣主筆寫下

 

 

 

 

%d 位部落客按了讚: